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冰天樑
    劉鋒道:“軒宇,我支持執行計劃。因為你和銀老師其實不一樣。你的本性是沉穩的。這不是我說的,是無意中聽季老師說的。所以,你說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概率,應該是考慮了很多不確定的因素。事實上,你很可能有更大的把握。我說的對不對?”

    藍軒宇愣了一下,道:“我沒法保證。”

    錢磊道:“那先說說整個作戰計劃吧。然后我們再判斷一下?”

    藍軒宇點了下頭,他當然要把作戰計劃完整的告訴伙伴們,因為在接下來的戰斗中,他們必須要完美的執行每一步,才能有最大的機會。此時,他不禁想起了葉靈瞳,如果葉靈瞳不背叛的話,有她在,多一人的情況下,他們的把握性會大很多。而且,他這個計劃有了葉靈瞳的加入,甚至可以幫葉靈瞳也獲得大量經驗,真的有可能攜手出線的啊!

    “計劃是這樣的。我們的目標,是那九個人的小組。首先,我們要做的是,讓瘋子在遠處親自觀察一下,確定這九人小組之中,都哪三個人是一組的……”

    藍軒宇完整講述了自己的計劃,錢磊和劉鋒聽的都有些目瞪口呆。

    “這完全可以啊!沒什么危險性,只是看收獲有多少了。完美啊軒宇!”錢磊一臉興奮的說道。

    劉鋒沒好氣的道:“你不用死是不是?”

    藍軒宇道:“也不是毫無破綻的,所以,需要你的運氣相對好。”

    錢磊興奮的道:“干吧。我覺得機會已經非常大了。這要是還不行,只能說我們運氣太差。也怨不得別人。”

    “好。那就準備吧,你把我們的計劃完全交代給金絲魔猿,讓它做好充分準備。我們需要它精細的配合。”

    三人開始了他們緊鑼密鼓的準備工作。情緒上都有些緊張,但也同樣有些興奮。

    冰天樑站在一處山坡上眺望遠方,雙手背在身后。明明只有十二歲的他,站在那里卻宛如標槍一般。給人一種剛硬的感覺。

    一身凌天學院的校服顯現著他的身份。他的目光平靜而冰冷,只有偶爾才會閃過一抹熱切的狂野。

    凌天學院第一人不是白叫的。在整個凌天學院中,他是公認天才中的天才,同學之中,有的是桀驁不馴之輩,可在他面前,卻都顯得非常謹慎小心。沒有任何人敢于挑戰他的地位。

    至少在他十歲之后,就再也沒有過了。

    他不只是個人實力強悍,還有著極為優秀的統御能力。是老師們眼中真正的天才。甚至稱他是有史以來,凌天學院最優秀的學員。

    甚至因為他的優異表現,還得到了來自于史萊克學院的提前招生報名表。

    可是,冰天樑卻并沒有接受提前招生,而是選擇參加選拔賽。因為他認為,這是對自己一個非常好的歷練機會。他也有絕對的信心,自己一定能夠考得上史萊克學院。他要用所有的榮譽將自己送到那個夢想中的殿堂。他要通過史萊克學院那條通天之路一步步走上人生巔峰。

    他一直是這樣做的,也一直有著這樣的結果。直到不久之前,當海選選拔賽的最終成績出現時。當他看到排名第一的并不是自己小組的時候。冰天樑的情緒第一次出現了變化。

    當時的他,默默而去,帶著冰冷的氣息。

    輸了,自己輸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失敗。而且輸的是那么的慘。積分鴻溝般的巨大差距,令他內心之中充滿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

    但是,他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一次的失敗并不代表永久。更何況,兩萬多分的成績,決非憑借實力能夠達到的。畢竟大家都還只是十二歲,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差距。

    不是實力,那是什么?運氣,亦或是智慧?

    冷靜下來的冰天樑對于海選賽的情況進行了冷靜的分析,想出了很多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最終他隱約猜到,那兩萬分,應該來自于地火赤龍,而且是兩頭地火赤龍。

    當時,他和他的團隊是死在兩頭地火赤龍圍攻之下的。那根本是無法抗拒的強者。他猜到,應該是對方用了什么方法,讓兩頭地火赤龍打了起來,并且兩敗俱傷,這才有機會撿了便宜。

    有了這個判斷之后,他其實很想要見見天羅學院的這三個人。問清楚當時的情況。

    選拔賽開始了,他其實一直都在尋找,尋找那第一次戰勝自己的對手。

    正是因為冰天樑在學院之中的絕對統治力,他才能夠在遭遇到同學院其他小組的時候,把他們拉在一起,成為了一個整體。他告訴其他人,只要聽從他的安排,所有人都可以出線。

    事實也正是在朝著這個方向邁進。在他的指揮下,他們已經先后擊潰了十二組參加選拔賽的魂師。獲得了大量的積分。毫無疑問,他們這三組就算只是憑借現在身上的這些積分,都應該能夠達到前十的成績出現了。

    可是,冰天樑內心深處卻一直在期待著,期待著那組人的碰撞。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看到他們的出現,一決勝負。

    至于公平不公平,九人對三人這種事,他根本就沒有多想過。他父親曾經告訴過他,在戰場上,沒有公平。只有活著!

