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聽他指揮
    受到刺激的剛烈豪豬頓時更加憤怒了,但六頭豪豬的隊形也受到火球影響向內收縮了許多。

    前面三頭百年剛烈豪豬背脊聳動,一根根尖刺從背上射出,直奔藍軒宇他們六人這邊覆蓋而來。首當其沖的自然是林東暉和羽天。

    但也就在這時,一道紫光悄無聲息的從藍軒宇身邊掠過,那是一道紫色光影,看上去有些像是人形,卻是扭曲的,它出現在林東暉和羽天身前,電光繚繞,化為大片電網,那些尖刺飛來,頓時被電網吸附,沒有一根能夠落網。

    此時,六頭剛烈豪豬終于沖的近了,羽天爆喝一聲,蓄勢已滿的陌刀驟然斬出,一道雪亮的刀光宛如開天辟地一般悍然而去,身刀合一。

    “噗噗噗……”

    兩大一小,三頭剛烈豪豬的身體頓時被刨開,血肉橫飛。另外三頭剛烈豪豬也被震的飛了出去。一刀之威竟至如斯。

    而林東暉頭頂上的耀陽也驟然變亮,一道巨大的火柱噴射而出,悍然轟擊在最后一頭百年剛烈豪豬身上,烤肉的燒焦味道頓時出現,那頭豪豬直接被轟倒在地,它本就被刀氣破了防御,這一下更是被重創。

    羽天回身,陌刀連斬,一道道雪亮的刀芒掠過,將剩余的剛烈豪豬全部擊殺。

    戰斗從開始到結束,其實也就是剛烈豪豬奔跑的時間而已。

    羽天收刀而立,剛剛那一斬,近乎是將他內心之中的憤怒與憋屈全部發泄出去,確實是暢快淋漓。

    而伴隨著六頭剛烈豪豬死去,點點白光從它們身上飛射而出,均勻的飛向在場六人的身體。

    藍軒宇三人都是覺得身上略微溫熱,似乎出現了一些奇妙的變化。這應該就是升靈臺提升魂環能力的作用了。

    羽天大步走回,眼神卻一直看著藍軒宇,帶著幾分冷漠和不屑,似乎是在問,你們有什么用?

    那道紫電般的身影也隨之消散了,化為一道道電光從藍軒宇、錢磊身邊掠過,回到了冰天樑身上消失不見。

    三頭百年、三頭十年魂獸,被輕而易舉的解決。

    藍軒宇轉過身,看向冰天樑,道:“如果后面的戰斗也是如此的話,我覺得我們的合作現在就可以停止了。”

    冰天樑眼神一凝,“你什么意思?”

    藍軒宇右手拇指指了指身后不遠處的林東暉和羽天,“這叫聽我的指揮嗎?還用我指揮么?”

    冰天樑淡然道:“來的魂獸不強,直接解決了就是。沒有到需要你指揮的時候。”他在凌天學院是當之無愧的首席,平時都是別人簇擁著他。今天對藍軒宇已經是一忍再忍,此時再被藍軒宇質問,頓時有些壓不住自己的脾氣了。

    藍軒宇淡淡的道:“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在無理取鬧,甚至是故意挑釁你們?”

    “難道不是嗎?”羽天和林東暉已經走過來了,開口的這次卻換成了林東暉。

    藍軒宇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問你們幾個問題。首先,是不是說好了,由我來指揮整個團隊的。可是,你們在剛剛的戰斗中,可有誰問過我的意見,或者是等我下達如何戰斗的命令?”

    “沒有。你們直接就發動了,根本沒等我開口。同時,你們一定認為我先前說在外圍繞而不是深入,是故意打擊冰同學的自尊,同時彰顯自己的指揮權。所以才在有魂獸出現之后故意殺敵,給我個下馬威。對不對?”

    “好,那我告訴你們我為什么要在外圍繞。因為,我們現在并不清楚所在的位置,不清楚的情況下就意味著,我們不知道周圍的魂獸有多強。周圍的魂獸實力是怎樣。我們有著充分的時間,首先要確定的,是我們需要在什么位置,經常會遇到的是何等修為的魂獸。而不是冒然深入。你們可能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這里是初級升靈臺,或許能夠威脅到你們生死的魂獸不會太多。但是,如果這是真正的魂獸森林,也不是在虛擬世界中呢?大意輕敵的冒然進入,很可能會導致整個團隊的厄運。你們就是這么養成習慣的?”

    “其次,你們不聽指揮擅自出手。意味著沒必要的消耗。羽天,對吧。我問你,剛剛那一刀,消耗了你多少魂力。你現在還有幾成戰斗力?”

    羽天愣了一下,但還是強聲道:“至少還有七成。”

    藍軒宇點了點頭,“也就是說,在面對并不算強大對手的情況下,你自己一個人就消耗了三成戰斗力。這是有必要的嗎?如果是我們六個人一起出手呢?你的消耗最多只有一成。我們現在處于一個危險的地方,要時刻的、盡可能的讓自己的實力保持在最佳狀態才是正理。而不是因為一時血氣之勇而讓自己消耗過度。每一分力量都是寶貴的,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林東暉同學的消耗應該也在兩成左右吧。我們沒有魂核,無法憑空快速回復。你們兩個的消耗,讓我在指揮上必須要作出變化。需要立刻離開這個有血腥氣息的地方,讓你們盡快回復全部修為才能繼續深入,從而避免遭遇到強敵時因為實力不完整而無法全力應對。也就是說,你們冒然動手的行為,耽誤了整個團隊的時間。”

    聽著藍軒宇的侃侃而談,冰天樑、羽天和林東暉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覺。他們心中首先產生出的念頭就是,說不過眼前這個家伙。可仔細想想藍軒宇的話,又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有道理的。

    最觸動冰天樑的是那“習慣”二字。是的,虛擬世界中,最容易養成的就是不怕死的習慣。因為在這里不會真正的死亡。但藍軒宇說得對,如果是在現實世界中呢?已經養成的習慣不能更改呢?那么,帶來的會是怎樣的結局?

    冰天樑深吸口氣,看著目光平和的藍軒宇,點了點頭,“對不起。是我們的錯。從現在開始,我們完全聽你指揮。羽天、東暉。我們都聽他的。”

    羽天和林東暉心中雖然多少還有一些不服氣,但終究還是點了點頭。他們也很清楚冰天樑來找藍軒宇的目的是什么。

    羽天瞥了藍軒宇一眼,“倒要看看,在你的指揮下,能做到什么程度。現在怎么做?”

    藍軒宇淡然道:“保持隊形,劉鋒繼續偵察,我們向外圍撤出一點。找個地方,讓你們兩個恢復先前的消耗。”

    離開先前與剛烈豪豬戰場千米左右,藍軒宇讓羽天和林東暉就地冥想恢復,同時讓劉鋒繼續查看周圍的情況。

    冰天樑坐在較為外圍的地方負責警戒。

    足足二十分鐘之后,林東暉和羽天才先后起身,表示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冰天樑腦海中一直在思索著藍軒宇先前說的話,同時計算了一下林東暉和羽天的恢復時間。不得不承認,藍軒宇的話是有道理的。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下,就應該盡可能保持最佳狀態。這家伙果然是要沉穩一些的。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