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劉鋒進化
    “謝謝你,軒宇哥哥。我的武魂進化了呢,應該算是二次覺醒吧。主要是血脈方面的。以后再也不用怕唐雨格了。嘻嘻。開心。”

    藍軒宇昨天已經聽劉鋒說了他的變化,笑道:“那真是太好了。那天把我們大家都嚇壞了。都是我不好,不應該那么冒險的。模擬世界也不是完全安全,我自己以前就經歷過,真不應該在你身上冒險。”

    “沒事,我這不是沒事么?要不是你的刺激,恐怕我這二次覺醒很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出現呢。我媽媽就是這么說的。她說我二次覺醒的血脈,是極為純粹的精靈王一脈血脈,已經有上千年沒有人覺醒過了。我爸爸、媽媽還不是同族,按道理來說,我在這方面的血脈應該比族人更加稀薄才對,卻沒想到被你激發的覺醒了。我媽媽還說想要請你去我們精靈星去做客呢,看看能不能幫我的族人們也覺醒。”

    藍軒宇趕忙道:“還是不要了吧,畢竟還是有危險存在的,萬一傷害到你的族人可就不好了。”

    原恩輝輝笑道:“不著急、不著急。等我們畢業再去都行。史萊克也不會輕易放人的。”

    “好了,準備上課。”正在這時,肖啟的聲音從講臺上響起。

    藍軒宇拍拍原恩輝輝的肩膀,趕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他還是班長呢,每個月都有補助的,可要以身作則。

    等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做好,目光環視之下,驚訝的發現,今天原恩輝輝雖然回來了,班里卻少了兩個人,而且是他非常熟悉的兩個人。

    凍千秋沒來,劉鋒也沒來。瘋子不是沒事么?怎么沒來上課?他那么勤奮,不應該啊!

    藍軒宇眉頭緊蹙,趕忙去撥劉鋒的魂導通訊號碼。至于凍千秋,他此時的心態略微有些復雜,選擇了第二個再去聯系。

    他這邊通訊還沒撥出去,門口就已經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我遲到了。”

    藍軒宇抬頭看去,只見很有些狼狽的劉鋒從外面沖了進來。

    他的樣子著實是令人不敢恭維,一身衣服滿身都是皺褶就不說了,頭發也是亂糟糟的,有些地方都黏連在了額頭上,似乎是先前出了很多汗水導致的。一進門,都帶著一股腥風撲面。令同學們不禁皺眉。

    劉鋒三兩步來到自己的座位處坐了下來,他就在藍軒宇的一邊,坐下之后,才長出口氣。

    藍軒宇剛要跟他說話,卻陡然神色一變,他明顯感覺到,伴隨著劉鋒的到來,自己胸口內的血脈漩渦居然波動了一下。

    波動的非常明顯,似乎是一份震顫,帶著欣喜的震顫。

    劉鋒的到來,引起了自己血脈中情緒的變化?這是什么情況?

    與此同時,劉鋒也抬起頭來,他那亂糟糟的頭發幾乎遮蓋住了自己的眼睛,可近在咫尺的藍軒宇卻清楚的看到,劉鋒在抬頭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明亮,精光四射,猶如實質一般。

    藍軒宇看到了,臺上的肖啟也看到了,他神色微動,看向劉鋒道:“三環了?”

    “嗯,是的,老師。”劉鋒趕忙點點頭。

    “上課,繼續上堂課的內容……”肖啟沒有追問,此時是課堂時間,他開始給眾人上課。

    藍軒宇輕輕的碰了他一下,低聲道:“你沒事吧?”

