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軒宇還是率先伸出了右手,金紋藍銀草反卷纏繞在自己手掌之上,頓時,他感覺全身都熱了起來,就像是體內的鮮血在沸騰一般,全身都不自覺的浮現出一層金蒙蒙的光暈。

    右手伸出,按在劉鋒肩頭。頓時,劉鋒也覺得全身一熱,整個人的精氣神瞬間暴增。

    出了模擬器,所有的感知都會變得更加敏銳,此時此刻,他只覺得自己的武魂瞬間像是被點燃了一般,甚至帶給他一種極其歡悅的情緒,白龍槍微微一震,槍身上的光芒明顯轉盛,槍鋒處暴射出三寸槍芒。

    最奇異的是,劉峰注意到,自己白龍槍的龍頭處有了一個極為明顯的變化,那原本閉合著的龍眸竟然睜開了,一種渾然合一,人槍一體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讓他有種脫胎換骨般的感覺。

    “好棒,我好像整個人都變強了。有種要發泄的感覺。這真的是太美妙了啊……”劉鋒看著藍軒宇,雙眸變得無比明亮。哪怕以他較為內向的性格,突然遇到了如此巨大的變化也不禁興奮的叫了出來。

    幸好,此時錢磊因為過度疲憊已經沉沉睡去,并沒有被影響到。

    藍軒宇收回右手,他自己也默默的感受了一下先前的變化,令他奇怪的是,在他自己的感覺之中,并沒有對劉鋒做什么,只是一個簡單的身體接觸,最多就是還帶著內心的善意。而并不是將自身魂力或者氣血之力注入到劉鋒體內。

    所以說,這變化是劉鋒那白龍槍自身的變化啊!而自己就像是一個媒介,只是碰觸到他的身體,這變化自然而然就出現了。這著實是有些奇妙。

    “再試試左手。”劉鋒躍躍欲試的道。

    “好!”藍軒宇抬起左手,銀紋藍銀草反卷,按在劉鋒肩頭。這次,劉鋒的感覺就變得截然不同了,他只覺得全身一涼,一種清涼感瞬間傳遍全身。緊接著,他右手的白龍槍仿佛整體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冰霧,龍眸再次張開,而和上一次不同的是,上次龍眸中散發著的是淡淡的金色,而這一次,卻變成了柔和的銀色。

    劉鋒手腕一抖,白龍槍表面頓時冰霧釋放,令周圍的氣溫都降低了許多。熟睡中的錢磊下意識的拉了拉身邊的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實了。

    “你賦予了我冰屬性?”劉鋒呆呆的看著藍軒宇。

    藍軒宇大眼睛則是無辜的看著他,心說,我什么都沒做啊!我就是碰觸著你而已啊!

    劉鋒呆呆的看著藍軒宇,藍軒宇也看著他。兩人沉默了一會兒,直到劉鋒覺得屋子里是在有些冷了才反應過來。

    “軒宇,你真的是太厲害了。”他由衷的說道。

    藍軒宇撓撓頭,“其實,我什么也沒做啊?是不是我們的武魂比較契合的緣故?”

    劉鋒苦笑道:“不知道啊!你以前跟別人沒有這種情況嗎?”

    藍軒宇道:“有削弱過別人的武魂,但增強的卻是沒有的。”

    劉鋒道:“那就是我們特別有緣了。而且,你能增幅我,也能讓錢磊召喚變得靠譜。這就不一樣了。我們三個說不定真的是特別有緣分呢。”

    說到這里,他突然停頓了一下,道:“軒宇,以后咱們三三三寢室就以你為首了。”

    “啊?”藍軒宇一呆。

    劉鋒道:“每個寢室都會有自己的室長的。咱們之前一直沒有,一個是人沒齊,另一個也是因為,我倆一直墊底……”

    “現在你來了,一切都不一樣了。不過,你能增幅我倆這事兒,咱們先隱瞞一下,別跟老師和其他同學說呢。哼哼,馬上就要期中考試排名了。到時候,讓他們看看我們的厲害!這些天咱們抓緊練習,熟悉有你提升的新戰斗方式。”

    劉鋒雖然年紀小,但自從來了高能少年班就一直被壓制,心中早就憋著股勁兒,終于有機會了,怎能不努力?

    而對于高能少年班來說,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情卻是副職業的選擇。

    三三三寢室的三人,最終的選擇是,劉鋒雙甲流,藍軒宇和錢磊則都是戰艦駕駛基礎加上斗鎧。暫時放棄了機甲。

    而讓他們意外的是,當他們報名上去之后,才發現,選擇戰艦駕駛基礎的,竟然也就只有藍軒宇和錢磊兩人。絕大多數高能少年班學員都選擇了雙甲流,斗鎧加機甲。

    “厲害啊!錢串子,聽說你選擇了戰艦基礎,可以的、可以的。”新的一天,上課之前,金翔很主動的走到錢磊面前,有些嘲弄的說道。

    錢磊眼睛一翻,“關你啥事?我精神力高,悟性好,行不行?”

    金翔點點頭,道:“也是。戰斗方面你也沒啥用,估計等期中考試就要被淘汰了吧。以后主修戰艦駕駛也是個挺好的選擇。”

    “我被淘汰?小樣的。我……”錢磊大怒,忍不住就要反唇相譏,卻被身邊的劉鋒拉了一把。

    “你拉我干啥?”錢磊沒好氣的看向室友。

    劉鋒則是眼含深意的向他搖了搖頭,錢磊頓時明白過來,想想最近的變化,頓時再次扭頭看向金翔道:“期中考試見。到時候別哭。”

    金翔眼睛一瞪,“挑釁是不是?單挑?”

    錢磊翻了個白眼,“你是不是傻,馬上要上課了,老師已經來了。今天是季老師的課,哎呀,季老師來了。”

    聽到季老師三個字,金翔頓時臉色大變,幾乎是瞬間轉身就竄回了自己的座位。可當他坐下才發現,講臺上哪有老師,根本就還沒來。

    正當他準備發作的時候,教室門卻開了,一名身材瘦高的中年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說也奇怪,當這中年人走進教室的時候,整個教室瞬間變得鴉雀無聲,竟是沒有一人再敢說話。

    藍軒宇畢竟剛來不久,這位老師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忍不住碰了碰身邊的錢磊,“今天什么課來著?這位老師是教什么的?”

    最近他們三個只要一有時間就去模擬艙練習配合,不要太勤奮。以至于上課的課表藍軒宇都沒太注意。

    錢磊壓低聲音道:“這是季洪彬老師。他可是個大魔王啊!先……”

    “錢磊,起立。”正在這時,臺上那老師突然沉聲喝道。

    錢磊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趕忙站了起來,“季老師好。”

    藍軒宇此時才注意到這位老師的樣貌。

    這位身材瘦高的老師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樣子,兩鬢已經有些斑白,雙眸略微內凹炯炯有神,站在那里,整個人宛如標槍般挺直,不怒自威,自有一種迫人的氣概。

    “你剛才說的話,再重復一遍。”季洪彬淡淡的道。

    “季老師好。”錢磊趕忙道。

    “不是這句,是你跟身邊同學說的那句。”季洪彬臉色不變,只是平靜的說道。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广西快乐十分21选五走势图 慧配资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 浙江20选五大星走势图 安全投资理财平台 广东十一选五体育彩票 幸运pc28最快结果参考 真钱牌游戏 浙江体彩20选5胆拖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江苏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江苏快三走势 股票融资买入是什么意思 排列五开奖号码结果 11选5走势图北京 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