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四十一章 指環化戟
    “那就麻煩您了。”藍瀟輕嘆一聲,握緊南澄的手,給妻子以安慰。

    今天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已經超過了他們所能控制的范圍,現在除了相信娜娜之外,他們什么都做不了。這件事甚至不能去尋求其他魂師的幫助,因為那樣的話,很可能就會把藍軒宇的來歷暴露出去。這是藍瀟不愿意看到的。

    娜娜所展現出的能力已經讓他們深深的認可,所以現在也只能信她。

    “好,就說到這吧,我去幫軒宇梳理經脈。”娜娜站起身,直接去了藍軒宇的房間。

    看著她離開的身影,南澄有些急切的看向藍瀟,“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

    藍瀟輕嘆一聲,“事實上,在軒宇武魂覺醒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預感,這孩子不平凡的一面一定會顯露出來。我們盡力而為吧。我們要相信他。”

    說到這里,他嘴唇嗡動,只有口型卻不發出聲音的向南澄道:“極北之地那么嚴寒的環境他都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不會有事的。”

    娜娜坐在藍軒宇身邊,讓他的身體趴在床上,白皙手掌在他的后背輕輕撫過,柔和的光暈在指尖流淌,小心翼翼的浸入他的身體。

    她的秀眉微蹙,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今天當她為藍軒宇化解危機的時候,那兩種能量令她有種特別熟悉的感覺。仿佛抓住了什么最重要的東西似的,可又偏偏說不清楚。

    似乎她本來是應該知道怎么來處理這些的,可她卻就是想不起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

    從后背到雙腿,然后再到手臂,娜娜小心翼翼的為小軒宇梳理著身體,當她最后握住他的小手,為他手掌上經脈進行梳理時,突然,沒來由的,全身猛然一僵。

    在這一剎那,娜娜的瞳孔突然豎起,變成了豎瞳,目光完全凝聚在了小軒宇右手的拇指之上。

    深藍色的指環看起來并不起眼,上面有著淡淡的紋路,可是,當娜娜看到這枚指環的時候,整個人卻如同觸電一般。

    在這一剎那,她內心深處大聲的告訴著自己,自己是認識這枚指環的,一定是認識的。

    她完全可以肯定這一點。雖然她也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會認識。

    而且,這枚指環應該對她非常、非常重要。

    她雙目閉合,腦海中開始出現一些畫面的碎片片段,這些畫面斷斷續續。

    周圍似乎是一片漆黑,漆黑的沒有一絲光線,很冷,也很痛,那是一種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隱約間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手指,而那枚指環,就在自己的手指之上,它緩緩滑落,然后手指將它壓在一個地方,按了下去。

    這就是她突然能回憶起的全部。

    這個指環,難道原本是我的?

    娜娜有些呆滯了,那這個孩子是從什么地方得到的這個指環呢?她的手指略微有些顫抖的碰觸在這枚指環上。

    一種充滿高傲的清冷感蔓延而來,那完全是精神上的,南澄和藍瀟完全感覺不到的。

    娜娜的指尖亮起一簇銀光,頓時,那一直摘不下來的深藍色指環宛如一條深藍色小蛇一般舒展開來,攀爬而上,落在了娜娜手中。

    它又重新變成了指環的模樣,但那清冷感卻份外明顯。而且,在娜娜手中的它,突然變得重于千鈞。

    一種極度的熟悉感,還帶著無比強烈傷感的情緒瞬間充盈于心。娜娜的身體有些輕微的顫抖,她將指環牢牢的握在掌中緩緩站起身來。

    銀光一閃,就那么消失在房間之中。

    當她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高空。

    此時已是夜晚,云霧漂蕩、夜風清冷。可此時的娜娜,心中卻已經被那悲愴的氣息所充滿,讓她有種不得不向外抒發出來的感覺。

    緩緩抬起手,那枚指環在她掌心之中重新舒展開來,迅速放大,轉瞬之間,竟是變成了一柄長達丈二有余的畫桿方天戟。

    深藍色的戟刃散發著幽幽寒光,深邃的魔紋流淌在每一處角落。

    當娜娜握住戟桿的剎那,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扭曲起來,附近直徑千米范圍內的云朵就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攪動一般,圍繞在她身邊旋轉起來,化為巨大的云渦。

    “天圣裂淵……,這是你的名字。我想起來了,你叫天圣裂淵戟。”她右手抬起,手中天圣裂淵戟向前揮出。

    一道深藍色的幽光閃過,伴隨著她的身體前沖,在空中拉拽出一道深深的痕跡。

    無垠星空在那道深痕中若隱若現,天空撕裂!

    刺耳的警報聲在剎那間響徹全城,將沉浸在悲愴情緒中的娜娜驚醒。深藍色光芒收斂,銀光一閃,她已經再次消失。

    警報聲足足響了一夜。緊急新聞出現在紫蘿城各大衛星頻道。不明空間波動出現,經查無果。衛星拍攝也沒捕捉到任何畫面。

    而那位始作俑者,卻已經回到了藍軒宇的房間之中,她沒有過多的猶豫,那深藍色的戒指,又小心翼翼的流淌而下,重新圈在了藍軒宇的右手拇指之上。

    當藍軒宇從沉睡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天色早已大亮。

    此時此刻,他的感覺只有一個,饑餓!

    特別餓!

    好像整個肚子都是空的,仿佛能吃掉一頭牛的那種感覺。

    “媽媽、媽媽,我好餓啊!”一邊叫著,他沖出了自己的房間,直奔廚房。

    然后他就撞入了一個柔軟的懷抱之中,“別急,吃的馬上好。”

    “娜娜老師。我好餓啊!”藍軒宇抬起頭,一邊抱住娜娜,一邊抬頭向她可憐兮兮的說道。

    娜娜微笑道:“老師知道。馬上就好了哦。”

    這時,南澄從廚房走了出來,手里端著一個大盤子,盤子里是滿滿的食物。濃郁的香氣也隨之噴薄而出。

    那是一條條,看上去有些軟乎乎的東西。藍軒宇還是第一次見到。

    “媽媽,這是什么呀?”藍軒宇好奇的問道。

    南澄的表情有些古怪,看了娜娜一眼,道:“好吃的唄,你不是餓了嗎?先吃吧。”事實上,她也不知道這是什么。

    娜娜一大早帶回來的,告訴她小軒宇快醒了,起來一定會很餓。

    帶回來的食物,南澄其實只是熱了一下,然后就端上了桌。

    娜娜道:“這應該是某種大型動物的主筋。對身體比較好的。品質普通,但倉促之間,我只是找到了這個。”

    ……

    某學院。專屬食堂。

    “咦,昨天做好的龍蜥筋髓哪去了?你們誰動了?這可是給院長補身子的。誰要是拿了趕快交出來,院長怪罪下來可不是鬧著玩的!”

    “沒有啊!廚師長,每天都是您最后一個鎖門,第一個來,昨天晚上您看到了沒有?”

    “我記得很清楚,昨天晚上我臨走之前就收起來了。這龍蜥雖然是養殖的,但要整整十年才能抽筋取髓烹制,可是絕對的好東西啊!難道說進來賊了?可是,門窗都好好的啊!”

    ……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