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二十一章 葉鋒登門
    “兒子,你試試能不能凝水成冰。”

    “不行啊媽媽,我沒辦法呀。”

    “兒子,你這水箭的沖擊力太弱了,你要更好的把魂力融合在其中。你的魂技既然是水元素掌控,就應該在掌控上好好下功夫。你的精神力測試也在中上層次。按說應該控制的更好。”

    “媽媽,我多練練。”

    這是藍軒宇和南澄的日常對話。

    一個學期,他一直在努力練習自己第一魂技對于水元素的控制。可不知道為什么,卻總是有種瓶頸的感覺。似乎水元素與他自身有些格格不入似的。只能是簡單的掌控,但威力真的不算大,比一般的十年魂技還有不如。

    可就是這樣的魂技,今天他卻贏了葉靈瞳。以至于回到家了,藍軒宇自己還有些莫名其妙。

    他今天是坐校車回來的,除了最初入學時候有父親接送之外,學院有專門的校車接送學生。

    考試結束就放學了,他戰勝了葉靈瞳,出乎意料的實戰考試得了高分。但藍軒宇其實對自己并不滿意,他很不喜歡自己面對葉靈瞳沖過來時那種恐懼感。

    家里的修煉室有十平米大,內部有防護罩,可以進行魂技練習,冥想時也能模擬魂師所需要的相應環境,從而起到輔助作用。

    藍軒宇一進門就進了修煉室。

    他坐在地上,抬左手釋放出自己的銀紋藍銀草,清新的草葉芬芳,帶著那一顆顆水珠,依舊是那令人舒服的生命氣息。

    看著自己手心上的藍銀草,藍軒宇自言自語的道:“藍銀草啊藍銀草,你到底是怎么控制的水啊!為什么會那么弱呢?可是,為什么你又能讓葉靈瞳的魂技失效呢?”

    他用手指捻起一顆水珠送到自己面前。水珠本身是無色的,在藍銀草上的銀色花紋映襯之下,才會呈現出淡銀色。

    事實上,他一直都沒有過南澄說的那種和水元素十分親近的感覺,從來都沒有過。

    “我已經很努力的在練習了啊!可為什么就是效果不好呢?”藍軒宇皺著眉頭,“怎么才算是親近啊?”

    拉過一片藍銀草的葉子,含在自己口中,葉片清清涼涼的。讓他的大腦也隨之清醒了幾分。吸吮了幾滴葉片上的水珠,水珠微甜,倒是挺好喝的。

    都喝了,這算不算親近?

    沒什么反應,也沒什么變化。一切都和之前一樣。

    “滴滴、滴滴、滴滴!”正在這時,家里的魂導通訊器響了起來。

    藍軒宇趕忙跑出修煉室接通了通信,“您好。”

    “藍軒宇,我在你家門外,你開門。”聽筒里傳來十分熟悉又帶著幾分憤怒的聲音。

    “葉靈瞳?”藍軒宇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快開門!”葉靈瞳的聲音明顯帶著幾分憤怒。

    “你干嘛呀?”藍軒宇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家通訊號碼的,還有,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的?”

    葉靈瞳道:“我讓爸爸管老師要的。爸爸帶我來的。”

    “哦,叔叔也來了。那你等著。”掛了通訊,藍軒宇跑到門口處打開了房門。

    葉靈瞳俏生生的站在門外,葉鋒在她身后。

    “叔叔好。”藍軒宇向葉鋒問好。

    葉鋒道:“你好軒宇,叔叔來的有些冒昧,但靈瞳說了你們今天比試的情況。叔叔想看看你的武魂,可以嗎?哦,對了,你父母在家嗎?”

    “爸爸、媽媽不在家。叔叔請進。葉靈瞳,你也進來吧。”說道后面一句的時候,他多少有些勉強。

    葉靈瞳卻是老實不客氣的走進了藍軒宇的家門。

    葉鋒進門后,略微打量了一下,葉靈瞳已經道:“沒我家大呢。”

    藍軒宇道:“哦。”

    葉鋒道:“軒宇,靈瞳跟我說,在她跟你比試的時候,魂技突然失效了。你能不能告訴叔叔,當時你是用了什么魂技么?或者是有什么特殊的感覺?”

