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汪天羽
    關鍵是,吸收了這么多的生命能量,身體居然還能保持平衡,并沒有被撐開。這簡直是奇葩的不得了。

    “真想把這小子切片給研究了。趕快的,把他弄出來帶人走。”櫻落紅毫不猶豫的說道。

    “帶走?一個小時時間還沒到呢。”唐震華道。

    櫻落紅怒道:“你簡直就是個蠢貨,什么到沒到的?難道非要等樹老過來不成?人先弄回去,再談判。人落在他們手里,你還想要回來?”

    唐震華這才恍然,“對啊!我們先回去再說。這小子損失的徽章也回頭再說吧。”

    “他損失個屁,他這吸收速度,一分鐘吸收的生命能量都不只值三枚黃級徽章了。”櫻落紅沒好氣的說道。

    唐震華不再猶豫,探手向藍軒宇作出一個虛抓的動作。

    就在這時,海神湖湖水之中,突然一團團綠光涌動,鉆出一個個綠色光球,化為屏障,擋住了唐震華的手掌。

    “不要碰觸他。”蒼老的聲音響起,下一瞬,就從那綠色光墻之中,走出兩個人來。

    他們的身影由虛化實,悄無聲息的來到岸邊。

    其中一人正是唐月,而另外一人則是穿著一件墨綠色長袍,白須白發卻面如嬰兒般細嫩,白色眉毛從兩側下垂,看上去慈眉善目的。

    “樹老。”看到這位,櫻落紅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但她還是和唐震華一起,向面前這位恭敬行禮。

    樹老淡淡的道:“好久不見了,小紅。聽說你已經是外院院長了。”

    “是的。”櫻落紅答應一聲。

    樹老沒有去看藍軒宇,淡然一笑道:“你們兩個回去吧。這孩子交給老夫就好。我們生命學派已經很久沒有新人加入了。沒想到在老夫垂暮之年,還能碰到一位生命親和度如此之高的傳人,未來可以做我的接班人了。”

    櫻落紅和唐震華的臉色頓時都變得異常難看,唐震華忍不住道:“樹老,您哪里垂暮了?以您的修為,只要不出意外,再活幾千年都不是問題吧。這是我的弟子,我們星際指揮系這一屆就這么一名學員,您就別跟晚輩爭了。”

    樹老瞥了他一眼,“你還知道自己是晚輩?”

    就這一句話,就噎的唐震華說不出話來。樹老在史萊克學院輩分極高,別說是他,幾乎學院之中所有人都是他的晚輩。

    所以唐月比他小了十幾歲,可面對唐震華卻一點不虛,就是因為有個輩分高的老師啊!

    樹老乃是史萊克學院生命學派的掌舵人,這位有一個特別好的習慣,護短。所以,他這一派就沒有第三代,按他的原話說,只要他還活著,加入生命學派就都是他的弟子。

    所以生命學派的所有傳人輩分都高的嚇人,讓學院其他各方腹誹不已。樹老就是這么一位我行我素的存在。可他在史萊克學院的重要性卻是毋庸置疑的。

    唐震華看了一眼櫻落紅,用眼神向她遞出詢問的意思。

    櫻落紅回給他一個眼神,然后目光溫柔的道:“樹老,您看這樣好不好。咱們學院有學院的規矩,您要人呢,我也沒法反對。但總要走個程序,先要把他從外院這邊的名單上削減。可這孩子吧,實在是有點優秀,他是這一屆新生之中的冠軍,在內院也是備案了的。我也不能擅作主張,需要向內院請示之后,才能把他調派給您這邊。您看,給我點時間行不行?”

    樹老似笑非笑的看著櫻落紅,用手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不用了。內院那邊,老夫自然會去說。就這樣吧,你們走吧。唐月,帶上你小師弟,咱們回內院了。”

    唐震華只覺得心中一萬匹各種馬奔騰而過……,這什么就成唐月小師弟了,自己的弟子一下就和自己平輩了?他現在覺得之前櫻落紅罵自己的話一點錯都沒有,自己就是個蠢貨,特別蠢。

    正在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樹老且慢。”

    伴隨著聲音傳出,周圍的綠色霧氣突然散開,周圍宛如雷鳴一般的轟鳴聲陣陣響起,聽到這個聲音,就算是樹老,臉色都出現了些許變化。

    下一瞬,一道藍紫色光芒從天而降,櫻落紅身邊已經多了一人。

    這人一來,無論是櫻落紅還是唐震華,都不禁松了口氣。總算來了主心骨了。

    “老師。”櫻落紅恭敬的鞠躬行禮,唐震華也趕忙躬身,恭敬的道:“汪院長。”

    來人冷哼一聲,只是瞥了唐震華一眼,“沒出息的東西。”

    唐震華表情一僵,卻也沒敢反駁

    來的這位,身高足有兩米開外,肩寬背闊,面龐宛如刀削斧鑿般剛毅,劍眉入鬢,看上去四十歲左右的樣子,壯碩的身軀站在那里,宛如山岳相仿。他才一出現,周圍的生命能量竟然宛如潰散一般向四下散去,唯有藍軒宇身上還有明顯的生命能量留存。

    看著來人,樹老冷哼一聲,“汪天羽,你這是在給老夫下馬威嗎?”

    汪天羽臉色平和的道:“樹老,您這大動干戈的動靜太大了,汪某身為史萊克內院副院長,海神閣副閣主,來看看有何不可?”

    樹老臉色一變,“汪天羽,你什么意思?”

    汪天羽冷然道:“學院的規矩不能壞。這孩子既然已經是外院學員,就算入你生命學派,那也是外院畢業之后的事,還要他自行選擇。哪能被你說收就收走了?沒有基礎教學,根基不牢,未來如何能成為棟梁之才?”

    樹老臉色難看的道:“你的意思是說老夫教不出好徒弟了?”

    “我沒那么說,您別自己腦補。”汪天羽強勢無比的說道。

    櫻落紅乖巧的站在自己老師身后,哪還有先前怒斥唐震華時的強勢模樣。心中暗暗給老師豎著大拇指,真的是威武霸氣啊!

    學院里,要說敢不給樹老面子的,還真沒幾個。自己老師就是其中翹楚吧。誰讓屬性相克呢?樹老的木屬性,最怕的就是老師這種,嘿嘿。

    她當然不會沒準備前來,也很清楚僅僅憑借自己是沒法說服樹老的,早就搬援軍了。

    樹老雙眼微瞇,“汪天羽,你還知不知道敬老尊賢了?”

    汪天羽淡淡的道:“自從某些人坑了我的東西之后,我就沒把您當老人看。”

    樹老大怒,抬起手,手指都快碰到汪天羽鼻子了,“臭小子,就算你老師也不敢這么跟我說話。你信不信我揍你,我就不信你敢還手!”

    汪天羽點了點頭,道:“是,我當然不能還手。您是長輩。但萬一要是有點什么自我反彈傷害之類的,您也小心著點,別傷了老胳膊老腿的。”

    樹老胡子都給氣歪了,扭頭向唐月道:“看看、你看看,現在這些年輕人像不像話?可憐我為史萊克兢兢業業上千年,就培養出這些沒良心的。我要提請召開海神閣會議,汪天羽,你給我等著。”

    說完,他腳下一道綠光閃過,瞬間就消失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