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這是考驗!
    藍軒宇和劉鋒都是一愣,他們雖然羨慕錢磊,但也同樣為錢磊高興。從高能少年班一直以來的最后一名,一躍成為第一個考上史萊克學院的人,怎能不值得驕傲呢?

    可是,他們卻沒想到,錢磊的提前招生會讓他們面臨這樣的情況。

    劉鋒遲疑道:“我們兩個人不能參加后面考核嗎?那豈不是被淘汰了?”

    藍軒宇也是眉頭微蹙道:“凌姐姐,我們兩個人也可以嘗試參加正常考核吧,面對其他對手是三個人也沒關系,可以嗎?”

    不只是他們倆吃驚,錢磊聽了凌依依的話也是嚇了一跳,看著藍軒宇和劉鋒的眼神頓時有些變了。先前的興奮感都下降了許多。因為自己的離開,竟然會導致藍軒宇和劉鋒無法繼續參加考核?

    凌依依有些為難的看著藍軒宇和劉鋒,道:“抱歉,這是規矩。事實上,你們這一組三人,能夠有一個被選上,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了。試問,在整個聯邦有多少人報名今次的考核啊!你們這一組能夠占據三十分之一的名額,對于你們天羅學院來說都是大好事。所以,很抱歉,你們沒辦法參加后續的考核了。”

    一邊說著,凌依依素手一揮,一道光芒籠罩向藍軒宇和劉鋒,光芒一閃,兩人在錯愕之中,消失無蹤。

    錢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再扭頭看向凌依依,這一下的變化太快,以至于他都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光芒閃爍,藍軒宇和劉鋒下一刻已經回到了先前的巖漿山谷之中。巖漿水池已經恢復了平靜,周圍一切都空蕩蕩的。而此時此刻,他們心頭卻都有些蕭索的感覺。

    先前的海選,可謂驚險萬分。他們真是拼盡全力、險死還生才終于化險為夷。并且連地火赤龍都殺了。

    可是,誰能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呢?錢磊一人升天,他們兩個卻慘遭淘汰。

    劉鋒牙關緊要,“這不公平。史萊克學院怎能如此不公平?”

    藍軒宇摟住他的肩膀,輕嘆一聲,“或許,這就是運氣吧。”

    劉鋒扭頭看向他,突然之間,淚流滿面,“怎么會這樣啊?我本以為,我們真的有機會了呢。我……”

    藍軒宇輕輕的拍著他的肩膀,“是啊!誰能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不怨、不怪嗎?怎么可能。他們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三年半來的刻苦修煉,藍軒宇自己每天幾乎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海選也獲得了好成績,卻突然被一個令他們無法理解的理由淘汰了,怎能心中沒有怨懟?

    “軒宇,我不甘心啊!我們真的就沒有辦法了嗎?”劉鋒問道。

    藍軒宇搖搖頭,“我們沒法改變已經成為事實的一切。”

    劉鋒道:“真的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他好不甘心啊!

    可是,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藍軒宇抬起頭,然后笑了。

    沒錯,他笑了!

    劉鋒目瞪口呆的看著藍軒宇,“你笑什么?”

    藍軒宇嘆息一聲,“其實,錢磊可能比我們更慘。我們現在需要祝福他才行。”

    “啊?”劉鋒目瞪口呆的看著藍軒宇,抬手摸摸他的額頭,“你是不是氣瘋了心?怎么會突然變成這樣了?”

    藍軒宇道:“沒什么?我只是沒想到,史萊克學院對我們會用這種方式考驗啊!”

    “考驗?”劉鋒更懵了,“你到底在說什么啊?”

    藍軒宇索性盤膝坐在地上,“史萊克能夠傳承三萬年之久,能夠成為大陸第一學院。憑借的不只是實力,更是因為他自身的體系。史萊克學院一向是中立的,不參與爭斗,只是培養優秀魂師。試問,這樣一所如此老牌的世界第一學院,怎么可能會出現這種不公平的情況呢?所以說,我們剛剛所遇到的一切,很可能并不是真實的。”

    劉鋒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可是,剛剛那位凌姐姐已經說錢磊被提前招生了啊!”

    藍軒宇聳了聳肩膀道:“在那一瞬,我也信了。我心里也很不舒服,因為對我們兩個來說,太不公平了。可是,也正因為太不公平了,你不覺得奇怪嗎?史萊克學院會對我們這么不公平么?我對咱們在海選中的表現有信心。我們真的做到了非常大的努力。甚至可以說是做到了極致。而且,我們沒有被送出去,而是被送回到了這里,為什么不讓我們走?這都是問題。所以,我剛剛突然想明白了,那位凌姐姐可能是要考驗錢磊。考驗他的性格。”

    劉鋒在他的解釋之下,也終于明白過來,“你是說。凌姐姐是要看看,錢磊會不會因為自己被提前招生而放棄咱們倆?”

    藍軒宇點了點頭,道:“是啊!應該就是這樣。而且,很可能把咱們傳送到這里,是要看看咱們是不是因為這種情況而怨恨錢磊啊!畢竟是他導致我們被淘汰,一點怨沒有是不可能的,應該是史萊克想要看看我們的反應吧。”

    劉鋒這下是全明白了,然后一臉震驚的看著藍軒宇,突然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用力的搖啊搖,“你是不是人啊!這你都能看得出來?剛剛那種情況,你心不會亂的嗎?”

    藍軒宇一臉的無奈,也不反抗,“你要是有一個帶著你在星際戰機模擬對戰第一次出戰的時候就從后面直接攻擊你的老師。你就不會奇怪為啥我能平靜了。什么大風大浪咱沒見過啊!”

    是的,當銀天凡第一次讓藍軒宇在模擬艙之中駕駛星際戰機的時候,就從后面射爆了他的戰機。讓藍軒宇差點氣瘋了。

    然后銀天凡告訴他的答案是,沒有絕對可以信任的隊友,無論什么時候,都要讓自己處于安全狀態。這是對他的一個提醒。

    銀天凡各種狡猾的理論,各種千奇百怪的作戰方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傳授給藍軒宇的。

    不是藍軒宇有一顆大心臟,實在是因為,有這么一位老師,心臟不大,早就被玩死了……

    劉鋒松開手,突然有些擔憂的道:“你說錢串子能扛得住嗎?他要是選擇了放棄我們,史萊克的提前招生是不是就完蛋了……”

    藍軒宇聳了聳肩膀,苦笑道:“我不知道。不得不說,史萊克真是太損了。我們才十二、三歲的年紀啊!他們這也太坑人了。就算是成年人也扛不住的吧。”

    劉鋒一臉無奈的道:“看來你說得對,只能為錢串子祈禱了。”

    藍軒宇剛要再說什么,突然,光芒一閃,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出現在他們不遠處。

    兩人趕忙警惕的看過去。卻看到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分開不久的錢磊。

    錢磊一臉的失魂落魄,一抬頭就看到了他們倆,然后下一刻就猛的撲倒在地,放聲痛哭。

    藍軒宇和劉鋒面面相覷,兩人趕忙走過去。

    劉鋒響起先前藍軒宇的話,忍不住道:“錢串子,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對不起我們的事?然后遭報應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