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心里。也可以說是你的意識里。等你以后精神力強大了,你就會明白。我們的意識,其實也是一片空間。只是一般人無法掌握這片空間而已。所以現在的你,還只能是我引導著來到屬于你自己的意識空間之中。你的意識空間還很弱小,但以后會越來越強的。”娜娜微笑著說道。

    藍軒宇有些沒聽懂,“意識空間?就是精神力嗎?”

    娜娜想了想,道:“應該是吧。我也只是使用了精神力之后,才似乎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這些。”

    “真有趣。那以后我都可以在這里和娜娜老師相見嗎?”藍軒宇問道。

    娜娜道:“只要不是距離特別遠,應該是可以的。不過,只能是我來找你才行。”

    “好啊!好啊!”藍軒宇興高采烈的說道。

    娜娜道:“以后我做你的老師,你想學什么呢?”

    藍軒宇呆了呆,道:“我也不知道哎。不過,我們學校有個女生總是想欺負我,她的魂技是百年的呢,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用在我身上就會失效。娜娜老師,你會打架嗎?”

    娜娜愣了愣,“應該算是會吧。”

    藍軒宇道:“可是,打架是不是不好?”

    娜娜笑了,“這要看是怎么打架了。如果是為了保護該保護的人,就不會不好。譬如,你媽媽要是被人欺負了,你難道不保護她嗎?而當你想要保護她的時候,卻沒有保護她的能力。你該怎么辦?”

    藍軒宇似乎有些明白了,“那修煉的意義,就在于保護嗎?保護自己喜歡的人?”

    “嗯,你可以這么理解。是啊!保護、守護自己喜歡的人。”娜娜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茫然起來,有些呆滯,似乎想起了什么。

    藍軒宇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娜娜老師,你怎么啦?”

    娜娜驚醒過來,“我也不知道。就是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軒宇,那你現在最想學什么呢?老師也要想想,看看怎么教你。”

    藍軒宇歪著頭,道:“娜娜老師,我有點不敢打人,有沒有什么不被別人打的辦法啊?”

    娜娜笑了,“為什么不敢打人啊?”

    “我有點膽小呀。”藍軒宇有些扭捏著道。

    娜娜頓時笑的更加燦爛了,哪怕只是小孩子,看著她那宛如春花爛漫般的笑容,藍軒宇也不禁呆了呆。

    “在這里也沒法教你操控元素。不如,老師教你一個步法吧。這個你學的好了,別人就打不到你了。好不好?”

    “好啊!好啊!”藍軒宇笑道。

    “那你來抓我試試。”娜娜微笑著道。

    藍軒宇道:“抓你干嘛啊?”

    娜娜道:“抓住我,老師就給你獎勵。抓不住就有懲罰哦。”

    藍軒宇驚喜的道:“獎勵?”

    娜娜笑道:“抓住我,老師就讓你親一下,要是抓不住,就懲罰你讓我親一下,好不好?”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自己也不禁呆了呆。因為自從從冰凍中蘇醒過來之后,她從來都不讓人親近到身邊,哪怕是女性都不行。可面對眼前這個孩子,卻不知道為什么,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再設防。

    “好吧。那我來嘍。”藍軒宇一邊說著,猛的向前一撲,撲向娜娜。

    娜娜只是后退一步,幾乎就在他手指接觸到自己身體前的一瞬,退開半分。藍軒宇頓時抓在空處。

    他趕忙一個墊步又撲了過去。娜娜略微一擰身,腳步也很自然的橫移半分,又讓開了他這一抓。

    藍軒宇下意識的就想要釋放自己的武魂,但他馬上發現,在這里他根本就沒法釋放。只能是追逐著去抓。

    娜娜看上去只是在方寸之地移動,速度也不快,可腳下卻始終循著一種玄奧的至理,無論他怎么去抓,卻就是無法接近到她身邊。

    精神的世界中,同樣會感到疲憊。一會兒的工夫,藍軒宇就停了下來。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虛幻了幾分,“老師,我抓不到你呀。我好困。”

    娜娜道:“這是你精神力消耗的原因,沒關系,下回再來。你抓我的時候,要注意看我腳下的步法,可以學著我的步法來抓我。這次,你輸了哦。”

    “那讓你親一下?”藍軒宇揚起小臉,送了上去。

    娜娜笑道:“現在親可不算。你先欠著吧,以后再親。好了,你繼續冥想休息。等老師覺得你精神力恢復之后,會再來找你。”

    因為有了娜娜的出現,回程對于藍軒宇來說不再寂寞。

    藍瀟和南澄都有些驚訝,回程的整個過程中,小軒宇除了起來吃飯之外,幾乎一直都是在冥想中的,而且樂此不疲。

    而事實上,在冥想的精神世界里,每當藍軒宇的精神力恢復過來,娜娜就會自然而然的出現。讓他來抓自己。

    總是抓不住,藍軒宇也會有些急躁,而每當這個時候,娜娜總是會故意讓他抓住,開心一下。然后重新再來。

    這個追逐抓人的游戲,一直玩到了宇宙飛船降落。

    在劇烈的震蕩中,七七零三號宇宙飛船重新穿過天羅星大氣層,緩緩豎直的降落在天羅星宇航中心,平穩落地。

    “呼——”幾乎每個人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整整七天啊!在只能半躺的情況下堅持這么久,對任何人都是不小的負擔。

    唯有藍軒宇卻顯得神采奕奕。不知道為什么,下飛船的時候,南澄都覺得兒子的大眼睛似乎變得明亮了許多似的。

    回到天羅星,一切就都變得熟悉起來。但下了飛船之后,藍軒宇卻不時回頭看看,尋找著那想要找到的蹤跡。

    這一路回來,他和娜娜的追逐游戲進行了十幾次,也熟悉了許多。他最開心的時候,就是娜娜故意讓他抓到的時候。雖然在精神世界內沒有什么觸感,可每當那時候他都會特別開心,還有種特別的安全感。

    “別找了,老師會去你家里找你的。現在,先跟你爸爸、媽媽回家吧。”娜娜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藍軒宇幾乎是脫口而出道:“好。”

    “好什么啊?”南澄疑惑的看向兒子。

    藍軒宇笑瞇瞇的看向媽媽,“這是秘密,不告訴你。”

    南澄板起臉道:“那沒收你的手辦。”

    “啊?媽媽……,親親的好媽媽。”藍軒宇立刻抱住南澄賣萌,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她。

    南澄頓時笑了,“好啦,逗你的,快回家吧。回家好好洗個澡。”

    他們沒有在天羅城停留,直接轉機飛往紫蘿城。終于在當天傍晚回到家中。

    哪怕一家子都是魂師,回到熟悉的家中,南澄和藍瀟還是一下癱軟在床上,一動都不想動。長途宇宙旅行,還真的是疲憊啊!

    藍軒宇也有些疲憊了,但他還記得娜娜對他說過的話,沒有直接睡覺,而是在自己的小房間中,盤膝進入到冥想狀態。

    物我兩忘,就在他完全進入冥想后不久,他的精神空間內再次亮了起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官网 湖北十一选五实时开奖公告 上海11选5前三组元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记录 安徽快3数据 3d图谜第三版 pk10技巧 稳赚公式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凤凰彩票app下载 算局七星彩奖表排列五 江苏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北京pk拾开奖数据 天津11选5多少期 排列五玩法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