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七彩再現、血脈進化
    每年就招收三十人啊!全聯邦有多少適齡的年輕魂師?想要考上史萊克學院,用難如登天來形容也不為過。

    此行天羅星所有學員之中,在季洪彬看來,唯一可以說有把握的,可能就是冰天樑了。其他人……

    他沒有說過這方面,是因為不想打擊這些年輕人的積極性。在他看來,冰天樑想要跟藍軒宇聯合,把自己的隊友乃至于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梁淑詩都帶入史萊克學院學習,簡直和癡人說夢沒什么區別,幼稚的很。史萊克,是那么好進的么?

    季洪彬走到自己的床鋪上也坐了下來,哪怕以他的修為,面對如此濃郁的生命能量也無法無動于衷。能在這里幾天,就吸收幾天吧。會對他未來突破到九環封號斗羅有極大的幫助。

    藍軒宇從未感覺到修煉如此暢快過,沒有了金銀旋渦的掣肘,他的修煉簡直可以用如魚得水來形容。剛開始的時候,還不算太快,可伴隨著生命能量的不斷注入,自身的血脈漩渦似乎逐漸被盛滿了。多余的生命能量自然而然就融入到了他的魂力之中,整個玄天功修煉循環都高速的運轉起來,簡直比平時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血脈氣息反哺,金銀旋渦的光芒明顯在變強,藍軒宇整個人的身體都有些熾熱起來。潛移默化的在逐步發生著細微的變化。

    大腦變得更加活躍,精神之海明顯在不斷的波動、沸騰,甚至是在擴張。而他自己的身體也受到血脈之力的反哺,無論是骨骼、經絡、內腑,都在被自己的血脈之力滋潤著。

    用蛻變來形容此時的藍軒宇再合適不過。他就像是一條早已挖好的水渠,之前一直因為沒有足夠的水,所以灌溉艱難。而此時此刻,無數純凈水涌入,總算將水渠充滿,也開始灌溉。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藍軒宇全身骨骼突然發出一連串的“噼啪”作響,整個人的身體仿佛都拔高了幾分,在他皮膚表面,也有金色和銀色紋路悄無聲息的浮現出來,一種難以形容的氣息勃發而出。

    正坐在他對面的季洪彬驟然睜開雙眼,面露震驚之色的同時趕忙雙手一抬,一股柔和的魂力將整個房間包覆在內,他不得不這么做,這里可是史萊克學院,藍軒宇的身體突然出現變化,尤其是那令他都驚疑不定的血脈氣息波動,這邊有太多強者有可能感受到了。

    復試即將開始,他有責任為學生隱瞞這些。他也沒想到,在生命能量刺激的作用下,藍軒宇身上竟然出現了類似于進化的情況。

    釋放出護罩,將房間內的一切遮蓋住,他這才定睛向藍軒宇看去。

    此時藍軒宇上半身的校服竟然都因為剛剛那一下氣息的噴薄而破裂了,露出了結實的上身。

    雖然才十二歲的他還沒有長大成人,但身上也是肌肉線條明顯流暢,此時,在他皮膚表面,左臂完全被銀色紋路所覆蓋,而右臂則是被金色紋路覆蓋,兩種不同顏色的紋路一直向胸口處蔓延,并且在胸口處交匯,形成了一個若隱若現的金銀雙色旋渦。

    這個旋渦正在不斷的變得明顯起來,就像是在從他體內鉆出來似的。

    而從藍軒宇身上釋放出的血脈氣息也在不斷的變化著,忽而狂暴無比,忽而又充斥著難以形容的高貴威壓,二者相互替換、相輔相成又經常會出現相互碰撞,導致藍軒宇臉上的表情也在不斷出現著變化。

    季洪彬眉頭緊蹙,在這個時候,他甚至都不能插手。因為他也不清楚這究竟是什么血脈。

    人體的血脈是到目前為止科學也無法解決的問題。因為哪怕是父子一脈相傳,因為外界的因素、遺傳因素,血脈也都會有些許的不同,甚至是非常的不同。異變比比皆是。有變弱的,有變強的。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聯邦所有魂師之中,就沒有兩個人的血脈是一模一樣的。

    在這種情況下,誰敢去幫別人調理血脈?魂力可以調整,但血脈卻幫不了。只有頂級的治療系魂師可以憑借著純粹的生命能量略微提供一些幫助。

    毫無疑問,藍軒宇身上此時出現的變化,就是因為他剛剛吸收了太多純粹的生命能量所引發的。只是看起來,這似乎并不是完全安全的啊!

    季洪彬眉頭緊蹙,他現在有些后悔了,應該讓藍軒宇再多加適應一些之后再嘗試著吸收修煉才對,沒想到他的身體反應居然會如此之大。

    別說他不知道,就連藍軒宇自己也不知道此時是處于一個什么狀態。他只覺得自己體內的魂力運轉到極致之后,金銀雙色旋渦也已經旋轉到了一個他不可控的高速,然后血脈之力就從那旋渦之中噴薄而出,頃刻間充斥在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在自己體內,似乎有什么東西破碎了似的,然后從四肢百骸,包括經脈、骨骼、內臟之中,都傳出一股吸力,將這噴薄而出的血脈之力吸收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角落之中。

    而這個時候,問題就出現了。

    當初他的血脈蘇醒時,就曾經遇到過大麻煩,兩種不同血脈相互沖擊,如果不是那時候有娜娜老師的幫助,他很可能已經爆體而亡了。

    而現在他的骨骼、經絡、內臟吸收的是同時這兩種能量,而這兩種能量在被吸收到骨骼、經脈、內臟的過程中卻不會自行產生漩渦相互調和啊!所以,碰撞就開始出現了。

    藍軒宇只覺得自己全身仿佛都要破裂了一般,說不出的痛苦。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似乎要被撕碎了。

    季洪彬很快就看出問題所在了,因為藍軒宇身上已經開始有血絲從毛孔之中鉆出,而且整個人都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胸口處那個金銀雙色旋渦紋路也開始越來越清晰,漸漸到了中心位置。

    藍軒宇如果現在能說話,他最想做的事情一定是高喊救命。他自己也控制不了了。以他五百多的精神力,現在卻是毫無作用,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的發生。

    經脈似乎全都破碎了,就連內臟也開始出現這樣的情況,皮膚表面滲出的血絲其實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因為皮膚堅韌、自行鎖死,才沒有讓體內破碎的經脈有更多鮮血釋放出去。可是,他整個人的身體都已經開始鼓脹起來。

    季洪彬也焦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怎么辦?現在該怎么辦才好?

    就在這時,藍軒宇胸口處的金銀雙色旋渦終于完全形成,當兩種顏色的紋路最終在中心點交匯的那一瞬,一點細微的七彩光芒也隨之浮現而出。

    剎那間,周圍的一切仿佛都安靜了下來。季洪彬耳畔仿佛聽到一聲輕微的龍吟響起。

    是的,很輕微,可他卻明顯感覺到這輕微的龍吟仿佛是來自于自己靈魂深處似的,以他的修為,在那一剎那都險些精神失守,無法維持住房間內的護罩。而下一瞬,那一點七彩光芒突然向外擴散,化為一圈七彩光暈,將藍軒宇整個人都幻化成了七彩色。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