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二百零三章 深藍凝視
    藍軒宇其實知道,自己上次在天羅星把凍千秋得罪的挺狠的,可是,當他們遇到危險,嘗試著召喚她的時候,她還是毫不猶豫的來了。單是這一點,在藍軒宇心目中,她和葉靈瞳的地位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面對暗黑魔虎這樣的恐怖存在,他根本來不及去思考后果,去想自己能否逃脫的了,如果自己失敗了,會不會連累劉鋒和錢磊也被淘汰。所有的一切都是下意識的行為,沒有更多的思考時間,只是希望能夠救下她。

    可是,就在藍軒宇再次將銀紋藍銀草甩出,準備和凍千秋分道揚鑣,幫她引開暗黑魔虎的時候。突然間,那已經松開的金紋藍銀草驟然一緊,一股強烈的拉力傳來,令藍軒宇的身體頓時被扯動,以至于他的銀紋藍銀草都因為距離不夠而纏繞落空。

    他愕然扭頭看去,看到的是一只緊緊抓住他那金紋藍銀草的手掌,強烈的拉扯力將他猛的拉扯過去,凍千秋甚至沒有回頭去看她,只是一只手拍擊在臨近的樹干上,冰霧彌漫,把她的手掌和樹干凍結在一起,讓她能臨時貼合在那樹干之上,而藍軒宇已經不受控制的被她拉到身邊。

    “你干什么?這樣都跑不了。”藍軒宇吃驚的說道。他人已經飛了過去。

    “別廢話。”凍千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雙腳在樹干上用力一踹,帶著他一起向前方飛掠。

    “你是不是傻?”藍軒宇有些急了。后方森冷的氣息已經傳來,周圍大片的區域都隱隱有暗紫色光芒涌動。

    以暗黑魔虎的萬年修為,他們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逃出其感知,在一個方向逃跑,必然會被追上啊!

    凍千秋扭過頭來,有些倔強的看著他,道:“我就是傻,怎么了?”

    在這一瞬間,藍軒宇分明看到,她的眼底深處有淚光閃現,她這是怎么了?

    此時他甚至感覺到凍千秋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有些用力過度,抓的他挺疼的。可她的速度也已經提了起來,兩人才一落地,凍千秋立刻拉著他飛快前行。

    藍軒宇也顧不上其他,趕忙雙腳發力,和她一起向前狂奔,同時再次將金紋藍銀草纏繞在她腰間。

    “千秋,我有種情況從未嘗試過,那就是我兩種藍銀草同時給增幅,有可能會增幅過度導致不良后果,但或許是我們現在唯一的機會。”藍軒宇急促的說道。

    金紋藍銀草和銀紋藍銀草的增幅方向截然不同,各有千秋。藍軒宇也不是沒想過嘗試兩種藍銀草同時給增幅。他的第一個測試對象就是錢磊的召喚之門。然后……,召喚之門就直接崩潰了。

    這種情況下他哪敢再跟劉鋒試驗?萬一劉鋒的身體崩潰了怎么辦?

    可此時此刻,他和凍千秋在萬年暗黑魔虎的追逐之下幾乎是必死無疑,這里又是斗羅世界之中,此時不拼,更待何時?

    藍軒宇知道,自己再用出武魂融合技也擋不住那暗黑魔虎,而凍千秋的修為比他強,加入雙重增幅能夠成功,或許他們還有一線生機。

    “來吧。”凍千秋毫不猶豫的說道。

    藍軒宇深吸口氣,左手上的銀紋藍銀草反卷在自己手掌之上,然后才按向凍千秋肩頭。

    凍千秋自己也是凝神以待,調整自身氣息。當藍軒宇的左手也按上了她的肩膀時,頓時,她只覺得,在那一剎那,金紋藍銀草和銀紋藍銀草傳來的氣息驟然變化。

    一熾熱、一冰冷,兩股截然相反的氣息瞬間在她體內奔騰起來。凍千秋全身頓時泛起一層奇異的七彩色,刺激的她的身體劇烈顫抖著。但在她血脈深處的一股難以名狀的波動驟然爆發。

    猛然回身,凍千秋的雙眸完全變成彩色,以她的身體為中心,一股極寒之意爆發,周圍的光線驟然暗淡下來,但卻不是追來的暗黑魔虎身上的深紫色,而是一種動人心魄的深藍色。

    在那深藍色的光影之中,一雙冰冷至極的眼睛仿佛在空中升起,凝實向后方。而此時,暗黑魔虎剛剛沖了出來。

    凍千秋眼中的七彩色瞬間變成無盡深藍,極致冰冷的氣息彭湃而出。

    暗黑魔虎那龐大的身軀瞬間凝滯,一層深藍色似乎是由內而外的綻放而出,令它剎那間化為一尊冰雕凝固在那里。

    深藍色瞬間褪去,凍千秋身體一軟,就倒在了藍軒宇懷中,面如金紙。

    藍軒宇嚇壞了,趕忙抱緊她,撒腿就跑。

    那一瞬間的極寒似乎令他的銀紋藍銀草也顫動了一下,他記憶最深刻的,就是凍千秋背后那一雙冰冷至極的深藍色眼眸與她自己的雙眸重合在一起的剎那。極寒噴薄,萬年暗黑魔虎也隨之凍結。

    抱著凍千秋,他撒腿狂奔,同時撤回銀紋藍銀草,只用金紋藍銀草纏繞在凍千秋身上,將自己的血脈氣息傳遞給她,同時也感受著她的身體狀態。

    此時的凍千秋極為虛弱,甚至可以用氣若游絲來形容,那種感覺,跟藍軒宇自己用了武魂融合技的時候也相差無幾。

    連藍軒宇都沒想到,竟是真的成功了。能把萬年暗黑魔虎凍上,可見剛剛那一下的威力有多么巨大。

    發足狂奔,連藍軒宇自己也不知道跑了多遠出去。當他漸漸停頓下來的時候,整個人的氣息也隨之平和了許多。

    凍千秋沉沉的睡著了,經過他的血脈之力不斷注入,她的氣息已經恢復了幾分,也略顯平和。

    長長的睫毛垂在眼瞼上,吹彈可破的嬌顏近在咫尺,令藍軒宇不禁想起上次在天斗星自己欺負人家的時候。心中不覺得大為悔恨。

    他第一次見到凍千秋如此較弱的樣子,看著她,他頓時有種發自內心想要憐愛她的感覺。

    此時此刻,他腦海中還在回蕩著凍千秋剛剛那句話:“我就是傻,怎么了?”

    簡單的七個字,卻深深地刺激了藍軒宇的內心。在那種情況下,她沒有選擇獨自逃生,而是和自己在一起,共同來面對所有的一切。

    漸漸停下腳步,藍軒宇向周圍看看。依舊是茂密的大森林。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周圍的一切都有種森幽的感覺。

    藍軒宇抱著凍千秋,看看四周,默默的凝聚精神力,讓自己的感知增強幾分。

    正在這時,突然間,周圍的一切都黯淡了下來。藍軒宇發現自己完全不能動了,整個人都凝固在那里,而眼前的一切,卻像是一種有著特殊虛幻的存在。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他的思維還在,只是卻什么都做不了。

    一道詭異的紅光突然出現,就像是從天而降的一道光柱照耀在藍軒宇和凍千秋身上。在他懷中的凍千秋頓時脫手,緩緩懸浮而起,然后站在他身邊,只是依舊雙眸閉合,一動不動。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一道身影,緩緩從漆黑之中走出。

    那是一只極為怪異的魂獸,至少在藍軒宇的記憶中,他從未在任何文獻資料中看到過。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