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五十七章 娜娜的條件
    “娜娜女士,請不要誤會。這次你雖然擅自離開了天斗星,可你在紫蘿城的作為乃是見義勇為,更為聯邦挽回了巨大的損失和聲譽。所以,希望您能跟我們返回天斗星協助調查。”中年人明顯客氣了許多。

    娜娜淡然道:“可是我不想回去。我在這兒還有很多事情。”

    “為了那個孩子?”云琰脫口而出道。

    娜娜的眼神突然凝實起來,“云琰。”

    云琰一愣,她還從未面對過這種狀態的娜娜,“怎么了?”

    娜娜淡然道:“你們都記住我的話,如果,誰敢傷害那個孩子。那么,將會面對的,是不惜一切代價的我。”她的話很平靜,可不知道為什么,在場所有人,卻都有種靈魂戰栗的感覺。

    中年人心中暗暗叫苦,這究竟是一位怎樣的存在啊?中央調查局那些笨蛋真是害死人。自己不過是一名戰神殿的預備戰神,這不是坑人嗎?

    云琰苦笑道:“娜娜,看在我也陪伴了你幾年的面子上,再加上研究所為你解凍,讓你重獲新生的份上。跟我們回去吧。不然的話,我真的會被重重處罰的。求求你了,好不好?”

    娜娜眉頭緊蹙。

    云琰試探著問道:“娜娜,你和那孩子是什么關系啊?”

    娜娜道:“他是我收的學生。”

    “學生?”云琰愣了愣。

    娜娜道:“他天賦很好,我教他。他去天際大廈玩,遇到恐怖襲擊,我救他。”

    話很簡單,但把過程說了。

    云琰略微松了口氣,“那你跟我回天斗城,把事情說清楚好不好?而且,你好不容易才成為了聯邦正式公民,現在還在監管期。如果就這么冒然違背聯邦法律,對你來說,正式身份就是問題了。甚至也會連累你的學生啊!就算是你很強大,能夠保護他,可是,你想讓他和你自己都生活在要被聯邦當成罪犯的情況下嗎?你還有五年多的時間,就可以不受監管了。這時候出問題真的不值得啊!”

    娜娜沉默了。

    站在旁邊的預備戰神暗暗豎大拇指,這云琰不愧是被派來做思想工作的,說的還真是挺好的。而且,從娜娜先前的行為來看,她雖然強大,但對聯邦卻沒有惡意。如果只是為了保護那個孩子再加上懲惡揚善的話,這位自然是有功無果。善加引導的話,說不定對聯邦還是好事。更何況,這位還是解凍而來,還有研究價值。

    經過這次的事,也不知道聯邦會如何處理這位的特殊情況了。

    自己已經是剛剛晉升不久的封號斗羅,在她面前卻有無力感,可想而知,她至少應該是一位超級斗羅層次的強者才對。這種存在,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不知道能不能吸收到戰神殿來。

    “好吧,我跟你們走。”娜娜終究還是妥協了。她自己并不怕什么,什么正式身份之類的,她并沒有太大的感覺。但是,她卻并不想破壞藍軒宇平靜的生活。

    “太好了,謝謝你,娜娜。”云琰激動的就想要上前給她一個擁抱,卻被娜娜抬手按住了。

    “但我有兩個要求。”娜娜淡淡的道。

    “你說。”云琰毫不猶豫的說道,這次她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也要把娜娜帶回去。

    娜娜道:“第一,我要和我的學生告別。”

    云琰趕忙點頭,“應該的、應該的。”

    娜娜繼續道:“第二,這孩子身體弱,需要進補。你們每天要給他送一些珍貴食材來。至少不低于地龍筋這種。”

    云琰扭頭看向身邊的預備戰神,這種事兒她就做不了主了。

    預備戰神聽了娜娜的話,心中反而松了口氣。

    像娜娜這樣的強者,而且并非隸屬于聯邦的存在,最怕的就是了無牽掛。一名了無牽掛的強者,作出什么來都會毫無顧忌。而娜娜很顯然對她的學生十分關心,也自然就是有牽掛、有感情的。這就要好得多了。

    “沒問題。這個我們戰神殿來出。我們戰神殿有專門的渠道,娜娜冕下放心。”有了先前的碰撞,他已經不自覺的就對娜娜用了敬語。

    “好,那沒有別的了。今晚,我會跟他告別。你們走吧。明天這個時候,來接我。”說完這句話,娜娜直接將門關了起來。

    看著面前關閉的房門,云琰不禁有些尷尬,扭頭看向預備戰神。

    預備戰神向她點了點頭,率先轉身走了出去。

    云琰趕忙跟上他,低聲道:“你說,娜娜會不會反悔啊?”

    預備戰神搖搖頭,“應該不會,到了她這種層次,定要知行合一,否則會亂了自己的心神,影響到修為。我們先回去向上面匯報。云研究員,你趕快聯系你們研究所的飛船,明天我們直接返回天斗星。”

    “哦,好。”云琰點點頭,也有些如釋重負。

    “云研究員,你知道娜娜冕下究竟是什么修為嗎?”預備戰神突然問道。

    “啊?不知道啊!當初檢測的時候,并沒有發現她體內有能量出現,只是覺得她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普通女性而已。”云琰也是一臉的苦惱。

    預備戰神的表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普通女性?普通女性看自己一眼就能讓自己精神差點崩潰?普通女性能舉手投足之間將已經加速到超音速的戰艦擊毀?她要是普通女性,這世界上還有普通二字存在的意義嗎?

    回到房間,娜娜默默的坐在沙發上。一種悵然若失的情緒沒來由的彌漫在心頭。

    自從蘇醒之后,她就一直處于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幾年時間過去,對她來說卻如彈指一瞬,并沒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直到見到藍軒宇,不知道為什么,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他就如同一塊磁石般深深的吸引著她。那種感覺是非常奇妙的,甚至有些難以形容。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現在終究還是要離開了,娜娜知道,如果自己繼續留下來,帶給藍軒宇的麻煩肯定會遠遠多于幫助。他畢竟是有父母在的,自己終究只是個外人。

    只是,理智是一回事兒,真正去做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她突然有了一種情緒,不舍!

    見到他的時候,該怎么對他說呢?以他的性格,一定會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甚至抱著自己的大腿,眼圈一定會泛紅,甚至會流著淚不讓自己走。

    那個時候,自己真的能硬起心腸就這么離開嗎?

    突然之間,一種刺痛在心底蔓延,娜娜突然吃驚地發現,如果真的遇到那樣的情況,說不定,自己會不顧一切的留下來。無論是面對什么。

    可是,她當然不怕面對什么,兩世為人,甚至已經忘卻一世,她了無牽掛。可小軒宇卻還是個孩子,因為自己的原因,帶給他太多的麻煩于心何忍?更何況,他的父母也肯定不愿意這樣吧。

    輕嘆一聲,娜娜的情緒略微有些焦躁起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