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二十九章 娜娜和軒宇
    藍瀟沒好氣的道:“你是不是魔怔了?你粉偶像沒事兒,別拿我兒子說事兒啊!”

    南澄笑道:“有些人不服氣啊?”

    藍瀟道:“我有什么可不服氣的?都不在一個星球,人家在母星呢。真不理解你們這些粉絲的心態。”

    南澄得意的道:“那是你不懂。這是內心中一份美好的期待。誰還沒有個灰姑娘夢了?我要多學習學習那個唐樂的氣質裝扮,以后好給我兒子用,我兒子長的這么好看。長大了不知道多少姑娘會撲上來。想想我就開心!以后我就指揮著兒媳婦干家務活,我就解脫了!”

    “你贏了。想象力太豐富了。”藍瀟由衷的說道。

    酒店只是很普通的,天斗星的一些食物還是有些特色,但因為和天羅星一樣,絕大部分物種都是從母星移植過來的,區別也不是特別大。

    休整一天之后,一家三口前往第一站,星際移民博物館。

    天斗星是第一個被移民的行政星,留下了很多珍貴的史料,也點醒了斗羅星人類星際移民的序幕。歷史意義非凡。

    天斗星是一顆非常奇特的星球,從太空上看,他其實是雙色的,東半球是各種不同的藍色,完全由海洋組成,而奇異的是,在這些海洋之中,有類似于斗羅星的咸水海,也有一些淡水海。水質更是相當不錯。

    而西半球則是完整的陸地,陸地上的一些裂縫則構成了縱橫交錯的河流。

    天斗星礦產十分豐富,而無論是陸地還是海洋,生物大多數都是從母星移植過來,經過這些年的發展,讓整顆星球欣欣向榮。并且為聯邦提供著大量的資源。

    走進星際移民博物館,藍軒宇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足有十幾米高的巨大天斗星模型。

    他們聘請了一位講解員,為他們講解有關天斗星的歷史。

    “自從一萬年前,人類和魂獸開始和平共處之后。就全力以赴向星際移民方向發展。人類的人口、魂獸的數量都在急劇攀升,在那個時代,雖然母星在持續進化,可資源的消耗還是太龐大了,星際移民刻不容緩……”

    解說員十分認真的為他們解說著。

    “這些相片,都是非常珍貴的資料,是最初來到天斗星的探險隊留下的……”

    “這些餐具,是母星帶來的,也是最先登陸的餐具。”

    “三位請看,這是藍銀草。你們一定很奇怪,為什么藍銀草會被陳列在這里。而事實上,天斗星最先被移植過來的植物就是藍銀草。藍銀草雖然不是什么珍稀植物,但它本身卻有著頑強的生命力和適應能力。并且有凈化空氣的作用。最初的天斗星,正是因為大量的移植了藍銀草,才有了之后的未來。所以,星際移民之中,藍銀草功不可沒。”

    藍軒宇一邊聽著,一邊抬頭看向父母,“爸爸、媽媽,原來藍銀草這么重要的啊!”他的武魂就是藍銀草啊!怎能不為之自豪呢?

    “藍銀草嗎?”正在這時,一個帶著些許茫然,卻又十分悅耳的聲音在藍軒宇一家三口身后不遠處響起。

    藍軒宇一家回身看時,只見兩名女子站在那里,同樣也在注視著他們看到的櫥窗內藍銀草標本。

    兩名女子都是身材修長,左側的一位,身穿白色連衣長裙,金色短發,蔚藍色的眼眸,鼻尖處帶著幾顆俏皮的小雀斑,是那種帶著幾分英氣的美,此時,她正看著身邊同行的女子道:“藍銀草怎么了?”

    與她同行的女子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沒什么,我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熟悉。”

    和那金發女子相比,這名女子的身材更加修長一些,最為奇特的是,她竟然有著一頭銀色長發,一直披散在身后,直至腳踝。

    長發留起來是很麻煩的,一般很少有人會把頭發留的這么長,可她那銀色長發不但發絲柔順,更有著一種宛如銀色水晶般的質感。

    她臉上帶著一個黑色的口罩,遮蓋住了絕大部分面龐,只有一雙眼眸露在外面。可盡管如此,也還是看的藍瀟一家三口一呆。

    那真的是一雙無比美麗的眼睛,卷翹的長睫毛,紫色的眼眸澄澈而通透,尤其是當她的眼神之中帶著些許迷惘之時,更有種讓人忍不住會心生憐愛的感覺。雖然因為口罩而看不出年齡,但感覺也不過就是二十歲上下的樣子。

