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三百四十四章 白龍
    在被藍軒宇金紋藍銀草增幅的時候,這種紋路他見過,那是如同鱗片一般的存在。那是細小宛如魚鱗一般,層層疊疊的半圓形鱗片,白皙細膩,光潤通透,每當它出現的時候,劉鋒都能明顯感覺到自己大幅度變強。

    可是,此時并沒有藍軒宇的增幅,這紋路卻正在變得逐漸清晰,是因為自己胸口內這一股突如其來的清氣么?

    是因為自己明白了修煉的意義?

    下意識的,劉鋒的意念中就想著讓這一團清氣向白龍槍流淌,他的大腦突然變得特別冷靜,獨立于精神之海外的那種冷靜。那是一種特別奇妙的感覺,似乎自己已經變成了身體之外的另一個人,就那么簡單的操控著自己的身體去做想做的事情。

    “嗡!”清氣涌入,白龍槍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就像是活過來一般,“嗖”的一下,猛然從他手中躥了出去。

    劉鋒的身體先前完全是依靠著白龍槍在支撐著,此時白龍槍突然脫手,他頓時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

    整個房間內突然狂風大作,幸好這模擬艙室內也沒有什么其他的東西。

    狂風之中,劉鋒只看到一道白光在房間內不斷的飛舞盤旋著,但他卻看不清楚,那白光若隱若現,忽而閃現,忽而消失,而劉鋒自己的身體似乎也隨著它的舞動而扭動起來,全身骨骼更是在扭動中“噼啪”作響。

    我怎么了?劉鋒大吃一驚。他此時很清醒,他發現自己整個人的身體都在變化。想要凝神內視,可看到的卻只有一片白色。

    突然,那空中飛舞的白光凝滯了下來,劉鋒突然一個恍惚,他發現,自己的腦海中竟然出現了兩個視角。一個視角在空中,從空中向下俯瞰,看著的,正是躺在地上的自己身體,自己扭曲的已經有些不像人樣,歪著嘴、留著口水,臉色蒼白的身體。

    而另一個視角卻是向上看去的,看到的是空中那清晰的白色身影。

    那是什么?

    身長四米開外,修長勻稱,背后有雙翼,腹下又利爪,全身覆蓋著半圓形的白色鱗片晶瑩剔透,一雙閃爍著銀色光暈的眼眸正盯視著自己。

    那是一條龍,一條身長四米的白龍。

    而那白龍的眼神卻是那么的熟悉,灼熱而執著,堅毅又不屈。那是……,那是自己么?

    下一剎那,兩個畫面突然重合在一起,空中的白龍口中發出一聲低沉的龍吟,下一瞬,猛然從天而降,一頭鉆入到劉鋒胸口之中。

    劉鋒瞬間全身僵硬,整個人都已經化為一個巨大的白色光團。

    就在隔壁不遠處,藍軒宇此時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冥想室之中。

    幫劉鋒完成了十二次輔助只是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而已。他現在真的有些擔心自己這位好兄弟。他太渴望變強了,他確實是十分的堅韌,可是,過猶不及,他真的有些擔心劉鋒的心理出現問題。

    打開魂導通訊器,嘗試著撥通劉鋒的號碼,另一邊卻沒人接通。

    他不會有事吧?藍軒宇心中暗想。

    應該沒事的,在他離開的時候,劉鋒狀態雖然不好,但和當初的原恩輝輝直接斷線不同,他還是有清醒意識的,只是身體有點承受不住,這種情況,只要多加休息應該就能恢復過來了。

    藍軒宇輕嘆一聲,希望他能找到屬于自己的路吧。瘋子真的很努力啊!

