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重天的目光則是看向對方那位中年人,那位中年人向他點了點頭,以眼神示意之后,作出一個請的手勢,兩個中年人隨后走向一旁,去單獨交流了,把這邊都留給了年輕人。

    這里可是傳靈塔,他們總不可能打起來。

    “請說吧。”藍軒宇向冰天樑點了點頭。

    冰天樑略微平復了一下自己再次見到藍軒宇而產生的情緒,沉聲道:“很簡單,我專門來找你,是希望能跟你合作。”

    “合作?”藍軒宇眉毛微微上挑。這家伙真的一點都不記仇的嗎?

    冰天樑很坦然的道:“坦白說,我很討厭你,恨不能狠狠地揍你一頓。你知道嗎?原本選拔賽我們很有把握至少出現四組人。可卻被你攪和的只有兩組出線。我們學院恨你的大有人在。但是,也正因如此,讓我明白了在某些方面我們和你的差距。你的實力不怎么樣,但腦子卻夠用。所以,我們合作吧。”

    藍軒宇雙眼微瞇,“你都不知道史萊克學院的復賽考核的是什么,怎么合作?”

    冰天樑道:“無論考核的是什么,都一定有綜合素質這方面。史萊克一向以真實的實戰為主。我們的合作很簡單,在戰斗方面,我們可以幫你們。但在出謀劃策方面,我們需要你的建議。”

    藍軒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不像是沒信心的那種人。以你的修為,從復賽之中出線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為的是你們的另一組人?”

    冰天樑眼神一凝,稍微遲疑了一下后,還是點了頭,“是。其實主要只為了一個人。她是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妹妹,我希望能夠一直保護她,讓她和我一起進入史萊克。她的實力你見過,只是憑借她自己的力量,有點難。我可以幫她,但以防萬一,我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幫助。反向的,我們也會幫助你們。大家都來自于天羅星。到了史萊克學院,應該團結。”

    藍軒宇這才恍然,為什么在選拔賽的時候自己擊殺了梁淑詩眼前這位就爆發了,原來還有這么一層關系在里面。而且看起來,冰天樑對梁淑詩很重視。

    藍軒宇道:“這次她沒跟你來?”

    冰天樑道:“來了的。我們到時候會和你們一起從天羅城出發,前往母星。只是進入升靈臺的名額只有三個。所以她今天沒來。”

    藍軒宇點了點頭,道:“我如何信任你呢?”

    冰天樑道:“我做事從來都是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如果我們是盟友,我會不遺余力。”

    他這句話說得很慢,語氣一點都不像個少年,而像是一份鄭重的承諾。他一直看著藍軒宇的眼睛,自己的眼神沒有絲毫變化。

    藍軒宇也在看著他,目光中,隱隱有火花碰撞。

    足足半晌,藍軒宇才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我們的合作可以從升靈臺開始。”

    “好。”冰天樑抬手與他相握。

    毫無疑問,即將進入的升靈臺,也將是檢驗他們相互合作效果的最佳場所。能否真心合作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合作的過程中是否能夠有所增益。這也是冰天樑希望嘗試的。

    另一邊,兩位老師看他們這邊握上手了,也就走了回來。

    和冰天樑同來的老師微笑道:“談好了?”

    冰天樑點了下頭。

    那位老師微笑道:“那就預祝你們都能考上史萊克學院。走吧,去升靈臺。”

    升靈臺在天羅城傳靈塔的第四層,需要門票才能乘坐專屬電梯進入。牧重天和那位來自凌天學院的老師只能將他們送到電梯口。

    六人步入電梯,都顯得有些沉默。畢竟,他們曾經是對手,而且相互之間的經歷絕對說不上愉快。此時雖然已經初步達成合作協議,但心中要說一點芥蒂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

    電梯直接抵達四層,門口已經有身穿工作服的工作人員等在這里。檢查了六人的門票之后,做了個請的手勢,道:“請跟我來。”

    藍軒宇、劉鋒和錢磊都還是第一次來到這里,自然好奇的四處看看,周圍都是金屬墻壁,一直向里,走到了一個空曠的大廳。在這里一共有上百個類似于模擬艙的存在,只是看上去又和普通的模擬艙有所不同。體積要更大,看上去也更加精密。

    藍軒宇注意到,冰天樑三人的表情很平常,也沒有四下張望,再回想他的魂環顏色,無疑,他們應該不是第一次進入升靈臺了。可想而知,凌天學院對他們天才班的投入要比天羅學院的高能少年班更大。

    “你們是傳送到一起,還是分開傳送?”工作人員問道。

    冰天樑毫不猶豫的道:“傳送到一起。”

    錢磊忍不住道:“你們不會打算到里面報復我們吧?”

    毫無疑問,在沒有充分準備的情況下,六人同時出現在一個地方,藍軒宇他們是肯定打不過冰天樑三人的。

    羽天出言譏諷道:“原來也不是都有腦子的。我們至于為了報復你們跑這么遠來?完全可以等到復賽的時候再報復。”

    錢磊挑了挑眉毛,“哦,你是那個耍大刀的吧?你的名字是不是叫傻大刀?”

    羽天臉色一變,他在凌天學院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何曾遇到過這樣的譏諷,眼神頓時變得冷冽起來。

    “好了。我們是來合作的。”冰天樑眉頭微蹙著說道。

    藍軒宇也拍了拍錢磊的肩膀。有一點羽天說的沒錯,他們犯不著在復賽即將來臨之前花費這么多時間專門跑來天羅城找他們,而且,事先他們也并不清楚藍軒宇三人要進入升靈臺。

    “一起傳送。”藍軒宇也向工作人員說道。

    工作人員帶他們選了六個特殊模擬艙。艙蓋開啟,模擬艙內果然是要復雜許多。人進入之后,一根根管子會分別貼合在身體各處,麻酥酥的,有種通電的感覺。

    “全身放松。進入后每個人身上會有一個警報器。升靈臺不同于斗羅世界,可以說是半真實半虛幻場景。痛覺是正常的百分之五十。所以,遇到你們無法對抗的情況,或者是劇烈痛苦的時候,立刻按警報器脫離戰場。返回這里。否則出現任何問題,傳靈塔一概不負責,明白了嗎?”

    百分之五十的痛覺感受?那豈不是說更加接近實戰?

    藍軒宇心中暗暗凜然的同時,也不由得有些期待。

    自從模擬艙被發明出來之后,魂師的修煉很大程度都是在虛擬世界中,可虛擬的畢竟是虛擬的,曾經在太空中經歷過實戰的他明白,真正實戰和虛擬還是有所區別的。而且絕不能被虛擬世界養成那種可以復活的心態。因為真正實戰是沒有這種機會和可能的。

    六個艙門緩緩閉合,藍軒宇也隨之閉上雙眼,默默的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從全身各處連接點傳來的麻痹感瞬間增強,下一瞬,他整個人似乎都已經變得麻木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首先恢復的是聽覺,輕微的聲響中,六感逐漸恢復。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华东15选5app 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浙江11选5开奖公告 河北11选5高遗漏 四川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股票 江西快三投注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旅 南粤好彩1规律 基金配资申请 七乐彩中奖对照表 北京快乐8奇偶规则 甘肃今曰11选5中奖规则 河北省快3 山西时时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