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背叛
    所以,唯有傾盡全力,在盡量少消耗之下,將對手以最快速度解決掉。這才是最好的方式。

    而以對方的修為,再加上先前搶了一頭強大的三千年魂獸,其身上的積分必然是十分可觀的。值得將翠魔鳥直接用出。

    因此,制勝的關鍵一直都不是藍軒宇、劉鋒,更不是葉靈瞳。而是來自于遠處,看上去人畜無害,卻早已在召喚出紫電龍之后,又得到藍軒宇示意以復刻召喚出翠魔鳥的錢磊。

    李耀明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在藍軒宇背后隱藏著這樣的危機,在雙方全力一擊碰撞之后,正是最虛弱的時刻,翠魔鳥這殺手魂獸就是趁著這個機會驟然暴起,他哪里還能抵擋得住?

    而實力更弱的許榮鑫就更別說了,受到劉鋒的攻擊,他自身先前又有傷,自然是被翠魔鳥輕而易舉的得手。

    李耀明一死,他那魂靈光虎也隨之消失,早已受到錢磊指揮的紫電龍頓時爆發出大片的雷霆,直接覆蓋向了舒子軒。

    舒子軒的速度很快,剛剛這一切都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直到李耀明消失的那一瞬間他才反應過來。

    但是,雷霆已至。他只能左閃右避,盡可能的規避。

    雷霆對于他的武魂是有所克制的,他的武魂名為幽冥魔槍,以身槍合一為主要修煉方向。可以化身幽冥、攻防一體。最擅長于隱匿身形,暴起突襲。

    但強攻系克敏攻系,葉靈瞳在金紋藍銀草的增幅下修為大幅度提升,已經不遜色于三環境界的他了,本來他就沒法戰勝對手,紫電龍加入,瞬間就讓他慌了手腳。更重要的是,兩個隊友都死了,所有的經驗都在他身上。他現在只想逃離。

    可藍軒宇怎么會給他這個機會?在先前出手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要將對方三人永遠留在這里的打算。翠魔鳥的召喚時間還沒到呢。

    碧光閃爍,翠魔鳥卷土重來,幾乎只是翠光一閃,就到了舒子軒身邊。

    周圍有雷霆密布,正面有葉靈瞳強勢的天罡波動范圍攻擊,此時的舒子軒已是黔驢技窮避無可避。

    關鍵時刻,他只能點燃自己的第三魂技,大片虛幻的光影從體內噴薄而出,幽冥魔槍勉強擋住了自己的額頭正面。

    “叮”的一聲脆鳴。翠魔鳥也受到了一定的干擾,被他那幽冥魔槍一下擋歪了,但卻依舊從他頸側穿過,“噗”的一聲,血光迸發。

    舒子軒頸側的大動脈已經被劃破,大量的鮮血狂涌,他只覺得自己的修為也瞬間為之傾瀉,眼看就要不活了。

    完勝,這毫無疑問是一場完勝。整個戰斗過程其實也不過就半分鐘而已的時間。一切就都已經要結束了。

    但也就在這時,變化突生,哪怕是藍軒宇也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情況出現了。

    葉靈瞳一個箭步驟然沖前,一拳砸在了已經現出真身的舒子軒面龐上。

    “砰”的一下,舒子軒頭顱破裂,全身化為光點消散。能夠明顯的看到,一蓬紅光也隨之蜂擁而入,全部鉆入到了葉靈瞳體內消失無蹤。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藍軒宇三人都是一呆。舒子軒本來就已經是必死的,葉靈瞳這一拳補上……

    “你干什么?”錢磊忍不住叫道。

    葉靈瞳的表情略微有些僵硬,勉強一笑,道:“我怕再出變故,他太狡猾了。速度又快,誰知道能不能趁機逃跑啊!”

    藍軒宇、劉鋒,此時都已經走了過來。

    藍軒宇臉色沉凝,顯得非常難看,一股難以形容的怒火在胸口處蔓延。他扭頭看向錢磊,沉聲道:“復刻紫電龍。”

    翠魔鳥召喚時間一到就會消失,必須要再復刻一只魂獸保持錢磊的戰斗力。之所以肯在剛才這種情況下就把它釋放出來,正是因為先前錢磊運氣大好,召喚出了紫電龍。這可是絲毫不遜色于翠魔鳥的存在,而且補足了三人遠程攻擊的問題。

    錢磊道:“她搶了所有的經驗。軒宇。”他真的有些急了,錢串子的外號可不是白叫的。更何況,這次選拔,關系到能否進入史萊克學院啊!

    李耀明三人一身經驗有多么豐厚,猜都能猜得到。卻怎么也沒想到,卻被葉靈瞳給拿走了。

    藍軒宇向錢磊點了下頭,示意他先做正事。錢磊眉頭微蹙,但還是轉身去復刻紫電龍了。

    藍軒宇這才看向略微低下頭,明顯是有些心虛的葉靈瞳。

    “為什么?我需要一個解釋。”

    葉靈瞳道:“我不是說了嗎?我怕他跑了。要是跑了,也追不上啊!”

    藍軒宇深吸口氣,“葉靈瞳,你當我們是傻子嗎?他在那種情況下還能跑得了?更何況,他能快的過劉鋒?快的過翠魔鳥?你逃命而來,眼看就要被對方擊殺,是我們救了你,并且擊潰敵人。你就是這么回報我們的嗎?”

    他真的很憤怒,那是一種被人背叛的憤怒。他和葉靈瞳雖然關系算不上有多好,但大家畢竟都來自于紫蘿城。而且一直以來葉靈瞳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不說有什么太好的印象,但也絕不算壞。可他怎么也沒想到,在這種時候,葉靈瞳居然會作出這樣的事情來。

    葉靈瞳眼圈微紅,低聲道:“對不起啦。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沖動就出手了。只是,先前那三千年魂獸本來是我們的,被他們搶走了經驗。我不甘心啊!而且,這關系到我們能否進入史萊克學院。你們小組還很完善,實力又強,后面有的是機會獲得經驗。而我們組就我自己了。大不了我之后的過程都好好配合你們,幫你們多獵殺一些魂獸補償你們就是了。有他們這些經驗,我們小組說不定也有可能從選拔賽中出線呢。”

    藍軒宇笑了,笑容有些冰冷,“幫我們獵殺魂獸?然后完成最后一擊么?我們不需要你這樣的隊友。葉靈瞳,你知道你剛才的行為叫什么嗎?這叫恩將仇報。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如此自私之人。”

    葉靈瞳瞪大了眼睛看著藍軒宇,她沒想到藍軒宇竟然會對她說這么重的話,頓時怒火上涌,“我自私?我也是為了我們的團隊。咱們都是高能少年班的同學,相互幫助一把怎么了?你怎么就那么小氣?不就是一點經驗嗎?你至于的么?大不了我走,我走就是了,用不著你們的保護。”

    劉鋒忍不住了,“你這女人不可理喻。分明是你搶了我們的經驗,怎么就成了我們小氣了?那是一點經驗嗎?更何況,你突然出手,可曾征求過我們的意見?沒有我們,你們小組自身的經驗都已經沒有了。軒宇說得對,你這是恩將仇報。”

    葉靈瞳怒視他道:“你少廢話。我在跟藍軒宇說呢。”

    她話才說到這里,突然,一陣無力的虛弱感迅速傳遍全身,她吃驚的看向身上。先前的金紋藍銀草因為作戰的緣故,一直都纏繞在她腰間,并且給了她強有力的支持。可此時此刻,那強大的增幅效果不但消失了,一種源自于血脈最深處的壓制卻驟然出現。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