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初次鍛造
    藍軒宇接過鍛造錘,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認真起來。鍛造錘入手,錘柄上的紋路契合手指,對他來說,鍛造錘有點大,畢竟,他年紀還小,身體也還沒有長成。

    鍛造錘也是沉甸甸的,但以藍軒宇的力量,駕馭自然是沒什么問題的。

    學長不再開口,退到一旁,準備看他鍛造。

    一名魂師是不是有鍛造的天賦,往往在第一次鍛造的時候就能看出個大概了。有天賦的人自然會表現出和普通人的不同。

    熔煉的時間不長,鍛造臺重新裂開,被灼燒的通紅的沉銀緩緩升起,并且在滑軌的推動下到了鍛造臺上。頓時,整個房間的溫度都隨之上升了幾分。

    藍軒宇深吸口氣,凝神向那沉銀看去,雖然他是第一次鍛造,但也聽說過,鍛造必須要精神集中,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感受金屬在鍛造過程中所產生的變化。這個變化往往決定著鍛造的成功率,也決定著鍛造后續的手段。

    他能感覺到,原本堅硬的沉銀因為高溫似乎變得軟化了,沉銀給他的感覺是一種從沉寂向活躍的變化。它似乎也想要更加的活躍呢。

    這個念頭才一升起,藍軒宇頓時動了起來,手起錘落,一錘就像面前的沉銀上砸去。

    在旁邊的青年學長看來,他這一錘自然是沒有任何章法的,甚至連用力的方式都不對。可是,他這一錘卻揮動的非常果決,明顯是用了全力。

    “當”的一聲巨響,藍軒宇只覺得一股大力傳來,頓時震的自己手掌一熱,戶口一陣發麻。但他體內血脈之力自行運轉,須臾之間就將這反震之力化解了。而面前的沉銀在他全力一錘之下,頓時凹陷下去一塊。

    “力量不錯。”學長贊了一句。

    藍軒宇借著反彈的力量,手中鍛造錘再次高舉,然后猛地又是一錘砸了下去。

    又是“當”的一聲巨響,在捶打下的沉銀火星四濺。隱約之間,藍軒宇似乎是感覺到沉銀之中出現了一些變化。

    這種變化是什么他說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變化應該不是不好的。

    鍛造錘再次抬起、落下、捶打。一次又一次,堅定而全力以赴。

    藍軒宇根本不會鍛造,但簡單的捶打誰都會。一錘錘的砸下去,眼看著沉銀正在被逐漸砸扁,藍軒宇一直默默的感受著面前沉銀的變化。

    是的,它一直在自己的鍛造之中變化著。

    在他身后的學長一開始只是雙手抱胸的默默看著。藍軒宇和絕大多數從未鍛造過的人一樣,就是純粹的用鍛造錘去砸。可是,看了一會兒之后,他開始有些動容了。

    藍軒宇確實是簡單的捶擊,可是,他的鍛造錘每一次落下,力量竟然都是差不多的。

    要知道,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保持全力持續不斷的捶擊。鍛造錘的反震力很容易傷到筋骨,雖然魂師有魂力保護會好得多,可是,對于力量的掌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藍軒宇的每一錘分明都是全力,可卻一直能保持下去。更重要的是他的專注。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在鍛造中說過一個字,眼神始終盯視在沉吟之上,始終不斷的一錘錘砸上去。

    一塊正方體的金屬漸漸被他砸成片狀,而他的捶擊還是沒有停頓。依舊在不斷的砸下。

    伴隨著沉銀的溫度不斷下降,硬度也隨之開始提升了。赤紅色逐漸消失,藍軒宇卻發現,被自己捶擊之后的沉銀,似乎要比之前變得亮了一點。

    手中鍛造錘終于停了下來,他轉身看向面露驚訝之色的學長,道:“學長,沉銀變亮了是意味著我的鍛造有效果嗎?”