    “阿姨,我的武魂就是藍銀草呢。”抬著頭,藍軒宇看著那銀發女子,大眼睛眨了眨,有些自豪的說道。

    “嗯?”銀發女子下意識的低下頭,她此時才看到身前不遠處的這一家,她的視線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那身材不高的孩童身上。

    藍軒宇穿著卡其色的褲子,深藍色上衣,不是什么名牌,可這對于相貌絕佳的他來說,根本都不是什么問題。他實在是太好看了,尤其是當他那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盯視著那銀發女子的時候,大眼睛眨了眨,長長的眼睫毛撲閃、撲閃的。

    “哇,好可愛的小帥哥哦。”金發女子有些驚奇的叫了一聲,立刻蹲下身體,和藍軒宇平視,“小朋友,你好可愛啊!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藍軒宇。”藍軒宇并不怯場,尤其是還帶著藍銀草帶給他的自豪之中,悅耳的童音回答了金發女子的問題。

    金發女子扭頭看向那銀發少女,“娜娜,這孩子長得真好看呢,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可愛的孩子。”

    娜娜也看到了小軒宇,可就在她的目光和他碰觸的那一瞬間,她整個人卻宛如觸電一般全身僵住了。

    在那一剎那,娜娜只覺得仿佛有一股電流延著自己的脊椎直沖大腦,腦海中一片空白。仿佛有什么東西瞬間沖擊了她的大腦,一種難以言喻的痛苦令她悶哼一聲,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雙手抱頭蹲了下來。

    “啊!娜娜你怎么了?”云琰突然看到娜娜的變化嚇了一跳,趕忙來到她身邊。

    藍瀟和南澄也是有些驚訝,那帶著口罩的少女一看就很不一般,只是,她這是生病了嗎?

    “阿姨,你的頭發落在地上了,會臟的哦。”藍軒宇跑上前,跑到那銀發女子身后,挽起她落在地上的長發,當他碰到那發絲的時候,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心底隨之蔓延開來,讓他忍不住將長發湊近自己的面頰蹭了蹭,“阿姨,你的頭發好軟、好好摸哦。”

    “軒宇,不可以哦。”南澄嚇了一跳,趕忙上前。雖然藍軒宇還小,但他這明顯有些冒犯人家了。

    可娜娜的感覺卻不一樣,當小軒宇挽起她的長發時,那分明沒有任何觸覺神經的發絲卻隱約間傳來一絲絲的暖意,撫平著她頭部的疼痛,令她恢復了過來。

    接過小軒宇手中的發絲,因為是蹲著身體,她更近的看到了那雙漂亮的大眼睛。

    四目相對,他們都在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了對方的倒影,藍軒宇向她笑了笑,忍不住抬了抬手,想要伸過去,卻又記起媽媽剛剛的呼喚。

    “阿姨,你的眼睛真好看。你為什么戴著口罩啊?”他笑瞇瞇的問著。

    藍瀟倒是沒有上前阻止兒子,事實上,他和南澄都已經習慣了小軒宇的吸引力,類似的戲碼在過去的六年中都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了。

    而下一刻,他們就知道那銀發少女為什么要一直戴著口罩了。

    娜娜抬起手,摘下了口罩的一側,將自己的面龐顯露了出來。

    在那一剎那,仿佛整個博物館的光線都變得明亮了幾分,她的眼眸已經是那么的美麗,可當她的面頰也露出來時,在這裝潢雅致的博物館內,卻依舊有那蓬蓽生輝的感覺。

    她實在是太美了,是一種用言語無法形容的美麗,仿佛所有的描繪都不足以形容她那絕色容顏。略有些蒼白的白皙肌膚,紫色的眼眸,無論是哪一分、哪一毫,都沒有半分的瑕疵。

    很難想象,一個人居然能夠長得這么美,哪怕是在現在流行的聯邦虛擬游戲之中,畫師們畫出來的人物都無法達到她這種程度。

    難怪她要戴上口罩,如果沒有口罩,恐怕她會寸步難行吧?

    “阿姨你真好看。”藍軒宇的小臉上也流露出了驚訝,忍不住就再上前一步,來到了娜娜身前。

    “你也很好看呢。”娜娜下意識的說著。直到此刻,她的腦海之中依舊有些空白,蘇醒過來六年多了,可她從未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有著如此巨大的觸動,只是因為面前的這個孩子。

    -------------------------

    宿命中的相遇,有沒有激動!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