    一邊想著,他目光轉移到自己冥想室中央的綠如意和黑色徽章之上。

    有綠如意在,黑色徽章充能的速度明顯加快了許多,已經快要恢復到巔峰狀態了。而有綠如意在,藍軒宇實際上也不需要用它來幫助修煉。

    濃郁的生命能量縈繞,真是說不出的舒服呢。藍軒宇覺得,自己就算不去海神湖其實也夠用了,或者是去海神湖吸收一次大的,回來再加上綠如意的輔助,自己能夠消化的時間會更長一些,也能更節省點能量。

    正當他準備開始冥想的時候,突然,魂導通訊器響起。

    藍軒宇還以為是劉鋒打來的,可低頭看時,卻發現號碼是錢磊的。

    “胖子,你回來了?在哪呢?”藍軒宇問道。

    “就你門口呢,快開門,我把你的東西給你送來。我跟你說,我也拍了個東西,哇哈哈!撿漏你聽過沒?”

    藍軒宇不禁有些無奈,他很懷疑錢磊口中的撿漏實際上是貪小便宜吧?

    趕忙下樓開門,果然,一臉興奮的錢磊已經在外面了。

    藍軒宇把他讓了進來,錢磊隨手把一個黑色的盒子遞給他,道:“這是你拍的那寶石。真不知道你要這玩意兒有什么用,真是送給凍千秋的嗎?我看她最近對你似乎有點冷淡的啊!好貴的,三十一萬聯邦幣啊!還有那個跟你競拍的家伙真討厭,讓咱們多花了那么多錢。”

    藍軒宇不禁有些無奈,“你能不能別一進來就跟連珠炮似的說話。你怎么這么興奮?”

    錢磊嘿嘿一笑,有些現寶似的從自己懷中又摸出一個紅色的絲絨盒子,盒子只有巴掌大小,看著這盒子,他一臉的得意。

    “你看看,這是我拍的。”一邊說著,他把盒子遞給了藍軒宇。

    藍軒宇接過盒子,有些疑惑的道:“你拍的?藍夢琴拍東西了嗎?”

    錢磊道:“她沒有,她還取笑我就認錢。她知道什么,頭發長見識短的,我跟你說,我拍的這個可是好東西啊!”

    藍軒宇有些疑惑的打開手中紅絲絨盒子,低頭看去。

    盒子內,一枚金幣靜靜的躺在那里,這枚金幣看起來不大,和聯邦一些紀念金幣的大小差不多。樣式十分古樸,花紋周圍都帶著一些污垢和歲月留下的痕跡。隱約能夠辨別出,在金幣上的花紋非常繁復,有點像是魂導法陣似的。可或許是因為年代久遠,上面并沒有什么魂力波動出現。

    “這就是你的拍品?這是個古董金幣?”藍軒宇疑惑的問道。

    錢磊嘿嘿一笑,一臉亢奮的道:“沒錯,就是古董金幣。這你就不懂了吧。我跟你說,我姓錢可不是白姓的。我爸爸是著名的考古專家,專門研究古錢幣的。這枚金錢拍賣場判斷是大約來自于一萬年前左右,但實際上,根據我跟我爸爸學到的知識,應該更久。可以追溯到武魂殿那個時代,也就是大約要有三萬年之久呢。你看上面的花紋,非常復雜。但這種花紋上面銘刻的法陣,和現代的魂導法陣非常不一樣,上面的原理也有很多不同。這花紋我爸爸以前也見過,都是殘缺不全的,可這枚金幣雖然有些斑駁,卻十分完整。這花紋才是關鍵中的關鍵。”

    藍軒宇好奇的道:“這花紋是什么?三萬年前的花紋你都認識?”

    錢磊得意的道:“首先,這枚金幣我只用了三萬聯邦幣就拍下來了。因為是按照萬年前古董的價格。可如果它能追溯到三萬年前,價值至少要翻十倍甚至是百倍也不稀奇。回頭我拿給我老爹變現,可是大賺一筆啊!而且,我沒記錯的話,我老爹說過,這種上古魂導法陣,并不是我們現在魂導器用的那種,而是又另外用途的。”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