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是“撩機”
    主炮轟擊在那塊隕石上,頓時將隕石炸裂,大片的隕石狠狠的沖擊在正在翻滾的僚機上,不但沖擊的它防護罩迅速衰減,而且那巨大的沖擊力也令它直接失控,橫甩了出去。

    一道炮火,就在這時從天而降,眼鏡蛇機動接后空翻,主炮甩出。精準命中。僚機滅!

    這一連串的變化,其實就是十幾次呼吸之間完成的。藍軒宇在地方兩架戰機追擊的情況下,化不可能為可能,硬是將地方僚機擊潰。

    而此時,遠處敵方那架主戰機一看自己的僚機被擊毀了,再加上藍軒宇先前那一連串的操控,竟是迅速掉轉身形,頭也不回的跑了。

    二對一都讓對方弄死一個,一對一他可沒有任何把握。這是模擬戰場,不是拼命的地方。隊友已經陣亡,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他并不知道的是,藍軒宇此時坐在駕駛艙內,正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的魂導戰機各種警報聲也是頻繁響起。剛剛他幾次操作都是極限操作,雖然在他的武魂支持下,戰機沒有崩潰,但也已經到了接近崩潰的邊緣,哪里還有再戰之力啊!

    藍軒宇先前就是抱著干死一個給自己陪葬的心態,卻沒想到,把對方主戰機給嚇跑了。

    一邊喘息著,藍軒宇按動按鈕,兩個圓形握柄升起,他趕忙雙手握住,將自己的魂力緩緩注入。

    星際戰機也是以魂力為基礎能量的,自我修復、護罩恢復,都可以通過魂力來進行。他此時更大的消耗是在身體受到的沖擊方面,魂力倒是還可以支持。至少先要讓戰機恢復全面駕駛能力再說。

    體內血脈之力涌動,魂力恢復速度加快。他畢竟是雙生武魂,論魂力總量,也已經接近三十級魂師的水平了。

    擊毀兩架戰機,自己這水平不錯了吧!藍軒宇忍不住有些小得意,“僚機、僚機,報告方位。我已擊潰敵方僚機,敵方主戰機逃逸。”

    邋遢中年人的聲音響起,“主戰機請注意,我正向你方靠攏、正向你方靠攏。請求支援。”

    聽到他說向自己靠攏的時候,藍軒宇還松了口氣,但一聽最后那句,不禁瞪大了眼睛,支援?什么鬼?

    下一刻他就明白僚機為什么要說支援了,因為,當他看到自己僚機的時候,后面還跟了十幾架魂導戰機。

    藍軒宇的目光都呆滯了。什么情況這是?他是捅了馬蜂窩嗎?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的僚機一連串眼花繚亂的操作,在十幾架敵方戰機的攻擊下,居然如同游魚一般不斷的閃避,就是沒被鎖定。而且,正在全速朝著自己這邊飛來。

    我勒個去,我不玩了行不行……

    藍軒宇根本沒有半點猶豫,控制著自己的魂導戰機掉頭就跑。這已經不是豬隊友的問題了,簡直是謀殺啊!

    支援他?別逗了。送上去那是找死的啊!

    可是,現在他想跑也不容易,因為動力系統才剛剛恢復了一點,掉轉魂導戰機,推進器才剛剛開啟一部分,他就看到,自己的僚機“嗖”的一下,從旁邊掠過了。

    然后藍軒宇就感覺到了漫天的光芒,那是不一樣的煙火……

    藍軒宇是黑著臉從模擬艙中出來的。他沒法不黑著臉,原本想要好好發揮的。尤其是有僚機的幫助下,他有信心在戰場上存活更長的時間。

    可最終,卻只是勉強擊毀兩架敵機,一切就都結束了。

    他實在是義憤填膺,所以,當他一眼看到邋遢中年人的時候,忍不住怒道:“叛徒,你就是戰場上的叛徒。你這是僚機嗎?”

    邋遢中年人淡淡的道:“對呀,撩撥的撩。”

    撩機!

    藍軒宇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撩撥得撩可還行!

    邋遢中年人一副就該如此的樣子道:“你自己沒問清楚,能怪誰。我本來就跟你的敵人是一伙兒的,你還給我報告方位,還命令我。不是找死嗎?就你這水平,還想考史萊克?趁早回去洗洗睡吧。”

    “我……”藍軒宇突然覺得,面前這邋遢大叔不只是邋遢,而且還很猥瑣,非常的猥瑣!

    而且,他這時候才想起來,對方是自己的監考老師啊!自己剛剛在通訊器里都說了什么?

    深吸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藍軒宇認真的道:“老師,我錯了。”

    邋遢中年人愣了一下,雙手環抱在自己胸前,“哦?你錯在哪了?”

    藍軒宇并沒有說自己錯在罵了他,非常誠懇的道:“我錯在沒能理解老師的苦心,老師是要給我一些壓力,讓我更好的展現自己,我卻誤會了老師。更沒有問清楚老師的僚機乃是撩撥的撩,這是我的大意。大意之下,沒能發揮出自己的最好水平。辜負了老師的期望。老師我錯了,我真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好好領會您的教導。有那么句話叫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說到最后,他眼圈都紅了,淚珠圍繞著眼眶轉啊轉。

    邋遢中年人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抬起手,一巴掌排在藍軒宇后腦勺上,給他拍了一個趔趄。

    “史萊克沒有表演系,不然你肯定能考得上。我要不是知道你是銀天凡的弟子,我都要信了。你才這么點年紀就奸滑如此,銀天凡可真是教的好徒弟啊!”

    “啊?”藍軒宇呆呆的看著他,眼眶里的淚水瞬間就消失了,顧不上后腦勺被打的疼了,“您、您認識我老師?”

    邋遢中年人哼了一聲,“認識?何止是認識。那沒出息的死胖子,你問他有臉讓我看到他嗎?還算你小子有點良心,知道選擇星際指揮系作為主修。看在這個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把你收下了。滾蛋吧。回頭綜合考試完了,只要沒死,就來這里找我報道。”說完,這位施施然的轉身走了。

    藍軒宇吞咽了一口唾液,不知道為什么,他有點覺得,自己似乎被銀老師給坑了啊!

    跟這位學習,真的是正確的嗎?

    還有,他剛才的意思是,自己被錄取了?綜合考試只要不死就可以回來報道?綜合考試是什么?不死?難道說還有生命危險?還是他隨口說說的?

    一時間,藍軒宇心念電轉。但很快他就決定不猜了,迅速撥通魂導通訊器,撥給季洪彬。

    夸星際的通訊現在也可以打,但實在是太貴了,至少他沒那個錢,打給季洪彬還是可以的。

    “先回來吧。”聽了他的話,季洪彬對藍軒宇只有這么一句回答。

    “哦,好。”

    沒車,也沒人送,藍軒宇是走回去的。幸好史萊克學院里面還是有路牌的,再加上詢問。走了快一個小時,他才找到史萊克賓館。

    當藍軒宇見到季洪彬的時候,他發現,季老師看自己的表情有些古怪。

    “季老師,您怎么了?”藍軒宇疑惑的問道。

    季洪彬搖了搖頭,道:“沒什么。你應該是考上史萊克沒問題了。”

    藍軒宇道:“胖子和瘋子還沒回來嗎?”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