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花瓣
    自己的武魂不強,魂力不強,實戰能力也不夠強。那憑什么能讓史萊克學院錄取自己啊!憑借的只有這份堅持了。

    此時此刻,在內心支撐著他的只有一份執念,那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和藍軒宇、和錢磊一起留下來。留在史萊克學院,成為史萊克學院中的一員。

    “啊!”劉鋒的眼睛都有點紅了,單腿發力,猛的向肖啟沖去,手中白龍槍發動,白龍挑!

    肖啟抬手在他那白龍槍槍尖上一彈,魂技震散,就連白龍槍槍尖都隨之破裂,單腿戰力的劉鋒哪里還站得住,頓時倒飛而出,狠狠的摔在地面上。

    這一下摔的非常重,胸口斷折的骨頭似乎已經扎入了肺里。一口鮮血就從劉鋒口中嗆出,整個人眼前一片發黑。

    堅持不住了嗎?真的堅持不住了嗎?

    肖啟走上前,來到劉鋒身邊,抬腳踩在他那條沒有斷折的腿上,淡淡的道:“如果你還能爬起來,我就算你考核通過。”一邊說著,他腳尖猛的向下一踩。

    “啊——”劉鋒慘叫一聲,整個人上身都揚起了幾分,膝蓋骨破碎,那劇烈的痛苦,讓他險些直接昏厥過去。全身都忍不住劇烈的抽搐著,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口中嗆出。

    在這一瞬,他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念頭,值得嗎?真的值得嗎?要死了么?自己是不是已經要死了?雙腿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是的,不疼了,或許是因為疼到了極致,身體已經起了自我保護,此時竟然完全是麻木的,但也沒有任何知覺,他全身上下,唯一還能動的,就只有一條右臂而已。

    他勉強抬起頭,眼前已是一片血紅,他已經看不清楚肖啟的樣子了,只能隱隱約約看到自己身前的那道身影。

    但在他的腦海中,卻清晰的回蕩著先前肖啟所說的那句話。站起來,只要自己還能站起來,就算通過了考核。

    值得,為了自己拼,有什么不值得的!

    我要變強,我要成為強者,成為真正的強者,我要追趕上軒宇的腳步,我要留在史萊克學院。

    “咳咳”又是兩口鮮血噴出。

    擂臺下,張晨雨已經眉頭緊蹙的走了過來,向肖啟遞出詢問的目光,無聲的對他說了句什么。

    肖啟卻向她輕輕的搖了搖頭。是的,現在劉鋒的傷勢甚至已經危及到了生命,可是,越是到極限的時候,往往越能激發出人體的潛能,也越能看出一個人的最本源的素質。

    劉鋒動了,他用自己的右臂艱難的推動著,整個人也只有右臂還能動彈。

    他此時是仰面躺著的,平日里最簡單的一個翻身動作,此時都是如此的艱難。

    他那有些瘦弱的身體近乎于是在蠕動著,一點點的向翻身做出著努力。

    肖啟就在旁邊看著,目光灼灼的盯視著他的面龐,尤其是看著他的眼睛。

    盡管此時劉鋒的雙眸已經有些迷離了,但是,在他眼底深處,肖啟看到了堅定。那是一種信念的堅定,他曾經在許多人身上都看到過,史萊克學院,絕不缺乏信念堅定的人。但是,十二歲,僅僅是十二歲這個年齡,他還從未看到過這樣的眼神。

    終于,足足用了近半分鐘的時間,在全身劇烈的抽搐與痙攣之中,劉鋒翻過來了,是的,他翻過來了,從仰躺變成了匍匐。

    他的右手,抓著自己白龍槍的槍尖,任由鋒刃割破了手掌,卻就那么將白龍槍豎立在擂臺上,然后用手用力,就那么抓住槍鋒,將他的白龍槍槍尖向地面上壓下,讓那長槍能夠扎在擂臺的地面上。

    “當!”劉鋒的力量太小了,白龍槍沒能插入堅硬的地面,而是向一側傾倒,砸在地面上,發出脆響。

    劉鋒手掌上鮮血崩現,有的地方已經被切割的露出了掌骨。

    “失血太多了。”擂臺下的張晨雨已經上了擂臺,來到肖啟身邊,低聲向他說道。

    肖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張晨雨欲言又止,但終究還是沒有上前。

    劉鋒的右手依舊緊緊的抓著白龍槍的槍鋒,右臂之上,隱隱有銀色光芒閃現,那是銀月狼右臂骨的力量。

    他拼盡全力,又一次將自己的白龍槍豎立了起來。可是,擂臺的地面實在是太堅硬了,而此時的他,又實在是太虛弱了。

    眼看著,白龍槍就要又一次的傾倒。

    “不,我不能失敗,我要通過考核,我要通過!”劉鋒內心深處瘋狂的吶喊著。他已經堅持到了這個時候,終于看到了曙光,又怎么能因為這最后時刻的痛苦而放棄呢?

    “啊——”劉鋒突然嘶聲大叫,胸口處、嘴里,都是鮮血四溢。他的右臂突然爆發出刺目銀光,銀月狼右臂骨刺激之下,白龍槍槍尖終于再次出現了銀月槍芒,“噗”的一下,插入地面之上,白龍槍也隨之佇立在了擂臺之上。

    劉鋒右臂發力,猛的將自己癱軟的身體拉拽了起來,就那么憑借一直右手,一點點的把身體拉起,再猛然抬手,抓住更高位置的槍桿,再次將自己的身體拉拽起來。

    如此四五次,他總算是依靠著白龍槍,站了起來。是的,雖然是憑借著白龍槍吊在那里,可他依舊站了起來。

    擂臺地面上,留下的是大片、大片的血痕。

    “老師,我、我站起來了……”劉鋒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伴隨著喘息,大量的鮮血涌出。可在這一瞬,肖啟卻發現,他是在笑的,這個孩子,竟然是在笑的。

    下一瞬,劉鋒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僵硬了,這一次,張晨雨毫不猶豫的一步沖上,沖到他面前,背后潔白如玉的光澤綻放,大片、大片的乳白色光暈蜂擁而入,涌入了已經昏厥的劉鋒體內,幫他修補著身體。

    張晨雨忍不住回頭,怒視肖啟道:“你也太狠心了。他這傷勢致命,就算能救回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養好傷的。后面的綜合考核根本沒法參加,怎么可能考得上咱們學院?”

    肖啟淡淡的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孩子天賦不行,如果再沒有毅力,又有什么資格進入史萊克?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執著與堅持,而且他最后一刻,露出的不是怨恨而是笑容。這證明他有一顆寬容而善良的心。只是這一份考核,后面綜合考核是否參加都已經不重要了。更何況,我既然這么做了,自然有補救的方法。”

    一邊說著,他已經來到張晨雨身邊,右手伸出,掌心內,浮現出一片淡金色的修長花瓣。那花瓣似乎是卷曲在一起的,長長的、有些尖細。淡淡的香氣散發,柔和的淡金色給人一種奇異的感受,仿佛周圍的生命氣息都在向它涌入而去似的。

    “肖老師,您這是……”張晨雨看到這片花瓣不禁瞪大了眼睛,“這個太珍貴了吧?”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