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0967、相信你
    當李牧在數十里之外,就看到已經淪為廢墟的東星村舊址,心中最后一絲僥幸化作泡影,難以置信的狂怒,瞬間將他淹沒。
      嗖!
      李牧落在地面上。
      生活了幾個月的村子,已經徹底被毀了。
      李牧看到了倒在地面上的尸體,都是死于刀砍。
      村民尸體臉上,都帶著極度的驚恐和憤怒,還有一些尸體,用身體保護著身后的子女,保持著苦苦哀求的姿勢,但卻被無情屠殺。
      李牧的心,像是墜入無底黑暗的深淵一樣,不斷地下沉下沉下沉,連帶著整個人,仿佛是都墜入了無底深淵。
      一定還有人活著。
      一定。
      李牧如同瘋子一樣,在村子里找起來。
      他甚至都忘記了用神識去搜尋。
      但是,到處都是死去的村民的尸體,小小的東星村,仿佛是已經化作了一個人間地獄,冰凍的血液,僵硬的尸體,死亡的氣息彌漫,只有雞犬之聲相聞。
      李牧懷著最后的希望,來到了風二哥家。
      “風二哥……”
      李牧悲慟狂呼。
      他看到風二哥手中握著一截斷刃,臉上帶著極致的憤怒,護著身后的風二嫂,但兩人卻被一道刀氣洞穿了胸腹,僵硬地站在原地,到死依舊睜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瑟瑟寒風之中,李牧強忍著心中的悲痛,緩緩地為兩人合上了雙目。
      “二哥,二嫂,還有大家。”
      李牧轉身看著整個村落。
      “我發誓,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嗯?誰,滾出來。”李牧正要收斂安葬村民們,就在這時,感覺到了村落外的能量氣息波動,一聲怒喝,恐怖的氣息爆發開來,草木催折。
      嗖嗖嗖!
      人影閃爍。
      數十名身穿游龍軍赤紅色鎧甲的裨將出現,四面將李牧圍住。
      同時,一道光彈沖上天空,然后在數千米高處炸裂開來,化作一條口銜明珠的赤色長龍,張牙舞爪,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這首游龍軍的傳訊警.號。
      村外整齊厚重的腳步聲傳來,大量的游龍軍軍士從遠處的荒野之中疾行而至。
      “圍住他,別讓這個兇手跑了。”
      “什么人?報上名來。”
      “別動,散功,放棄抵抗。”
      身穿著游龍軍軍服的裨將們,緩緩地逼近,四面合圍,成一個合擊陣勢。
      李牧的目光,在這些人的身上掃過。
      游龍軍嗎?
      他沒有第一時間有所動作。
      是因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自己搜遍了整個東星村,有一個人卻始終都沒有找到尸體——風二哥的女兒風星言。
      這讓李牧的心中,保留了最后一絲僥幸。
      他無視逼近過來的游龍軍高手,逐漸冷靜下來,神識釋放出去,開始在村子里搜索起來。
      “你是什么人?”
      一位身穿著將軍鎧甲的神玄境強者趕來,盯著李牧。
      還未等李牧說話,一位中等身量,圓臉普通相貌的裨將,就連忙靠近過去,在這位將軍的耳邊,低聲地說了幾句什么。
      “你是李牧?那個叛族者?”這神玄境將軍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細長的眼睛,習慣性地微微瞇著,面目白凈,但卻給人一種不太和善的陰鷙之感,盯著李牧的眼神,就像是猛獸盯著獵物。
      叛族者嗎?
      李牧內心毫無波瀾。
      “你們來到這里多久了?”李牧看向那神玄境將軍,道:“反應這么快,看來早就埋伏在周圍了吧,來說說,兇手是誰?”
      他之前太過于焦急,竟是沒有注意到村子外的荒野中,是否埋伏著軍隊。
      本以為是那禿頂老者出手殺人,但從現場來看,村民多死于刀砍,是刀傷,出手者實力極為不錯,至少也在上皇境,但卻絕對不是雷系功法。
      所以就算背后指使者是禿頂老者,但出手的人,卻絕對不是他。
      不管扮演著什么角色,都該死。
      “哈哈,李牧,你這個背棄祖宗的逆賊,還問本將誰是兇手?”那白面長眼的將軍微微一怔之后,怒極反笑,道:“難道不是你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返回東星村,屠殺了這里的村名?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李牧正要說話,突然旁邊有一個裨將大聲地道:“啟稟將軍,發現一個活口……”
      “帶過來。”之前那個中等身量的圓臉裨將大聲地道。
      卻見幾個游龍軍的士兵,帶著一個小姑娘走過來。
      李牧一眼看去,身形一震,那身形和穿著,他實在是太熟悉了,正是風二哥的女兒風星言,只是此時風星言明顯是被嚇得不輕,渾身顫抖著,畏畏縮縮,同時,她的眼睛,用一截布條遮住了,帶有淡淡的血跡。
      “就是這個小姑娘,在村子里的糧食地窖中發現的。”一個士兵大聲地道:“她應該知道兇手,但眼睛被刺傷,失明了。”
      什么?
      李牧心神狂震,身形一動,直接出手。
      “放肆。”
      白臉長眼將軍是在場唯一一個反應過來的人,渾身真元涌動,反手握住劍鞘,長劍出鞘,劍光閃爍,就要攔截,但只聽得叮的一聲,虎口巨震,一陣火辣辣的感覺傳來,整個右臂都麻木失去了知覺,隨身長劍已經被震飛到了半天空之中。
      而其他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風星言已經到了李牧的懷中。
      “狂徒,住手!”