    劉鋒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帶著幾分笑意,然后把自己的右手伸到藍軒宇面前,有桌子當著,只有藍軒宇一個人能看到。

    劉鋒的手掌伴隨著到他面前,手背之上,一塊塊半圓形的鱗片迅速浮現而出,那白色的鱗片頃刻之間覆蓋了他整個手掌,而他的手掌也因此而變得晶瑩剔透,猶如透明一般。

    劉鋒輕輕的晃動了一下手掌,頓時,在藍軒宇面前帶起一連串的殘影。

    藍軒宇看的整個人都呆滯了……

    這是……

    我去……

    不會吧……

    白色的半圓形鱗片,層層疊疊在劉鋒的手掌上延伸,一直沒入到他的衣袖之中。

    如果在今天之前,藍軒宇或許還無法確定這是什么鱗片,可經歷了昨晚的“夢境”之后,他卻一眼就認出,這是龍鱗啊!在昨晚的“夢境”之中,他就見過一頭身形碩大的白龍,身上就是這種鱗片。因為它在墜落的時候,身上鱗片的變化令它看上去倏隱倏顯,所以這種鱗片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聯想到劉鋒自身原本武魂白龍槍,這無疑是龍鱗啊!

    而且,藍軒宇沒記錯的話,當時在所有從天而降的巨龍之中,那頭白龍是數得上的強大,無論是體型還是氣息,都要比一般巨龍更強。

    如果說最后那龐大的萬米彩色身影是龍神,那么,那白龍應該就是龍王了,白龍王。決非普通白龍,普通白龍身上的鱗片是沒有這種倏隱倏顯效果的。

    “成了。”劉鋒握掌成拳,在藍軒宇肩頭上捶擊了一下,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狂熱,也帶著濃濃的感激。

    成了……

    藍軒宇的表情變得越發古怪了,如果說一次是運氣,那么兩次呢?

    原恩輝輝就是在他的雙重輔助下武魂深度覺醒了,覺醒了更強大的血脈。毫無疑問劉鋒這也是啊!他也是更深層次的血脈覺醒了,白龍王血脈?

    他只是武魂是白龍槍,就算身上有白龍王血脈那要稀薄到什么程度?就像之前輝輝說他的精靈王血脈也很稀薄一樣。可他們卻在自己的刺激下都覺醒了。那豈不是說,自己刺激刺激其他魂師,也能有同樣的效果?這能賣多少錢啊?

    要是劉鋒知道藍軒宇現在的想法,估計也會樂了,這家伙想的是怎么換錢呢。

    藍軒宇嘴角漸漸上翹,目光轉向另一邊的錢磊,刺激一下錢磊的話,他會有什么變化呢?

    這堂課,藍軒宇著實是有些沒注意聽講,以至于肖啟不滿的目光都數次投來,可每次藍軒宇都是目光呆滯,一副神游天外的樣子。

    頭發亂蓬蓬的劉鋒似乎很累,直接趴桌子上就睡了……

    這兩個小子!

    直到下課鈴聲響起,藍軒宇才下意識的站起身,然后直接走向錢磊,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錢磊驟然站起身,一臉激動的看向劉鋒,“真的,瘋子?”

    劉鋒迷迷糊糊的站起來,有些得意的將自己的頭發向腦后梳攏,指了指錢磊,然后向他搖了搖手指,擺出一臉不屑的樣子。

    “老大,我也要!”錢磊突然一把抱住藍軒宇,一臉的哀求之色。

    他這一聲怪叫,頓時引起了全班同學的注意,頓時各種稀奇古怪的目光都朝著他們這邊投射而來。

    藍軒宇沒好氣的推著他的胖臉把他推開到一旁,“要什么要。下課了。”

    “劉鋒,你來一下。”肖啟有些冰冷的聲音傳來,令劉鋒機靈靈打了個寒顫,臉上得意的樣子頓時消失了,低眉順眼的趕忙去了。

    “老大,走,回宿舍,趕快的,我也不怕疼、不怕苦。咱們模擬艙走起啊!”錢磊拉著藍軒宇就往外面跑。瘋子的武魂都二次覺醒了?自己呢?那自己二次覺醒會有怎樣的變化?他簡直是迫不及待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