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千秋交心
    藍軒宇眼睛一亮,“所以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試試我們哪能知道它這個特性。它的未來肯定是可期待的,亞龍都會感覺到恐懼,那一定是對它的氣息恐懼才對。還有其他的嗎?”

    “它就說它餓,想吃。別的沒有了。”錢磊有些無奈,然后也活動著自己的身體。

    他發現,自己不只是力量變強了,跳躍力也增強了,整個人似乎都充滿了力量感。只是具體增強了多少,還需要通過儀器去詳細測試才行。至少,金胖子并不是完全沒用的,總算是讓他的心情好了一點。

    “老大,晚上去吧,去海神湖修煉,我下決心了,反正也都為它付出了那么多,也不差最后這三枚黃級徽章。”

    “最后?”藍軒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要是有效果的話,這可不是最后啊!他有種預感,這金胖子絕對是吞金大戶,以后有的錢胖子愁了。

    解除了和金胖子的融合,錢磊明顯感覺到自己似乎沒什么太大的消耗,金胖子也是如此,只是給錢磊的感覺是更餓了。這家伙餓了可以吃東西也可以吞噬生命力。

    “下午我跟老師請假了,去試試鍛造適不適合我。你們呢?”藍軒宇問道。

    錢磊苦笑道:“我待會兒先帶金胖子再去吃一頓,省得它吸我的生命力。然后就去找老師修煉精神力,并且匯報一下金胖子的事兒。”

    藍夢琴道:“我回去冥想了。”

    劉鋒道:“我下午要去找老師學習,主要是適應新武魂。”

    凍千秋看看藍夢琴,目光再轉移到藍軒宇身上,“我對鍛造也有些興趣,跟你一起吧。”

    “嗯?”藍軒宇有些驚訝的看向凍千秋,藍夢琴和錢磊的眼神也是變得古怪了幾分,看看她,再看看藍軒宇。

    自從來到史萊克學院之后,藍軒宇其實一直都能感覺到,凍千秋多少有點和自己疏離的感覺,尤其是在藍夢琴取笑他們的時候,她總是很害羞,反而不像剛認識時候那么自在了。卻沒想到她突然說要跟自己一起去嘗試鍛造。那種疏離感似乎在這一瞬就消失了似的。

    藍夢琴道:“你要學鍛造么?我們女孩子不適合這個吧?”

    凍千秋道:“我只是去看看,又不一定非要學。軒宇,要不我們先一起去食堂吃飯,吃過飯就直接去?”

    “好吧。”藍軒宇直接答應一聲。

    錢磊笑道:“一起、一起,那就都一起先去食堂好了,反正也是都要吃飯的,食堂還便宜呢。”

    五人結伴前往食堂,金胖子再次展現出自己大胃王的風采,那叫一個能吃。錢磊覺得,自己不用吃,單是看它吃自己都有種要飽了的感覺。

    吃過午飯,錢磊、劉鋒和藍夢琴各自走了。藍軒宇和凍千秋同行。

    “鍛造應該去哪里嘗試?”凍千秋向藍軒宇問道。

    “好像是去學院的鍛造社。所有的副職業都是以社團的形式進行學習的。需要支付徽章。不過嘗試的話,好像是免費的。”

    藍軒宇之前就已經打聽過了。無論是斗鎧的設計、制作、鍛造還是修理,都有專門的社團。學院只會教導有關于斗鎧的理論,具體如何制作,需要學員們自己去學習副職業,掌握副職業之后彼此幫助來制作斗鎧。

    如果是在外面的那些學院里面,一般情況下,都是請專門的老師幫忙制作,價值高昂。而史萊克卻沒這個規矩,老師是絕對不會幫學生制作斗鎧的,只有學生相互之間的互助。

    并肩走在學院的道路上,今天陽光很好,陽光充足的時候,來自于永恒之樹方向的生命力自然也是越發充沛的。

    兩人雖然年紀小,但卻都是相貌極其出色的,走在路上,經過的學員們無論年齡,都不自覺的會回眸關注。

    “怎么想起跟我去看鍛造?我記得你好像時喜歡設計的?”藍軒宇向凍千秋問道。

    凍千秋看了他一眼,女孩子發育的早,這個年齡的他們,身高是差不多的,“就想去看看,不行嗎?還是不愿意讓我一起?”

    她美眸中眼波流轉,深藍色的大眼睛白了藍軒宇一眼。

    藍軒宇看的一呆,趕忙搖頭,“沒有啊!”

    “那就快走吧。”一邊說著,凍千秋一把拉住藍軒宇的手,腳下加速,大步朝著他們的目的地前行。

    她的手有點涼,掌心之中微微有汗意,抓握的很緊,走的也很快,一下就超過了藍軒宇。

    藍軒宇被她牽著向前,心中瞬間升起一絲異樣,她、她主動拉我的手?

    什么情況這是?

    他從側后方能夠看到的是,凍千秋白皙的耳輪已經紅了,她的皮膚細嫩,在陽光的照耀下,發紅的耳輪微微有些通透,有種讓人想要沖上去咬上一口的沖動。

    藍軒宇沒有加快腳步追上去,只是被凍千秋拉著往前,兩人一前一后,就像是要趕著去什么地方,手卻是握的緊緊的。藍軒宇此時也是收攏五指,緊握住她的手。

    史萊克學院實在是太大了,走了五分鐘,距離他們此行的目的地依舊是遙遙無期。

    “軒宇,對不起啊!”突然,凍千秋放慢了腳步,她的耳朵也不怎么紅了。

    “為什么說對不起?”藍軒宇問道。

    凍千秋沒有去看他,只是道:“之前剛到學院的時候,夢琴姐總是打趣我們,我有點害羞,所以刻意的和你保持著距離,我不喜歡被別人說我們的事。對不起。”

    “你沒有做錯什么啊!”藍軒宇撓撓頭,有些尷尬,可卻又能明顯感覺到在自己心中先前升起的那一層纖薄的屏障就在這簡單的三個字中悄無聲息的消融了。

    “你說得對,本來我也沒做錯什么。”凍千秋突然回過頭來,看著他嫣然一笑,眼神之中,明顯帶著幾分古靈精怪,然后,猛的把他的手甩開,發出銀鈴般的笑容,轉身就跑。

    藍軒宇看的一愣,頓時也笑了。是啊!這才是凍千秋,那個有點小驕傲、小清冷,又長得漂亮,卻和自己有些親近的好朋友。嗯,他們這個年齡,也只能是好朋友。

    “哪里跑。”藍軒宇加快腳步向她追去。凍千秋腳下也是迅速加快,邁開娜娜教的步法,大步朝著前方跑去。

    藍軒宇在后面追趕。他的身體素質雖然遠超同齡人,但修為方面和凍千秋確實是有差距的,而且他明顯感覺到,凍千秋的速度似乎比以前更快了,奔跑之中,一頭深藍色長發在腦后飛揚,越發的動人,猶如在舞蹈的精靈。

    兩人一個跑、一個追,似乎距離都縮短了,時間不長,至少是在藍軒宇意念中的時間不長,他們就看到了一座尖頂建筑。

    這座建筑的規模著實是不小,甚至比外院主教學樓也小不了多少。門口懸掛著一柄錘子的匾額,旁邊寫著史萊克鍛造師協會字樣,目的地到了。

    凍千秋停下腳步,轉身看向藍軒宇,此時藍軒宇已經追著她沖到了近前,趕忙剎車,差點撞在她身上。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