    殺死敵人,獲得最終勝利,才是一個軍人應該做的事情。

    冰天樑的冷靜,也正是遺傳于自己的父親。

    就剩下最后半天的時間了。那組人還是沒有找到,不知是不是并不在這個區域,還是自認為積分足夠躲起來了?

    這讓冰天樑心中有些失望。海選那么好的成績,難道他們就不想在選拔賽上再獲得一個冠軍,從而得到史萊克學院的關注么?

    “冰大。”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冰天樑回身看去,只見一名巧笑嫣然的少女蹦蹦跳跳的跑了上來,看到他之后,又分明有幾分拘謹,可眼神中的熱切卻是有增無減。

    “淑詩,怎么了?都說了不要這么叫我。你非要跟他們學。”冰天樑臉上的表情溫和了幾分。冰大是同學們給他起的外號。

    梁淑詩,同樣來自于凌天學院天才班,更是一組之長。而且她和冰天樑一起長大,關系密切。冰天樑比她只大一個月。兩人真可以說是青梅竹馬。

    只是因為武魂之間的配合問題,他們才被分別分在了兩組,對于這一點,梁淑詩可著實是郁悶了很長時間。她當然更愿意和她的冰大在一起。

    梁淑詩嘻嘻一笑,“挺可愛的啊!那我教你什么?冰哥哥?好不好?”

    冰天樑有些無奈,“說吧,怎么了?”

    梁淑詩笑道:“還能怎么,又發現了一組人。看起來應該有點實力。準備動手吧?你不是說無論怎樣的對手你都會出手,全力以赴么?”

    冰天樑眼睛一亮,“能夠確認身份么?”

    梁淑詩道:“應該不是天羅學院的。所以,不是你要等的人。”

    冰天樑眉頭微蹙,略微有些失望,但還是道:“走吧,準備戰斗。”

    在他制定的策略之中,無論遇到怎樣的對手,哪怕對方很弱小,也一定要三組人一起出手,用最小的代價戰而勝之。不給敵人以任何機會。

    兩人攜手下了山坡,山坡下,周圍的灌木叢和大樹上,紛紛有人跳下,聚攏過來。

    “冰大!”

    “冰大。”

    眾人無不恭敬的向冰天樑打招呼。

    冰天樑向他們點了點頭,道:“一切照舊,準備戰斗。”

    有了先前十幾次的經驗,眾人已經配合的非常默契了。雖然有三人受傷,但經過治療之后,已經都沒有大礙,只是略微影響實力而已。

    九人悄無聲息的沒入叢林之中,一場新的獵殺就要開始了。

    冰天樑騰身而起,身在空中輕微的扭動了幾下,就那么消失了,兩道身影也隨之跟上他的步伐,悄無聲息的隱沒于樹叢之中。

    只是,他們并不知道的是,在數百米外一個巨大的樹冠上,一雙眼眸正注視著他們的所有行動。直到九人完全消失之后,這才悄無聲息的隱沒于陰暗之中。

    星斗大森林內,三名魂師正在飛速前進著。

    他們來自于天羅星一所魂師學院。名為龍豐魂師學院。龍豐魂師學院之中,也只有他們三人闖入到了選拔賽這前一百的名單之中。

    在學院內,他們自然是名人。對自己的實力更是有著相當的信心。只是,海選成績出來,他們也不過是排在六十多名而已。這對三人可著實是不小的打擊。

    進入選拔賽,三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總算是一直堅持到現在,而且運氣相當不錯。獵殺了不少魂獸。甚至還碰上了有兩組人兩敗俱傷,撿了漏,獲得了不少幾分。這也讓他們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

    就剩下最后的半天時間了。他們現在也不打算深入星斗大森林了,未知的危險太可怕。死了的話,積分是要扣除的。所以,就想再獵殺一些魂獸,增加增加積分,熬到選拔賽結束了。他們自己覺得,還是有幾分機會能夠進入到前十名的。

    而就在剛剛,他們竟然發現了一只受傷的魂獸,而且看上去傷勢十分嚴重,一條手臂都不能動了,還不斷有血液滴落。那是一只至少有千年修為的金絲魔猿啊!要是獵殺了它,獲得的積分一定不菲。三人這才迅速追趕上來。

    龍豐魂師學院的三人之中,為首一人名叫鈕一偉,他的速度不是三人中最快的,但另外兩人卻始終圍繞在他身邊。

    “快追上了,它受了重傷,速度不快。這樣消耗一下也好。等待會兒打起來的時候,它的反抗能力就會更低。”鈕一偉有些興奮的說道。

    另外兩人自然也是同意這個說法,因為那金絲魔猿身上,一直都在向下滴血啊!

    身形壯碩的金絲魔猿在樹林之中輾轉騰挪,突然,它那一雙金色的眼眸動了動,最后捏了捏手中已經死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的小魂獸,再擠出點血液來滴落向地面,然后猛地將它扔向遠處。自己速度陡增,飛速的朝著森林深處而去。

    鈕一偉三人快速行進,而來自于凌天學院的九人大網也已經包覆了過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云南时时彩玩法 证券配资炒股 七星彩投注技巧和口诀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东北期货配资网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条件 100元配资 体彩江苏11 选5一等奖 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 配资是什么炒股是什么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三分彩开奖查询 广东南粤福彩36选7 陕西十一选五形态统计 炒股入门知识视频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