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三十七章 家庭老師
    “娜娜老師。”藍軒宇驚喜的看著眼前的娜娜,叫了起來,“老師你說話算數真好。”

    娜娜微微一笑,摸了摸他的頭,“老師當然會說話算數哦。而且,很快就到了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你可欠我親很多次呢。”

    藍軒宇抗聲道:“你也欠我的。”

    娜娜笑道:“好,那我們回頭互相還債。來吧,繼續我們的游戲。來抓我吧。”

    “哈哈,我現在就抓著你呢。算我先贏一次。”藍軒宇抱住她,一臉的壞笑。

    “好吧。算你先贏一次。那重新來。”娜娜不以為意,只是笑笑。

    藍軒宇松開手,然后立刻又抱了上去,嘴里喊著,“第二次。”

    他記得很清楚,娜娜跟他說過,出其不意是閃避最重要的。

    可惜,他面對的終究是自己的老師,一步跨出,吸胸收腹,幾乎是在間不容發之際,娜娜避開了他這一抱。而接下來的過程,藍軒宇自然是不可能再次抓住她了。

    一直到疲憊的不行,游戲才隨之停止,藍軒宇又繼續陷入自己的冥想之中。

    銀色光芒流轉,紫蘿城一條陰暗的小巷中,帶著口罩的娜娜緩緩走了出來。身上的銀色光暈隨之收斂,信步走在街道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去什么地方,也沒有住處。而且,事實上,她也并不像藍瀟認為的那么有錢。

    天斗星科學研究所給她的補助并不多,只是她平時不怎么花錢罷了。

    她就在距離藍軒宇家不遠的地方,事實上,他們真的是乘坐同一艘飛船歸來。只不過,娜娜沒有買票而已。她現在越來越發現自己的與眾不同了。記憶沒有恢復,可其他的一些東西,譬如能力,似乎隨著她意識的渴望正在逐漸的恢復之中。

    夜晚的街道有些清冷,她就那么向前走著,在路燈的照耀下,拉拽出一條長長的身影。

    清晨。

    藍軒宇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舒展了一下足足坐了一夜的身體。本來以他這個年齡,冥想是很難進行一整夜的,一般都是到一定時間,自然醒轉就睡了。

    但和娜娜在意識之中追逐之后,他的精神往往會很疲憊,反而能夠入定的時間更長。

    不知道為什么,藍軒宇覺得今天自己似乎有些不同,魂力似乎有了明顯的進步。

    “媽媽、媽媽,我魂力好像升級了。”跑到廚房,找到正在做早餐的南澄,藍軒宇興高采烈的說道。

    南澄笑道:“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待會兒給你測試一下。”這么長時間,就算是真的升級了,事實上也已經很慢了,但她總不能打消兒子的積極性。

    “老公,你給兒子拿一下魂力測試儀,他好像升級了。”向外面喊了一句,南澄繼續做著她的煎蛋。藍軒宇最喜歡吃這個了。而且最近食量大增,吃的可著實是不少。

    果不其然,用魂力測試儀嘗試了一下,藍軒宇的魂力正式突破到了十二級。這還是他在先天滿魂力之后,第一次升級呢。雖然速度慢了些,但還是讓他大為開心。

    正在這時,門鈴聲響起。

    藍軒宇頓時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也沒問是誰,就把房門打開了。

    一頭銀發,黑色口罩的娜娜站在外面。看到開門的是他,蹲下身子,微笑道:“我來討債了哦。”

    “娜娜老師。”在意識世界中早就熟悉了,藍軒宇一下就撲過去抱住了她。

    娜娜的嬌軀輕微的顫抖了一下,不知道為什么,一種難言的暖意在心底升起。一夜游走積累的孤寂在這片溫暖之中被驅逐的一干二凈。

    藍瀟已經走了過來,看到娜娜也是吃了一驚,“冕下,您真的來了啊……”

    他和南澄在心中都已經認定,娜娜應該是一位封號斗羅。而封號斗羅層次的存在,需要用冕下的尊稱來稱呼。每一位封號斗羅可都是聯邦的大人物。只有那些特別頂尖的學院,才會有封號斗羅這種層次的存在。更何況,娜娜看上去還那么年輕。

    娜娜抱著藍軒宇站起身,她有些不舍得放開這個小家伙,“藍先生您好,打擾了。我可以進來嗎?”

