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二百八十章 更恐怖的敵人
    這才有了后面眾人全力攻擊,將另外幾只雙頭猿猴也擊殺的一幕。

    但是,這次眾人無疑是已經全力以赴了。原恩輝輝的第五魂技,藍軒宇和凍千秋的武魂融合技深藍凝視,連續使用三次第四魂技電神降臨的冰天樑,爆發陌刀勢的羽天。再加上復刻翠魔鳥的動用掀開了錢磊的底牌。一時之間,眾人的消耗直接就超過了一半之多。

    幸好,他們還是獲得了完勝。

    接下來自然是打掃戰場。當藍軒宇拿到第一枚晶核的時候,頓時臉色古怪的道:“我明白為什么翠魔鳥后來消極怠工了。這雙頭猿猴的晶核并不是在頭顱之中的,它們的頭顱雖然有大腦可以思考,但卻并不是能量聚集地。所以翠魔鳥吃了它們的腦髓之后覺得不怎么滋補,所以才很不滿意。這雙頭猿猴的晶核是在胸口內的。”

    一邊說著,他將獲取到的晶核展現給眾人觀看。果然,這雙頭猿猴的晶核在胸腔之中。比他們先前獵殺的其他普通魂獸的晶核體積要大很多。每個晶核都足有拳頭大小,但內部卻不是頭領怪那種澄澈的,也有些渾濁,但卻是一半藍色、一半紫色,兩種顏色接觸的地方,更有著相互交融的藍紫色。和它們自身一樣,晶核也很特殊。

    “不知道比頭領怪的晶核價值如何。”雖然沒法判斷,但這雙頭猿猴如此強悍,這特殊的晶核應該價值也不會太低才對。

    收了六枚晶核,藍軒宇沉聲道:“大家先原地休整一下,然后我們撤退。不能再繼續深入了。這片樹林的危險程度超出了我們的預判。”

    才剛到邊緣就一下遇到了如此強大的敵人,如果先前這個雙頭猿猴的族群數量再稍微多一點,恐怕他們就要遭遇滅頂之災了。

    藍夢琴有些不甘心的道:“是不是等大家休整好了還可以再試試。距離天黑還有不短的時間呢。”

    藍軒宇道:“別試了。別忘了,這可是真正的戰場,大家既然信任我的指揮,我不能拿你們的生命來冒險。更何況,我們的收獲已經相當豐富了。我們往回走,可以略微偏離來時的路線,如果有發現普通的怪獸,順便殺了再積累一些功勛就是了。”

    冰天樑點了點頭,道:“我贊同。現在大家狀態明顯不佳,想要完全恢復,恐怕也接近天黑了,不要再往里走了。”

    他的消耗和凍千秋的消耗是最大的。至少凍千秋在今天已經不可能再和藍軒宇來一次深藍凝視了。

    藍夢琴看向原恩輝輝,原恩輝輝咧嘴一笑,“我聽軒宇哥哥的。”

    藍夢琴沒好氣的道:“你說不定比他年紀還大呢,別一口一個哥哥的,好像你多小似的。”

    原恩輝輝眨了眨眼睛,道:“人家還是個寶寶。”

    看著他那真摯的眼神,藍夢琴嘴角抽搐了一下,“寶寶你個頭。真不知道你這五環是怎么練出來的。”

    “好了,抓緊時間休整。瘋子,你找個高點觀察周圍,有情況立刻匯報。其他人抓緊時間休整,我和林東暉、羽天、藍夢琴負責警戒。”他們先前的消耗是相對較小的。

    藍軒宇給眾人增幅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就是這種增幅只是他的血脈氣息對其他人的影響,并不會消耗他的魂力和血脈之力。

    冰天樑盤膝坐下,凍千秋早就已經開始冥想了。原恩輝輝也坐下恢復,他剛才瞬發雷凌戰鼓范圍攻擊,那一下也是消耗的相當不少。一個魂技就消耗掉了他三分之一的魂力。

    是該回去的時候了。藍軒宇心中大概計算了一下收貨,心頭不禁也有些火熱。他可是能拿全部收入百分之三十的。只是不知道這些收獲回去之后能換取多少史萊克徽章。而史萊克徽章又能換取怎樣的修煉資源呢?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趕快把自己的魂力提升起來,看看到了三十級之后,自己的武魂還會有怎樣的變化。

    十級到二十級,就已經是一次脫胎換骨了。如果到了三十級還能再來一次的話,那無疑將是非常美妙的事情。他就再不需要為了自己的魂力修為而自卑了。

    突然間,天色黯淡了幾分。

    藍軒宇下意識的抬頭向天空中看去,頓時發現,那高懸在空中的藍陽和紫陽,光芒明顯比先前黯淡了幾分。

    怎么回事?難道是不遠的地方有怪獸在借助它們的力量不成?

    他腦海中剛剛升起這個念頭,突然之間,完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一股強橫無比的精神波動橫掃而來,在剎那間就覆蓋了在場所有人。

    藍軒宇首當其沖,悶哼一聲,在這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仿佛要爆炸了一般,體內血脈漩渦也隨之被引動,劇烈的旋轉起來,一股七彩光暈升騰,這才勉強抵擋住那強烈的精神沖擊。

    悶哼聲也隨之從其他人口中發出。最為虛弱的凍千秋哼都沒哼一聲,直接口鼻出血歪倒在地,被那強大的精神沖擊震暈了。

    不遠處樹梢之上,劉鋒從天而降,狠狠的摔在地上,也陷入了昏迷狀態。錢磊悶哼聲中,向后跌倒,七竅出血,但一枚金錢瞬間浮現出來,帶起一片暗金色的光暈籠罩在他身上,他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但好歹沒有昏厥過去。

    不只是他們,其他幾人也無不悶哼出聲。不擅長精神力的羽天也是被那精神沖擊波直接震暈,林東暉比他好一點,但卻是七竅出血,整個人都萎靡的坐倒在地。

    在這個時候就顯現出了修為的差距,原恩輝輝從地上彈身而起,一臉的驚疑不定,他只有鼻子出血,眼神有些迷茫。

    藍夢琴的臉色也是極其難看,嘴角處又血絲沁出。

    只是一個剎那,所有人全部受傷,更有三分之一陷入昏迷。一擊之威,竟至如斯。

    “帶上人快跑。”藍軒宇第一個清醒過來,毫不猶豫的大叫一聲,右手金紋藍銀草閃電般甩出,纏繞住不遠處的劉鋒,將他拉扯過來,同時左手抄起凍千秋將她遞給身邊的藍夢琴,然后抬手抓向一旁的錢磊。

    根本不用思考,他就明白,一個他們完全無法抗衡的存在出現了。不管目標是不是他們,剛剛這一下精神沖擊就險些讓他們所有人都失去了戰斗力。

    藍軒宇后悔了,他后悔自己沒有再保守一點,帶著大家返回到山坡之上,回歸先前的丘陵地帶在休息。他主要是因為凍千秋消耗太大,想讓她恢復一些再走的。

    可現在,危險就是這么突如其來的降臨了。

    藍夢琴接過凍千秋,迅速將她背在背上,腳下雪花升騰,身體漂浮而起。直奔身后的山坡懸崖方向飛騰而去。

    其他人的反應也都很快,冰天樑背起羽天,另一只手拉著林東暉,也是轉身就跑。

    原恩輝輝騰身而起,貼著山壁向上飛騰。

    “吼吼吼!”憤怒的咆哮聲就在這時響起,那巨大的聲浪沖擊的周圍所有植物都在瑟瑟發抖。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