    學長默默的點了點頭,“沒錯,這意味著沉銀在你的鍛造之下品質有所提升,雜質有所減少。剛剛這個過程,可以算的上是一鍛了。怎么樣?嘗試的感覺如何?”

    藍軒宇想了想道:“我好像能感覺到在我的鍛造過程中它其實一直都是在變化著的。但我卻說不清這是什么變化。或許就是您說的雜質在減少的這個過程吧。也就是說,如果百鍛的話,我需要把它折疊起來再重新捶打是嗎?直到完成一百次?”

    學長道:“所謂百鍛,并不是必須要鍛造百次,而是要將它提純到一定程度。百鍛的意義在于,要讓它內部的雜質盡可能少。一塊幾乎沒有雜質的金屬,就可以算是百鍛了。所以才叫百鍛提純。”

    藍軒宇恍然道:“那我就明白了,謝謝學長。我覺得,我挺喜歡鍛造的。我喜歡專注于其中的感覺,專注的去感受金屬的變化。這感覺挺美妙的。”

    學長向他豎起大拇指道:“不錯、不錯,看你先前專注的樣子,我就覺得你是個學習鍛造的好苗子。歡迎加入鍛造協會。”一邊說著,他向藍軒宇伸出自己寬大的手掌。

    “這就能加入了嗎?”藍軒宇驚訝的看著他。

    學長呵呵一笑,“當然啊!這有什么困難的。認識一下,我叫楊英明,大家都叫我英明哥,你也可以這么叫我。”

    “英明哥好。”藍軒宇趕忙叫道。

    楊英明道:“大家都是喜歡鍛造才加入協會的,所以,想要加入就一個標準,那就是對鍛造的熱愛。既然你覺得你自己喜歡了,那就可以直接加入。而未來你能夠成為什么樣的鍛造師,就要看你為了鍛造付出多少。鍛造是斗鎧制作最根本的一環,鍛造的金屬不夠好,制作再好也沒用。所以,我們是斗鎧的根。你好好努力,以后鍛造的金屬如果足夠好,還能賣錢,也算是一條生財之路了。”

    聽他的講述,鍛造似乎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但藍軒宇還是覺得有點不對,試探著問道:“學長,那咱們鍛造時候用的金屬,尤其是練習時候用的金屬,是協會出么?”

    楊英明臉色變了變,“那怎么可能。學院鼓勵的是自食其力,自然是自己想辦法了。兌換處那邊可以用徽章兌換的。我建議你先從便宜的開始。然后你還要給自己請一位老師來教你。像你這種菜鳥初學者呢,請我們這種學長是最劃算的。我已經是三級鍛造師了,可以進行千鍛,教你是足夠了。而且價格便宜。一枚白級徽章可以給你上三次課,每次保證在一個小時以上。學弟覺得怎么樣?”

    藍軒宇目瞪口呆的看著他,道:“不只是金屬要交錢,學鍛造也要交錢的嗎?”

    楊英明哼了一聲,“那是當然,你以為呢?所有副職業都是要花錢才能學習的。咱們鍛造這邊,學費還算是便宜的。設計和制作更難一點,只不過他們的材料成本比較低。設計師那邊的材料費是最低的,只是繪制圖紙。制作那邊可以用普通金屬練手。咱們比較慘,只能用稀有金屬來練習鍛造,否則永遠也掌握不了稀有金屬的特性。”

    藍軒宇嘴角抽搐了一下,難怪這位毫不猶豫的就讓自己加入了鍛造師協會,看起來,協會有點坑啊!在史萊克學院,果然是沒有徽章寸步難行。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辽宁福彩35选7下期预测 江苏11选5前三组开奖结果 内蒙古11远5走势图 扑克彩票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视频 快乐赛车福彩走走势分析图 四川快乐十二基本走势 吉林省十一选五技巧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高招 北京快3和值开奖结果 大乐透复式投注表中奖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加拿大快乐八开奖 福建11选5玩法 新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