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四百二十章 溫暖
    盡快靠攏最大的好處就是避免在氣旋中不受控制飛舞所產生的碰撞。

    金紋藍銀草在藍軒宇達到三環之后變得更加強韌了,而且它本身就會刺激魂師們的血脈氣息提升,尤其是在體力方面的。眾人有樣學樣,紛紛向藍軒宇這邊匯聚過來。

    這時候他們都已經出現了強烈的眩暈感。這氣流旋轉的實在是太快了,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抗衡和控制的。

    “不要節約魂力,魂力前面釋放,護住身體,護住我們的制服。沒有制服,我們的任務就失敗了。”藍軒宇再次出聲。

    此時,眾人都是魂力外放,阻擋著來自于冰雪的沖擊。聽了他的話,都是心頭一凜。

    制服也是防護服,為他們提供樣子,抵擋外界的低溫,同時還可以通過頭盔進行傳訊,是最重要的保障。正如藍軒宇所說的那樣,如果這制服壞了,他們恐怕就要遭遇巨大的危機。生存都成問題,更別說是去完成任務了。

    聚集在一起的眾人頓時各自釋放魂力,與旋風抗衡。

    在史萊克學院他們是天之驕子,可在這恐怖的大自然天威面前,他們卻是毫無辦法。

    足足一刻鐘之后,旋風的力量開始減弱,他們的暈眩感這才減輕了幾分。

    “哇”一聲,藍軒宇扭頭看時,表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錢磊的面罩已經變得一片混沌……

    “你好惡心。”藍夢琴扭過頭去。

    持續的眩暈感讓錢磊受不住了,這家伙吐了。關鍵是,大家胸口都有煩悶感,他這一吐,頓時令所有人都不禁泛起惡心。

    不能吐,絕對不能吐。這吐在面罩里,不是弄的滿臉都是么?實在是太惡心了啊!

    “哇哇哇……”錢磊就像是開了閘門,嘔吐聲不斷傳來。從外面看,那都到脖子上面了。

    “嘔……”劉鋒干嘔一聲,趕忙閉上嘴。

    幸好,這時旋風開始迅速減弱,突然,他們只覺得身體一輕,然后就被猛的甩了出去,在旋轉中朝遠處飛落。

    藍軒宇的眼神瞬間變得凝滯起來。此時他們在幾百米的高空,而且星球表面是兩倍重力,如果就這么摔下去,恐怕所有人都要面臨生死危機。

    但也就在此時,他們所有人的制服突然都膨脹起來,像是被吹起的氣球一般,身體體積變大,也讓他們對氣流的承受變強,下墜速度明顯下降。

    膨脹的制服無疑也會在落地時對他們有所保護,至少能夠保證他們不至于被直接摔死。

    但是,藍軒宇不能賭,因為制服不能破,制服壞了,任務就完蛋了。

    他相信學院在這方面也一定對他們有所保障,一旦制服壞了,很快就會有人來接,可那樣的話,考核怎么辦?

    深吸口氣,體內魂力全面運轉,藍軒宇左手上浮現出一塊塊銀色鱗片。身上第三魂環亮起,所有的銀色鱗片都隨之浮現出了一層青碧色的光華。

    不僅如此,他胸口內的血脈漩渦劇烈旋轉起來,在他的調動下,血脈之力注入,迅速融入到自己的左手之中。

    自從擁有了龍神變,他就失去了左右手合握的武魂融合技,但是,他的血脈之力與魂力也真正的溶為一體,兩種血脈再無分彼此。

    刺目青光從藍軒宇左手上亮起,在這一瞬,他身上釋放出的氣息有何止是三環境界所能比擬。

    一雙巨大的青色風翼在他背后迅速張開,沒有拍動,只是完全張開,這張開的風翼頓時讓他們下墜的勢頭一緩。但也就是一瞬,在強大的沖擊力下,風翼破碎。

    但是,緊接著又是一對風翼在藍軒宇背后舒展開來,又一次減緩了他們的沖勢。

    這一幕看的其他人都不禁有點發呆,當然,錢磊除外。

    唐雨格看著藍軒宇的眼神不禁有些奇異,幾個月不見,他又變強了。這元素掌控力,竟然強悍如斯么?

    她并不知道的是,這確實是藍軒宇這幾個月以來摸索出來的能力。他發現,自己的兩種血脈在彼此交融之后,能夠真正做到相輔相成。

    當他用血脈之力來支持元素掌控的時候,那么,他的元素掌控能力就會迅速升華到另一個層次。反過來,當他用元素之力支持血脈之力的時候,血脈之力爆發出的威能也會包含元素之力。這二者的交融,才真正意義上讓他在達到三環之后,實力有著突飛猛進的提升。

    雖然僅僅是三環,可就算不動用龍神變,現在的藍軒宇,實際戰斗力也已經不是普通四環魂師所能比擬的。

    當第四對青色風翼張開之后,終于沒有再次破碎,他們下墜的勢頭已經徹底消失,緩緩朝地面方向落去。

    平穩降落。

    當落地之后,每個人都不禁喘息起來,心中大為后怕。

    唯有某人不同……

    錢磊幾乎是第一時間摘下了自己的頭盔,這時候他已經顧不得氧氣什么的了,一邊傾倒著頭盔,一邊持續嘔吐著。

    前面是因為暈眩而嘔吐,后面就是被自己惡心到了……

    藍軒宇迅速來到他身邊,左手一揮,一團藍光迅速凝結周圍的水元素從頭上就向他沖刷了下去。

    冰冷的水流刺激的錢磊一個勁的哆嗦,就像是觸電了似的。但這也總比自己先前浸泡在頭盔中的時候要好得多啊!

    足足沖刷了幾分鐘,才把他沖干凈了,頭盔也洗干凈了。

    錢磊的臉色一片蒼白,哆哆嗦嗦的戴上頭盔。可不知道為什么,再次呼吸到頭盔傳來的氧氣時,他都覺得有股酸臭的味道。

    “你離我遠點哈!”藍夢琴飛快的跑到另一邊,一臉的嫌惡。

    錢磊這會兒才喘過氣來,看了一眼她的方向,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默默的喘息著,但他的胖臉之上,卻滿是溫暖的笑意。

    這姑娘,就算是拼了老命,以后也一定要娶回家做老婆。

    誰也不知道,這會兒的錢胖子竟然還有心思想這個。

    只有錢磊自己才知道,在剛剛自己開始嘔吐的時候發生了些什么。

    先前在向藍軒宇匯合的時候,他和藍夢琴是在一邊的,所以匯合在一起后,彼此抓住了對方的手臂。同時也被金紋藍銀草纏繞著。

    當錢磊開始嘔吐的時候,藍夢琴第一時間就扭頭到另一邊,不去看他。

    錢磊自己都覺得自己太惡心了,下意識的就要松開抓住藍夢琴的手,事實上,身上有金紋藍銀草纏繞,也是沒什么危險的。

    可就在那時,藍夢琴雖然一臉嫌惡的沒去看他,可手卻是猛的收緊,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在那一瞬,錢磊雖然一直都在嘔吐,可是,他卻已是熱淚盈眶。

    患難見真情啊!這真是個嘴硬心軟的好姑娘。她那么愛干凈的一個人,在那個時候都不肯放開自己。就是怕自己有危險。

    值了,再怎么惡心,他都覺得值了。

    其他人這會兒都覺得他受了刺激,誰也沒有取笑他,事實上,在當時那種情況,嘔吐是很正常的事情。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