      “別殺孩子。”
      幾位裨將奮不顧身地沖來。
      李牧冷哼一聲,無形的勁氣爆發,將這幾個裨將都震飛出去。
      “星言,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我是牧哥哥,我回來了……”李牧看著懷中顫抖著像是驚嚇過度的小鹿一樣的風星言,柔聲問道。
      誰知道他一開口,風星言突然顫抖的更加厲害了:“你……兇手,你殺了爸爸媽媽,我恨你……”
      李牧面色一變:“你說什么?星言,你是不是記錯了,是我啊,牧哥哥。”
      “是你,就是你……”風星言顫抖著,小小的臉蛋上寫滿了恐懼:“我親眼看到,嗚嗚嗚,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你殺了全村人……嗚嗚嗚,爸爸,媽媽,我要爸爸媽媽……”
      小丫頭哭的撕心裂肺。
      李牧卻一下子明然明白了過來。
      這是赤裸裸的栽贓。
      怪不得所有的村民,都是死于刀傷。
      武道強者易容假扮成另外一個人的模樣,非常容易,有人假扮成自己的樣子,出手殺光了風二哥等人,留下一個風星言,還刺瞎了她的眼睛,目的就是為了讓風星言看到整個過程,留下這個活口,然后在等到游龍軍到來之時,借著這個小姑娘的口,徹底指證和落實自己的罪名。
      童言無忌。
      還有什么比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的話,更有說服力呢?
      這件事情,做的并不算是天衣無縫,還有各種破綻,但對于背后設計這一切的人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李牧,你這個瘋子,屠夫,你還有什么話說?”
      那白面長眼的將軍,漲紅著一張臉,右掌的傷勢逐漸愈合。
      “快,快傳訊回去,請軍中的執劍者來緝拿李牧。”那中等身量的圓臉裨將大聲地吼著,同時祭出自己的武器,是一對陰陽鉞,怒吼道:“兄弟們,還愣著干什么,今日哪怕是死在這里,也一定要將李牧這個瘋子纏住,為死去的村民們報仇啊。”
      其他的裨將,還有游龍軍中的高手,一張張義憤填膺的臉,瘋狂地沖來。
      李牧右腳在地面一跺,一層層的黃金紋絡閃爍出去,周身三米之內,黃金符文符箓游走流轉,形成一個無形的金光流罩,將外面的一切都隔絕,不管外面那些裨將和強者如何出手,都難以在這金光護罩上激起絲毫的波瀾。
      風云大陸武道技·畫地為牢。
      “星言,你聽牧哥哥說,殺害鄉親們的兇手,不是牧哥哥。”
      李牧將風星言放在地面讓她站著,神識釋放,一股溫暖的力量,盡量撫慰她心中的驚恐,讓她慢慢變得平靜下來。
      風星言顫抖的身體,果然平緩,然后臉上的表情也不再如之前那樣緊繃。
      “星言,我在村里生活了幾個月,難道你不相信牧哥哥嗎?你要知道,有很多武道強者,是可以易容成為哥哥的樣子的,你仔細想一想,你看到的那個人,真的是牧哥哥嗎?除了長相之外,其他的地方,像是哥哥嗎?”
      李牧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柔和。
      風星言臉上的表情又激動了起來,顯然是想起了慘狀發生時的一幕幕。
      她的身軀又開始顫抖。
      “別怕,星言,別怕,不著急,慢慢想……”李牧一邊輸入一縷東方青木氣息,為她治療眼傷,鎮壓疼痛,一邊語氣溫柔地道。
      金色護罩之外,游龍軍的高手們瘋狂地沖擊,各種手段施展。
      李牧置若未聞。
      一切的噪音都被【畫地為牢】的金色結界隔絕。
      外面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他也沒有任何的義務向這些人證明什么。
      唯有風星言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勝過一切。
      在李牧的安撫之下,風星言遲疑著開口:“一模一樣……不過……肩膀……肩膀好像一邊高一邊低,牧哥哥不是這樣的……”她的語氣中有一些遲疑,一些不堅定。
      李牧大喜。
      終于還是有一些破綻嗎?
      “你再想想……星言,牧哥哥昨天一直都在烈焰城,很多人都可以為牧哥哥作證,你要相信牧哥哥……”李牧伸出手,握住風星言的小手,道:“牧哥哥發誓,一定會治好你的眼睛,也會為爸爸媽媽,還有鄉親們報仇,你相信牧哥哥嗎?”
      風星言的小手略微掙扎,猶豫了片刻之后,一下子就沖到了李牧的懷里:“牧哥哥,星言相信你……嗚嗚嗚,爸爸當時也不相信是你,媽媽也不信,很多人都不信,都在大聲地問那個壞蛋到底是誰……嗚嗚嗚……”
      小丫頭哭的稀里嘩啦。
      李牧將她抱起來。
      他看向外面瘋狂攻擊【畫地為牢】金色結界的游龍軍高手。
      這些人里面,一張張義憤填膺的臉,有一些是被蒙蔽的,有一些則是偽裝出來的——他們是真正的兇手,在這里煽風點火。
      -------
        今天有點事情耽誤了,只有一更,下周一補上。
        明天要去一趟醫院,只能2更補不上了,大家早點兒休息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天星山西麻将苹果授权码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首页 黑龙江11选5遗漏 送10元以上的彩金? 捕鱼来了脚本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心得 东北13张麻将技巧口诀 快速提现真钱手机捕鱼 闲来麻将广东 李逵劈鱼赢钱技巧 黑龙江11选5前三走势图 体彩环岛赛玩法规则 公司如何发行股票 游戏下载陕西麻将 今晚最准四不像图 河南省22选5预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