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瀟愣住了,那工作人員也有些愣住了。而這一刻的藍軒宇也停滯了下來,身上的癢消失了,似乎都是伴隨著掌心處沖出來的這一縷縷藍色而釋放。

    工作人員扭頭看向藍瀟,“所長,這、這是……,藍銀草?”他的聲音不由得有些怪異。

    藍瀟和南澄的武魂是什么所里的人都清楚得很,可是,眼前這孩子覺醒的,可不是和他們任何一人一樣的武魂啊!而且看上去似乎更是和他們毫無關系。

    藍銀草,最普通不過的武魂,早在斗羅聯邦還只有斗羅星的時候,它就經常出現,而且,更是廢武魂的代表。廢武魂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不能修煉、毫無用處。

    武魂哪怕是筷子,吃飯的速度都會有所提升。武魂是鋤頭,沒有魂力耕地能力也會更強。

    武魂是藍銀草?提升什么?人不是牛羊,不吃草。

    但是,同樣的,藍銀草也有著屬于他的傳說,而最大的那個傳說,可是在整個斗羅聯邦傳揚了數萬年之久啊!可是,數萬年來,屬于藍銀草的傳說,也只有兩個而已。

    藍瀟的震驚程度還要遠超那位工作人員。

    在今天之前,他曾經思考過許多可能。他也是思前想后之下,才決定讓藍軒宇就是留在所里覺醒,這樣起碼研究所內的情況是自己可控的。

    他想過很多可能,藍軒宇的武魂會是怎樣、怎樣的強大,甚至是一種獸神層次的武魂他都考慮過。可他玩玩沒想到的是,自己這從蛋中生出來的兒子,武魂竟然會是和獸武魂都毫不沾邊的藍銀草啊!

    等一下,不對!

    突然之間,藍瀟的瞳孔收縮了一下。

    換了在任何一個地方的覺醒室,工作人員都會立刻把藍軒宇的武魂定性為藍銀草,普通的廢物混。

    可是,這里是古魂獸研究所,藍瀟自身更是研究所所長。

    本來廢武魂是沒有什么可值得研究的,但架不住它也曾經有過大陸最強傳說。所以,藍瀟還是研究過一些有關于這種出現久遠甚至能超過人類歷史的藍銀草。

    藍銀草武魂以前在斗羅聯邦很常見,標準廢武魂,可是,這廢武魂覺醒的時候,似乎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吧?

    想到這里,藍瀟的大腦頓時高速運轉起來,回憶著有關于藍銀草的一切知識和記憶。

    首先他想到的就是,藍銀草覺醒應該是單手,而并非雙手。沒錯,這一點他可以肯定。而且,弱小的藍銀草在剛剛覺醒的時候,能夠從掌心之中鉆出幾厘米就已經很不錯了,怎么可能會出現近兩米高這種程度?而且表面那藍瑩瑩的光暈,看起來并沒有那么普通啊!

    “所長,還要進行魂力測試嗎?”工作人員試探著問道。他此時的眼神甚至有些同情,眼看自己兒子是廢武魂,當爸爸的心里都不會好受吧。

    “當然……”藍瀟脫口而出就要說什么,但他還是猶豫了一下,搖了下頭道:“算了,家里也有魂力測試儀,回去我給他測吧。”

    工作人員用理解的眼神看著他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么,“好的。那我就給軒宇的武魂認定為藍銀草了?”

    “嗯。”藍瀟一邊答應著一邊來到兒子身邊,摟住他的肩膀。

    “爸爸,這個就是我的武魂嗎?”藍軒宇一臉好奇的問道。

    藍瀟幫他擦擦額頭上的汗水,點了點頭,道:“是啊!這就是你的武魂了。現在咱們把它收回去好不好。你在自己心里想著讓它回去,它應該就會回去了。”

    “哦、哦,那我試試。”藍軒宇按照父親說的做了。果然,那簇藍銀草緩緩縮小,最終在他掌心之中消失不見。只是,連藍軒宇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是,當它們消失的時候,在自己掌中,各自有金色和銀色略微閃爍了一下,右手是金色、左手是銀色。

