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娜娜的禮物
    娜娜除了當初在天羅星時為了保護藍軒宇和南澄驟然出手之外,就再沒有輕易動過手。就算是戰神殿當初給她的壓迫,她也只是在氣勢上予以還擊,被戰神殿給了深不可測的評估。

    這樣一位,上面在研究之后決定,觀察。長期的觀察。無疑,從這位身上,他們并沒有感覺到危險性和惡意。解凍而來,只是想要平靜的生活,身上有種種奇特,卻一直遵守規矩。

    聯邦是法制的,也崇尚自由民主。在幾年前,娜娜有了公民資格之后,就沒有人能夠在她未曾犯罪的情況下對她采取強制措施。

    當然,也不是不能使用一些什么灰色手段,只是目前,聯邦還沒有這個想法。

    云琰不知道的是,戰神殿給聯邦高層的評價中,有一條寫的是,高度懷疑,她已突破人類極限。

    突破人類極限是什么意思?突破極限,是為神詆。

    神級強者啊!自從斗羅星完成升級之后,人類才開始出現的真正巔頂強者。數量具體有多少,只有聯邦最高層才清楚。所以,聯邦有想法邀請她前往斗羅星進行進一步測試,但此時卻被娜娜拒絕了。

    藍軒宇一家踏上了回程的路。娜娜也返回了學院。

    當她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凍千秋已經在這里等她了。這幾年來,凍千秋一直是她看著長大的,也一直是她在教導凍千秋修煉。

    “他們走了。怎么?還生氣呢?”娜娜面帶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得意弟子。

    凍千秋撅了撅嘴,哼了一聲,道:“懶得跟他生氣。反正他不是好人。不明白您為什么那么喜歡他。”

    娜娜失笑道:“還說不生氣?不過,現在可不是生氣的時候,你要好好準備接下來的考核了。想要考上史萊克,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嗯。”凍千秋點了下頭,突然道:“娜娜老師,如果我前往史萊克學院了,您還能跟著我嗎?您要不要去史萊克學院做老師啊?”

    娜娜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搖了搖頭,“我不去了。我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生活,習慣了這里的一切,就不輕易離開了。你有什么修煉上的問題,也隨時都可以來問我。現在通訊發達,這并不是什么問題。”

    凍千秋貝齒輕咬下唇,道:“可是,如果您不在我身邊了。是不是他們那個召喚也就無法把我召喚過去了?”

    娜娜眼中流露出幾分訝異之色,突然失笑道:“千秋,你是不是喜歡上軒宇了?”

    凍千秋的瞳孔瞬間放大,“沒有,誰會喜歡那家伙。我討厭他還來不及呢。我絕對不會喜歡他的,您可別亂想啊!我只是、我只是……”

    娜娜微笑著搖搖頭,“沒關系的,我有辦法幫你解決這個召喚的問題。”

    一邊說著,她抬起手,手指輕輕一捻,一道銀光頓時浮現出來,飛向凍千秋。

    凍千秋抬手接過,只見那是一個橢圓形,外表有些像貝殼似的銀色存在。看起來十分的奇特。

    在這銀色存在之上,有著一道道細微的紋路,本身更散發著柔和的光暈,光暈之中,七彩色若隱若現,極為漂亮。

    “老師,這是什么啊?”凍千秋一臉好奇的問道。

    娜娜道:“這是一塊鱗片。你收好它,在上面有我的氣息和留存在上的能量波動。與我自身的空間定位是一樣的。也就是說,如果軒宇他們再對你進行召喚的話,也同樣會感覺到它的存在。我專門在上面固化了元素之力,他們可以以此來定位,召喚你。”

    “固化元素之力?”凍千秋有些茫然,她還從未聽說過這種情況。更不知道這是一種多么強大而艱難的能力。

    娜娜微笑道:“你不用想的太多,只需要帶著她就行了。可以當做項鏈戴在脖子上。這是老師送你的禮物。”

    “謝謝老師。”凍千秋甜甜的一笑,“那我先走了,去準備了哈。”說完,她就蹦蹦跳跳的離開了娜娜的辦公室。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娜娜不禁有些失笑,下意識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胸前,從脖子上拽出一條金色的細鏈。

    項鏈上有一枚掛墜,那是一個菱形的金色片狀物,上面隱隱有棱角,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暈。

    這條項鏈,存在于一個她自己才能感受到的空間之中,在解凍之后不久,她在一次發呆的過程中感受到了項鏈的存在,將它召喚到了自己身邊,并戴在了脖子上。

    她總是覺得,這枚項鏈對自己特別、特別的重要。可是,每當觸摸著它,想要去回憶和它有關的一切時就會頭痛欲裂,心中甚至還帶有幾分恐懼,特別的抗拒這份回憶。

    所以,她就不再勉強自己,只是每次看到這條項鏈,讓她卻總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存在。

    這應該也是一塊鱗片,和自己給凍千秋的類似。只是,銀色的鱗片是屬于自己的,那這金色的鱗片,又會是屬于誰的呢?

    ……

    罪惡之城。

    “什么?失手了?怎么可能失手?一艘流星級攻擊艦加上五艘隕星級偵察艦,毀滅一艘客運宇宙飛船只不過應該是分分鐘的事情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狂怒的聲音,在罪惡之城的核心處響起。

    “我們也不清楚具體情況。最后傳來的消息是,龍。那邊似乎在驚呼,金色的龍。然后就沒有消息傳回來了。所有戰艦都斷了聯系,應該已經是全軍覆沒了。我們懷疑,在那艘宇宙飛船旁邊,跟隨著艦隊保護。”

    “放屁。一艘客運宇宙飛船能夠有戰艦保護?你當我是傻子嗎?給我查,立刻給我去打聽,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查不出來,你就不用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這次我們收了人家多少錢?就是為了要那個樂公子的命。現在到好,賠了夫人又折兵。這么多戰艦,你知不知道要多少錢?廢物,都是廢物!”

    ……

    宇宙飛船平穩的飛行。這一次沒有再遭遇到什么不可預料的事情,數天后,平穩的降落在天羅星宇航中心。

    重新回家,除了思念娜娜之外,藍軒宇的心情可以用興高采烈來形容,他已經完成了突破,正式成為了一名大魂師。而且自己的金銀雙色藍銀草都有了進化。他自身的血脈力量固然限制了他的魂力提升速度,但同樣的,這血脈之力的存在,也讓他的實力遠超同級別魂師,帶給了他更多的東西。

    “在家休息一天,你就又要回學校了。你們學校也真是的,太苦了一點,也不多給點休息時間。”南澄有些抱怨著說道。

    藍瀟卻是摟了摟妻子的肩膀,“我們的兒子已經要展翅高飛了。高能少年班的教學確實是非同尋常,在這個時候,我們要支持他才是。不過,軒宇啊!有件事爸爸必須要提醒你一下。”

    藍軒宇睜著大眼睛看向藍瀟,“爸爸你說。”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上海快3历史遗漏 湖北11选5奖金是什么样 江苏11选五玩法介绍 加拿大28怎么玩才能赢钱 快乐12分开奖结果四川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规则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试图 佳永配资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金手指上海快三预测 安卓北京pk10计划软件 特马是啥意思 体彩浙江6+1走势图 泳坛夺金走势图200 股票涨跌停板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