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四百零八章 鍛造沉銀
    藍軒宇道:“我打算未來用沉銀做我的一字斗鎧主要金屬了。沉銀雖然不算稀有金屬里面最好的,但可塑性強,融合能力也很強。未來如果進行融鍛的話,它和很多種金屬的親和度都不錯,會降低難度。”

    楊英明眨了眨眼睛,“看來,你沒有浪費時間啊!連融鍛都知道了。只是,現在考慮這些有點早吧。不過,沉銀作為一字斗鎧的金屬確實是不錯,很多人都這么選。一立方米沉銀,估計要三枚黃級徽章以上了。用黃級徽章買有點折扣,比白級徽章劃算。兌換中心就有。咱們協會也有存貨,跟兌換中心價格一致。”

    “好,那我就買這個吧。麻煩學長了。”

    當一百塊沉銀堆放在藍軒宇的鍛造室內時,他也不禁有些激動,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購買稀有金屬啊!

    練習鍛造已經有近五個月的時間了,現在是到了檢驗自己這五個月來努力鍛造的成果時候了。

    一年級的第一學期馬上即將結束,期末考試之后,有半個月的短暫休息期,然后就要開始第二學期的學習和修煉。

    因為學期之間休息時間太短暫,藍軒宇都不準備回家了。藍瀟和南澄已經決定來母星看他。普通人是不能隨意飛母星的,要有特殊的通行證才行。而藍軒宇身為史萊克學院的學員,他的父母就有資格辦理這樣的通行證。

    不只是自己的父母會來,藍軒宇最開心的是,娜娜老師也會來,用的凍千秋的名額。凍千秋是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在來到史萊克學院填寫表格的時候,監護人一欄上她寫的就是娜娜。

    馬上期末考試之后,就能見到爸爸、媽媽和娜娜老師了。沒有什么比這更令藍軒宇開心和感到幸福的事情。

    拿起一塊沉銀,正方形,不算很大,但當藍軒宇觸摸著它的時候,卻依舊有種強烈的興奮感從心中升起。

    他還是在第一次來到鍛造師協會的時候用過稀有金屬呢。這幾個月來,每天都在和凡鐵打交道,不停的感悟。再次觸摸到沉銀,帶給他的感覺已是截然不同。

    沉銀通體灰撲撲的,淡淡的銀色若隱若現,隱隱還有點淡藍色。密度很大,入手沉甸甸的。隱約之間,藍軒宇還能感受到在這沉銀之中內蘊的能量。

    稀有金屬都是含有豐富能量的,這一點早就被科學家論證過。以稀有金屬來制作的單體正向循環源泉核心,更是一度成為最熱門的研究方向,并且誕生過許多強力無比的魂導武器。

    現代星際戰艦的戰艦武器很多都是由此脫胎而來。可見稀有金屬在人類的世界中有多么巨大的作用。

    把沉銀在鍛造臺上放好,藍軒宇按動按鈕,對其開始進行煅燒。

    楊英明始終在旁邊看著,他其實也很好奇。他還從未見過一名初入鍛造的學員自學這么長時間的,四五個月了啊!從來沒向人請教過,只是依靠看書本來練習鍛造么?而且他還從來都沒有用過稀有金屬。他特別想知道,這么長時間下來,藍軒宇究竟自學了什么。是時候該提醒他,不能這么浪費時間了,不然的話,想要在鍛造上有所成就實在是太難了。

    不過他也沒有急著提醒藍軒宇,事實勝于雄辯,當事實擺在眼前的時候再說,效果自然會更好。

    藍軒宇雙眼微微閉合,集中意識,整個人都處于一種精氣神完全合一的狀態之下。

    精神力、魂力,以及他作為核心的血脈之力,三者有機統一,尤其是魂力和血脈之力,相互交融,無分彼此。

    這是他這幾個月來修煉的成果。自從血脈之力進化,與魂力之間可以相互轉化之后。通過不斷的修煉和汲取海神湖之中的生命能量,藍軒宇的提升速度就開始加快了。魂力修煉終于不再是短板,而血脈之力也在伴隨著魂力共同成長。

    按理說,他吸收了那么多生命能量,經常去海神湖修煉,魂力應該比其他人提升快得多。但他提升的卻同時還有血脈之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相當于是在修煉雙份。

    這幾個月下來,劉鋒的魂力都已經修煉到三十八級了,白龍王血脈帶來的變化極為強烈,再加上有足夠的資源購買各種珍稀食材輔助。卓有成效。按照劉鋒自己所說,最多再有兩個月,就能突破到四環。入學一年,從二環跳四環,這個速度不可謂不快。而接下來一年級下半學期,他們也將開始在斗鎧上面下功夫了。

    錢磊提升的速度也不慢,金胖子確實是十分神奇,在有足夠生命能量的支持下,成長的速度很快,而且還可以反哺錢磊。錢磊的魂力也到了三十七級,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力甚至已經超過了藍軒宇,提升速度奇快無比。

    藍軒宇的魂力現在也有三十五級了。一個月一級的速度,讓他已經非常滿意。哪怕落后于伙伴們,可他同時還有血脈之力的提升,幾乎每天都能感覺到自己在變強。來到史萊克學院一個學期,回想當初,他真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嗡!”低沉的嗡鳴聲將藍軒宇的精神拉回,鍛造臺裂開,已經燒紅的沉銀從里面緩緩升起。

    藍軒宇雙眼微瞇,默默的感受著煅燒后的沉銀和煅燒之前的區別,那是一種被喚醒一般的感覺。似乎在熾熱的煅燒之后,沉銀已經從沉睡之中蘇醒過來,散發著極為活躍的能量波動。

    樂叔叔說過,這種活躍的能量波動其實就是金屬自身的情緒。鐵塊被煅燒之后也有,可是,活躍度卻要比這沉銀差遠了。真不愧是稀有金屬啊!

    右手抄起鍛造錘,藍軒宇的雙眼頓時變得明亮起來。

    楊英明一直在他身后看著,當藍軒宇手握鍛造錘的那一瞬,他頓時吃了一驚。因為這個動作實在是太嫻熟了,宛如千錘百煉一般,握住鍛造錘的那一瞬間,鍛造錘就仿佛已經和他融為了一體似的。

    沒有人指點,能做到這一點?人錘合一?就算是自己,也不過就是如此吧?自己都練習了幾年了?

    就在他吃驚的時候,藍軒宇已經動了,身形半轉,手中鍛造錘高高舉起,在驟然落下。

    “當!”巨響聲中,火星四濺。

    在藍軒宇的感知中,這并不是一聲轟鳴,而是來自于沉吟一聲舒爽的嘆息。就像是正在被按摩著的人類一般。

    是的,鍛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和按摩也沒什么區別,就像是在幫金屬打通血脈,讓它變得更加完美和強大。

    鍛造錘高高彈起,藍軒宇驟然轉身,借助旋轉之力,第二錘落了下去,和先前那一錘相比,這一錘明顯更重了幾分,又是“當”的一聲巨響。

    只是看到第二錘,楊英明就忍不住脫口而出,“亂披風錘法?唐門?”

    藍軒宇卻沒有注意聽他的話語,此時此刻,他的精神已經完全集中在那沉銀之上。鍛造錘彈起,他就借勢掄錘,一錘快過一錘,一錘重似一錘。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秒速赛车开奖 内蒙古快3开奖官网 在线配资平台看天牛宝签约 甘肃11选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软件 贵州快3和值号码推荐 十分快三是国家开奖吗 时时彩龙虎和计划app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快 股票融资公司合法吗 4887香港铁算资料开奖小说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三分赛车口诀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100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江西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