    女兒的武魂突然失效,這讓葉鋒有些緊張。葉靈瞳的天罡龍武魂乃是變異而來,變異武魂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不穩定。他非常擔心女兒的武魂因為不穩定而出現問題。但回家檢查之后,一切又顯得很正常,他這才親自去學校說明了情況,要到了藍軒宇的住址和聯系方式。

    藍瀟只留了家庭魂導通訊,所以他也沒能聯系上藍瀟,就直接帶著葉靈瞳來了。

    “我就是控制水元素想擋住她啊!然后她沖過來就被卷走了。別的就沒有了。”藍軒宇實話實說道。

    “你們家有修煉室嗎?你們再重復一下當時的情況,讓叔叔看看。”

    “好。”

    當藍軒宇帶著葉鋒父女來到自家修煉室,葉靈瞳皺了皺眉道:“你家修煉室好小啊!”

    “嗯呢。”藍軒宇只是點點頭。

    葉鋒眼中卻流露出一抹驚訝,像他們這么大的孩子,有些攀比、不服輸才是常見的情況。可藍軒宇卻給他一種與世無爭的感覺,七歲的孩子能這樣,可是罕見了。

    “開始吧,就像你們今天比試時那樣,再來一次。”葉鋒說道。

    藍軒宇主動走到修煉室里面,左手抬起,釋放出了自己的藍銀草。

    葉靈瞳哼了一聲,很不服輸的又一次釋放出了自己的天罡龍武魂。她心中怎么可能服氣啊?能夠再來一回,正是她巴不得的事情,她無論如何也不相信自己的百年魂技會輸給藍軒宇。

    凝神,蓄力。水旋渦出現。

    同樣的,葉靈瞳第一魂技,天罡霸體釋放,一個箭步,她就沖了上去。

    白光帶著輕微的龍吟聲包覆著她的身體,在這小小修煉室內幾乎是須臾之間就沖到了藍軒宇面前。

    葉鋒站在旁邊,只是認真地看著。他的雙眸之中,隱隱有紫意蕩漾,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兩個孩子的接近是緩慢的、清晰的。

    接近了,開始碰觸。

    嗯?

    融化了?

    是的,在葉鋒的感知中,當葉靈瞳的天罡霸體剛剛一接觸到水旋渦表面的時候,天罡霸體就開始融化了。沒錯,用融化形容再恰當不過。那白色的光暈就像是冰雪消融一般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噗!”葉靈瞳再次沖入水旋渦,旋轉、帶飛,撞向一側墻壁。

    葉鋒輕舒猿臂,將女兒拉入自己懷中,很自然的魂力注入,讓所有水汽散去。可他眼中此時卻充滿了震驚。

    不是魂技,他完全可以肯定,這不是魂技碰撞所產生的結果。因為雙方的魂技,根本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碰撞過。葉靈瞳是在自身魂技消融之后,才沖入旋渦之中,從而被旋渦帶飛的。

    學院的老師們其實都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可葉鋒在剛剛那一剎那卻隱約感覺到了一些什么。

    “爸爸,為什么?為什么啊!為什么我的魂技又沒有了。”懷中的女兒已經充滿不甘心的大叫起來,眼眶一下就紅了。

    她隱忍了一個學期,努力修煉,終于修煉到十級了,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個魂靈、魂環。還是百年的,就是為了要有一天“報仇”。可誰知道,不但報仇沒成功,竟然還輸的如此的憋屈。

    “靈瞳,你先等一下。”葉鋒將女兒拉到一旁,自己來到藍軒宇身前,“軒宇,叔叔能看看你的武魂嗎?”

    “哦。”藍軒宇很簡單的把自己左手的藍銀草草葉送上前。

    葉鋒看的很認真,先是用眼睛去看,稍候用手輕輕的觸摸了一下。當他的手指接觸到那帶著銀色紋路的葉片瞬間。突然,異變出現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