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三百九十章 你不知道的秘密
    “六枚紫級徽章,用信譽擔保,能不能操作?”藍軒宇向原恩輝輝道。

    “沒問題,我向我家借貸。而且我們這年紀也不能直接參與博彩,我家可以。我讓我爸操作。”

    “好。那就把六枚紫級徽章,我們這次賣消息賺的十二枚黃級徽章全都押注在我們自己身上。破釜沉舟,在此一搏。”

    沒有人知道,他們這幾個小小年紀的少年居然會有如此的勇氣。更沒有人看好他們。甚至連他們的押注,都沒能讓賠率有多少變化。

    一賠四,這是他們押注時刻最終的賠率。

    而這一戰,也讓外院所有人為之關注。在下注之后,藍軒宇六人就沒怎么再出現在同學們的視線之中。最后兩天,他們全都請假了。一起修煉。

    三年級這邊,唐雨格同樣和伙伴們共同修煉。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這一戰為什么如此讓人關注,就是因為史萊克學院不同年級之間的差距其實是極大的。

    大家都是萬里挑一的天才進入學院,而史萊克的修煉資源是外界根本無法比擬的。所以,在這里多學習一天,都有著一天的不同。別說一年級挑戰三年級,就算是二年級,也幾乎沒可能挑戰三年級的。

    哪怕,這是在不使用斗鎧的情況下。要知道,最巔峰的史萊克學院外院六年級學員,十八歲的年紀,都有修煉道七環以上的。成為魂斗羅級別的強者。一入內院,幾乎是必成封號斗羅,而且是二十五歲之前。

    這就是史萊克學院,全聯邦頂尖人才會聚的地方。

    而就是這種情況下,居然出現了越兩個年級挑戰并且獲勝的事情。而且是挑戰的三年級第一戰隊,這就太讓人關注了。

    最關注的其實就是藍軒宇他們這幾個人。因為所有人都想知道,能夠越兩個年級挑戰的這些小家伙究竟有多強。這引起了全聯邦的關注。這樣的人才,是不是要盡早的接觸呢?未來,他們又會成長到什么程度?

    這才是這一戰被如此關注的最大原因。

    周日,終于到了。

    一大早,南澄就已經打開了家里的魂導電視,坐在沙發上等待著。

    “還早著呢,你現在看什么啊?我們傳輸的時間還要等。你不是說要等兒子傳回來勝負的消息再看的嗎?”藍瀟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女人。

    “做飯去你。今天老娘罷工了。我就說說的,比賽之前還有專門的分析呢。我先看看分析。我聽說他們都不看好咱們兒子,我就覺得兒子能贏。我兒子是最棒的。”南澄看都不看藍瀟一眼,眼神完全都在電視屏幕上。

    藍瀟有些無奈的道:“史萊克那是天才聚集地,越兩個年級挑戰,獲勝的可能性確實是不大的。你到時候別太失望。”

    “藍瀟,你是不是親爹?怎么能不幫自己兒子說話?”南澄怒視他一眼。

    藍瀟嘴角一抽,很想說,我確實不是親爹啊!雖然和親兒子也沒啥區別。

    “我只是理智而已。”

    “做飯去!四菜一湯,差一點都不行。差一點晚上你就睡沙發吧。”

    “你贏了……”

    天斗星。

    娜娜默默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面前的電視。她的魂導電視,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打開過了。

    是凍千秋給她發來消息,告訴她這一戰消息的。娜娜一大早就已經在等著看了。勝負對她來說都是無所謂的,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兩個弟子現在變成什么樣子了。軒宇,應該是又長大了一些吧。

    同樣也在天斗星上。

    穿著一身睡衣的唐樂靠坐在沙發上,看著面前一面墻大小的大屏幕,面露微笑之色。

    “咔嚓。”門開。一道身影帶著憤怒的氣息沖了進來。

    “唐樂,你是不是瘋了?今天晚上要演出的,你竟然還在家看電視?上午安排了走臺、采訪好多事情呢。”樂卿靈怒道。

    “我要看個比賽。還記得我跟你提過的,上次我在母星去看的那個孩子嗎?有他的。我想看看。下午再工作吧。采訪先推了。對外說,晚上我會多唱一首歌給大家,作為新聞送給原本預約好的媒體。”唐樂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屏幕。

    “那個孩子?”樂卿靈一聽,頓時也感興趣起來。

    “行。這新聞估計夠了。歌迷也肯定開心,我先去安排。然后我回來跟你一起看。我也想看看那孩子什么樣,居然讓你這么上心。”樂卿靈眼珠轉動,她其實更想確認的是,唐樂上次是不是去看這個孩子了。

    比賽即將開始,時間馬上就要到了。而就在這時,史萊克學院兌換中心卻來了一名學員。

    這個時間,幾乎所有外院的學員都在斗羅世界里或者是電視前準備觀賽,可他卻默默的進了兌換中心。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最后十分鐘。

    “我要發布一個兌換任務消息。題目是,你不知道的秘密,越級挑戰賽一年級戰隊殺手锏。一枚白級徽章可以訂閱一次。”

    “啊?”兌換中心的老師此時目光都在看著大屏幕呢。大屏幕上,參賽雙方隊員已經入場了。

    “同學,你確定你的消息是真的?”

    “童叟無欺。您趕快的吧。還有十分鐘,這十分鐘,還是可以押注的。現在一年級賠率已經一賠五了。還來得及。我全部身家都壓了一年級。”那學員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你這會兒才來發布消息,是為了不影響他們比賽,不讓三年級知道?我明白了。”

    兌換任務瞬間發布,不只是發布了任務,還額外花了一枚白級徽章,同時把這個任務的名稱通過魂導通訊器傳導給每一個史萊克學院外院的老師和學員們。

    已經進入比賽場地的兩支戰隊隊員是不可能看到的,這也是這個時間點掌握的原因。

    走出兌換中心,冰天樑的表情有些古怪,“藍軒宇也太會賺錢了。這至少有是十幾枚黃級徽章的收入吧。”

    是的,是藍軒宇讓他在這個時候來發布任務的。給他五枚白級徽章作為酬勞。沒能替換錢磊參賽,冰天樑本來心中是有些不舒服的。但白來五枚白級徽章,再加上他把所有自己的徽章都押注在這一場上,如果藍軒宇他們贏了,他也能有不小的收獲。

    至于藍軒宇他們押了多少,冰天樑是不知道的。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最后一分鐘。

    一個特殊情況也在這時出現了,史萊克博彩,一年級賠率從一賠五,下降到了一賠三點六。在短短時間內,為了搏高賠率而押注在一年級身上的人數大增。只因為兌換中心剛剛發布的那個消息。短短幾分鐘時間內,超過了三百次購買。

    櫻落紅坐在辦公室,看著自己兌換來的消息,表情陰晴不定,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藍軒宇、劉鋒、錢磊三環。凍千秋四環。凍千秋武魂二次覺醒,藍軒宇有額外殺手锏。這些臭小子,怎么不早說?”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