    出了覺醒室,藍瀟沒有多說什么,帶著兒子除了研究所,開著自己的魂導汽車返回家中。

    他們一家就住在研究所附近的家屬樓中,中校的待遇還是不錯的,兩百平米的房子他們一家三口住著很寬松,甚至還有專門的修煉室。

    關上房門,藍瀟拉著兒子在沙發上坐下,認真的看著藍軒宇道:“軒宇,你今天在武魂覺醒的時候怎么了?你把當時所有的感受都告訴爸爸。”

    藍軒宇眨了眨大眼睛,有些害怕的道:“好癢啊爸爸,當時我好癢癢啊!癢癢的特別難受,我就用力的撓。特別癢,好像是從身體里面的癢,我撓也不管用。后來所有的癢就都集中到我手上,從我手掌里面鉆出去了。鉆出去就好了,就不癢了。”

    藍瀟正要詢問一些細節,魂導通訊器卻響了起來,“南澄。你先別問了,對,是藍銀草。你先回來吧,回家說。”

    “好。”另一邊焦急的南澄頓時意識到了什么,趕忙掛斷了通訊。

    時間不長,她也回到家中。

    “藍銀草?軒宇的武魂會是藍銀草?”南澄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藍瀟看了她一眼,然后向藍軒宇道:“兒子,你先回房間玩會兒,爸爸有話要跟媽媽說。”

    “哦。”藍軒宇答應一聲,乖巧的回自己房間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兒?”南澄迫不及待的拉住藍瀟的手。

    藍瀟雙眼微瞇,“絕對不是普通的藍銀草。絕對不普通。我敢肯定。普通藍銀草不會是從雙手之中長出來,至少覺醒的時候不會,而且更不可能長得那么長。而且,軒宇的藍銀草要漂亮的多。”

    南澄也是搞古魂獸研究的,立刻就想到了一個可能,“會不會是傳說中的藍銀皇?如果是藍銀皇的話,就解釋的通了。”

    “不,不通。”藍瀟毫不猶豫的說道:“藍銀皇的層次肯定沒問題,有可能是十萬年魂獸重修。可是,那個蛋解釋不清楚。藍銀皇是植物,怎么可能從蛋里面長出來?”

    南澄眉頭微蹙道:“萬一是自我封禁呢?”

    “封禁成一個蛋?肯定不是。”藍瀟搖搖頭。

    南澄沒有再堅持自己的念頭,因為她相信丈夫,在古魂獸研究這方面,藍瀟雖然年輕,但也可以算得上是權威專家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這孩子……”南澄眉頭微蹙。

    藍瀟也陷入了思考之中。他們先前最擔心的是藍軒宇的武魂太夸張,導致被上層注意。這樣他們就只能把事實說出來了。而現在卻是藍銀草……,藍銀草?

    突然,藍瀟抬起頭,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在這一瞬,他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從容。

    “藍銀草,似乎也沒什么不好啊!至少,他在檔案記錄中是廢武魂。而我當時沒讓他進行魂力測試。稍候我們測試一下就知道他的魂力程度了,我敢肯定,絕對有魂力伴生出現。至于是多少級魂力,反正是我們自己去上報,那還不是我們說了算嗎?這就意味著……”

    南澄也明白了,“意味著他不會被從我們身邊帶走,還能一直是我們的兒子。”

    藍瀟笑道:“對啊!最困難的一關已經過去了。而接下來,我們先弄清楚他的武魂到底是什么,然后再想對策就是了。就算他長大了以后再被發現不同,我們就說他武魂變異就是。現在魂導科技飛速發展,魂師也不再那么被重視。我們小心一點,他就一直都是我們的兒子。至于未來的路他要怎么走、會怎么走,我們只要把握住不讓他的心走歪就足夠了,他強大,我們開心,他弱小,我們也不難過。對么?”

    南澄終于也笑了,“對啊!我只要兒子。其他的,并沒有那么重要呢。”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福彩3d试机号后分析 短线股票技巧 江西快3杀号技巧 李嘉诚理财分配工资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海南七星下注软件 炒股入门与技巧k线图 江苏快3助手下载安装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 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一分快3规律 双面盘999 平特一尾公式论坛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