    “當然,當然,請進。”藍瀟趕忙將她讓了進來。

    “軒宇,快下來吧。”藍瀟叫了兒子一聲。

    藍軒宇扭頭看向父親道:“爸爸,娜娜老師身上的味道好好聞。”

    “要有禮貌。”藍瀟眉頭微蹙。

    藍軒宇吐了吐舌頭,這才從娜娜懷中滑落。

    南澄此時也走了出來,看到娜娜同樣驚訝,和丈夫對視一眼,“冕下,您吃過早餐了嗎?”

    娜娜愣了一下,事實上,她其實對饑餓并沒有誰什么感覺,甚至平時都很少吃東西。

    看她的表情,南澄趕忙道:“那就一起吃吧,我剛做好了早餐。”

    “好。”

    或許是因為娜娜的到來,小軒宇這頓早餐吃的格外香甜,娜娜吃的很少,看著身邊的軒宇大口、大口的吃著,那狼吞虎咽的模樣不禁讓她的眼神中多了幾分迷惘。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這一幕很熟悉,似乎是在很久遠的曾經,應該是看到過得。

    “這小家伙最近越來越能吃了。冕下,這會不會不正常?”當著一位封號斗羅,南澄忍不住問道。

    娜娜搖搖頭,道:“沒關系的。吃應該是因為他的身體需要營養,需要能量來幫助自身的成長。不過,普通的食物中蘊含的能量終究是有限的。”

    藍瀟心中一動,“您說的是,那些藥膳和珍稀食材?”

    “嗯。那些會好很多,對身體比較滋補。”娜娜說道。

    藍瀟苦笑一下,“我們還真沒這個條件。我也只是聽說過。高等學院好像才有藥膳的配額。”

    娜娜看了他一眼,道:“高等學院有嗎?為什么呢?”

    藍瀟道:“藥膳價值高昂,尤其是那些珍稀食材,更不是普通人能吃得起的。據說只有高等學院的精英班級才有一些搭配,但也需要自己花錢買。像我們這些普通人,連買的資格都沒有。聯邦對珍稀食材的管控非常嚴格。最好的珍稀食材只有母星和兩顆魂獸星才有。單是運送成本就是很大的數字了。”

    “哦。紫蘿城有高等學院么?”娜娜問道。

    藍瀟道:“有幾所。魂師高等學院卻只有一所,天羅高等魂師學院紫蘿城分院。軒宇現在上的是他們的附屬初級學院。”

    “哦,我知道了。”娜娜點了點頭。

    南澄道:“冕下,您真的準備教軒宇嗎?讓您教他真的是太大材小用了。而且,我們確實是負擔不起費用。”別說是他們這種中上層次的家庭,就算是那些很有錢的富人,恐怕也請不起一位封號斗羅做家庭老師。唯有大家族或者財團才有可能。

    娜娜道:“我不要錢。給我一個住的地方就行。不用很大。修煉室都可以。我也不吃什么東西,不會給你們太大負擔的。”

    她此時已經摘下了口罩,在說這些的時候表情很是平靜,就像根本不是在訴說自己的事情似的。

    南澄和藍瀟突然覺得,面對一位封號斗羅,他們似乎連拒絕的權力都沒有。畢竟,人家可是站在聯邦頂端的存在。

    “這也是軒宇的緣分了。那就麻煩您了。”藍瀟當機立斷,沒有再多做猶豫。人家都從天斗星跟來天羅星了,這么快就能跟來,很可能是稱作小型宇宙飛船跟來的。而能調動這種資源的人,根本不需要對他們有什么覬覦。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