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他回來了?
    虛空生電!

    汪天羽的身形自行懸浮而起,雙眼微瞇。下一瞬,身上藍紫色光芒一閃,他已是憑空消失了。

    唐樂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身上沒有半點光芒逸散出來,甚至連周圍的光線在接觸到他的身體時,都會被他的身體自行吸收。

    因此,哪怕此時有人在他身邊,也是看不到他的存在的。這或許可以算是某種程度上的隱身了。

    他面前是一扇窗,窗內,一個人正靜靜的盤膝坐在那里,面前放著一柄碧綠色的如意,伴隨著呼吸吞吐之間,生命氣息流淌,漸漸轉化為魂力。

    唐樂呆呆的看著他,窗內的窗簾根本無法阻擋他的視線。

    是他。

    他長大了好多啊!已經這么大了么?而且,也已經有了屬于自己的力量。

    默默的看著他,唐樂整個人都已經有些癡了。不知道為什么,只是這樣看著他,唐樂心中就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哪怕是在萬眾矚目之下,被無數歌迷呼喊著名字,哪怕他是無數人心中的男神。可在他內心深處,也幾乎沒有過什么快樂。更多的是平靜。似乎自己必須要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著平靜才行。一旦打破平靜,就會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會發生。

    所以,他必須要平靜。情緒自然就很少會出現波動。

    可是,當他看到面前這個年輕的小家伙時,心情卻說不出的舒暢,先前因為兩次頭疼而曾經出現過的暴虐情緒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看著他,就像是潤物細無聲一般滋養著他的心靈,讓他說不出的欣喜與開心。

    下意識的抬起手,雖然在窗外,可他卻想要摸摸他的頭,甚至是抱抱他。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在心頭彌漫。

    我和這個小家伙為什么會有如此的緣分,如此的感覺呢?

    他的眉眼隨著年齡的增長,長開了一些,更加的俊秀了。而這份俊秀更是讓唐樂心中充滿了熟悉感。

    就在這時,他耳邊突然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有朋自遠方來本應是幸事,可不請自來,似乎又不太禮貌。”

    唐樂眼神微動,身形回轉,看向自己身后。

    一個人就那么靜靜的懸浮在空中,同樣吸收著周圍的光線。可他們卻依舊能夠看到彼此,不是視覺上的看到,而是神識上的感知。

    汪天羽目光冰冷的看著面前這個人,心中卻充滿了警惕。

    面前這人,一頭藍色長發披散在身后,合體的白色西裝顯然是名家剪裁。白色銀紋滾邊襯衫,還有一個白色的領結。

    更重要的是他那一雙宛如藍寶石一般的眼眸,散發著柔和的光暈。

    哪怕是同為男性,當汪天羽看到他的第一眼時,也不禁出現了瞬間的恍惚。

    一個男人,竟然能夠長成這個樣子嗎?

    修長的身材,藍色長發已經到了小腿的位置,柔順的在腦后飄揚,并不會有任何亂發漂蕩到身前。懸浮在那里的他,仿佛與周圍的一切早已融入,沒有半點的不協調。

    “您好。”唐樂微微頷首,“我沒有惡意。只是來看看。”

    他的聲音也很悅耳,甚至有著一種特殊的磁性。

    汪天羽雙眼微瞇,淡淡的道:“但你的出現,卻有著極大的不確定性。如果沒有惡意,請跟我來。”

    一邊說著,汪天羽轉身騰空,剎那間,人以在千米高空之上。

    唐樂輕嘆一聲,他真的只想在這里,看看窗內之人。并不愿意做任何其他的事情。

    同樣是身形一晃,藍色長發在腦后飄揚,一身白色的他下一瞬也同樣到了高空之上。

    就在這時,海神湖中心位置,也就是永恒之樹樹干旁邊,淡淡的彩色光暈波動,一個巨大的旋渦緩緩出現。

    旋渦內,一個個聲音隨之響起。

    “天啊!我沒有看錯吧。他、是他回來了?”一個充滿震驚的聲音首先傳來。

    “是啊!沒錯,就是他。他有點變樣子了,變得比以前更好看了呢。氣息也有了一些變化。只是,他回來了,怎么好像又有點不一樣了。”另一個女聲響起。

    “他還活著,他竟然還活著。那么,那個人是不是也還活著呢?這么多年了,他們竟然都沒有死么?我就說,他們沒那么容易死的。只是當時永恒之樹沉睡了,沒辦法感受到他們所在的地方,沒能救他們。卻沒想到,時隔這么多年之后,他竟然真的活著回來了。”

    “你們安靜。永恒之樹在呼喚我。”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片刻之后,那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詫異,“都回去吧。永恒之樹說,現在不能和他相認,不能讓他真正蘇醒過來。否則的話,很可能會帶來災難。”

    “為什么?他不是……”

    “別問了。永恒之樹不會無的放矢的。而且,沒有誰比永恒之樹更希望他回來才對。永恒之樹不讓我們去認他,一定有永恒之樹的道理。我們照做就是了。”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

    高空之中。汪天羽靜靜的懸浮在那里,在他身后,遠處空中。柔和的光暈襯托之下,一座城市就在那樹冠之上,正是永恒天空城。

    而此時的永恒天空城,就像是汪天羽的背影,也像是他的依靠。

    唐樂向他微微頷首致意,“您好,我是唐樂。”

    “唐樂?”對于這個名字,汪天羽無疑是陌生的,在他的記憶中,聯邦似乎從來沒有一個這樣的強者。

    “我是史萊克學院海神閣副閣主汪天羽。閣下此來史萊克,有何貴干?”汪天羽沉聲說道。

    唐樂道:“只是來看看一個相熟的小朋友而已,并沒有別的意思。”

    “藍軒宇?”汪天羽沉聲道。唐樂更看到玻璃內的人,他自然也是看得到的。

    換了其他外院一年級新生,他還真未必認識,但對于藍軒宇他可是記得的。還引起了樹老的爭搶。沒想到,竟然又引來了這樣一位。

    汪天羽之所以對唐樂如此警惕,是因為他也無法感受的清楚面前這位究竟是站在怎樣的層次上。有些深不可測的感覺。但至少也是和自己同層次的存在。

    “嗯,是的。”唐樂眉頭微蹙,他突然想到,自己的到來會不會給藍軒宇帶來麻煩?

    汪天羽沉聲道:“你和他是什么關系?”

    唐樂道:“算是忘年之交吧。”

    汪天羽一愣,忘年交?這算是什么?要是唐樂是藍軒宇的長輩之類,他倒是能夠理解。可如果真是長輩,他完全可以正常來訪問,而不是大晚上的跑到藍軒宇窗外去看。這就有些不正常了。

    “不知唐兄這忘年交是從何而來?是怎么和藍軒宇認識的?”他必須要問清楚一些。

    有關于藍軒宇的情況,他聽櫻落紅說了一點,這孩子身上確實是有許多特異之處,尤其是生命親和度極高,而且血脈似乎非常不一般。

    唐樂苦笑道:“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應該算是一個歌星。我在一次演唱會的時候見到了他,就覺得特別投緣。就是這么認識的。這次前來母星演出,得知他在這里,特地來看看。卻沒想到冒犯了。我本想只是看看就離開的。”

    “歌星?”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