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殺雞儆猴?
    “我能感覺到你的敵意,但你又說,我們并不是敵人。”娜娜目光平靜的看著她。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說是敵人也沒錯吧。”海神閣主自嘲的笑笑,推門而出。

    白衣青年始終跟隨在她身后,亦步亦趨。

    目送著他們離去,娜娜的眼神再次變得茫然,“我究竟是誰?她竟然認得我嗎?千年?還是不止千年?”

    娜娜他們被允許返回史萊克學院了,還有專門的車送他們回到賓館。安佩玖也同樣被釋放,似乎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但白銀龍槍被盜這件事卻在短時間內傳遍聯邦。一時間,聯邦劇震。究竟是誰?膽敢冒著天下之大不韙在史萊克城動手,并且真的搶走了白銀龍槍。這簡直是匪夷所思。要知道,有著永恒之樹的史萊克學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整個母星都可以讓任何人無所遁形。但那個盜賊卻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所有宇航中心都已經封鎖了,但在一顆星球上找一個人,如果沒有永恒之樹那種生命探測的能力效果,無異于大海撈針。

    永恒天空城。

    靜室。

    海神閣主早已重新戴上了面紗,默默的坐在靜室中唯一的蒲團之上。

    白衣青年就坐在她身前兩米外。

    “為什么不告訴她?她已經不會再是我們的敵人,也不會是聯邦的敵人。而且,上次的那個人,如果真的是……”

    “夠了。”海神閣主沉聲喝道:“我不想聽這些。我也不想他再受到傷害。你忘了當初他們是如何離開的嗎?這么多年過去,他們都沒有死。娜娜從冰封中解除。那他又經歷了怎樣的痛苦與磨難?他們似乎都忘記了以前的事情,那就讓他們擁有新的人生吧。不再有交集,或許對他們兩個都好。”

    “你是不是還惦記著他?”白衣青年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復雜。

    “沒大沒小的,你怎么跟老師說話呢?”海神閣主的脾氣突然變得暴躁起來。

    白衣青年苦澀的一笑,“老師?你不說,我都忘了。我們相伴這么多年了,說起來,我真的要忘卻當初的一切了。忘了金龍月語,也忘了銀龍舞麟。”

    “對不起。”海神閣主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下來,“或許是活了太過悠久的歲月。我的心態早就已經不對了。又或者我本來也不是一個正常人。海神閣主這個位置,我已經坐的太久。我累了,我想退下來了。以后,就交給你吧。”

    “我?你覺得我會做么?你在這里多久,我幾乎也沒比你差幾年。你走了,我留下來還有什么意義?我已經習慣了在你身邊,無論是做你的弟子,或者是朋友。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吧。盡管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永遠也比不上他的位置。可是,我愿意,怎么辦?”

    “你真是個笨蛋、傻瓜。”海神閣主突然氣急敗壞的說道。

    白衣青年笑了,“對啊!你又不是知道第一天了。那怎么辦?誰讓我當初那么傻呢?傻人有傻福,你看看,有幾個傻瓜能像我活得這么久的。”

    海神閣主輕嘆一聲,“謝謝你。如果我是個正常人,或許,我早就和你在一起了。曾經的種種,其實在我心中,早已只是一段記憶。雖然記憶的清晰,可也早就沒了意義。可我并非常人,正常女人能給你的,我都沒法給你。你真的好傻。”

    白衣青年搖搖頭,“我追求的是精神層面的。你愿意的話,隨時都可以帶給我。你真的要離開史萊克嗎?想去哪里?我陪你。”

    海神閣主搖搖頭,“算了,還是留下吧。就像你說的,早就習慣了啊!當一個人習慣了一件事之后,想要改變談何容易?更何況,沒有你我鎮壓,這么多年來,聯邦早就想要永恒之樹的掌控權了。畢竟,無論是誰當權,不希望長生不老的?”

    白衣青年冷哼一聲,“那些政客,不過螻蟻罷了。”

    海神閣主的聲音也隨之變得冰冷起來,“真是什么人都膽敢打史萊克的主意。趁著這次機會,是該讓有些人看看,沉寂的史萊克一旦發怒,是怎樣的景象。你去一趟吧。這次出手的人,擁有神隱披風。這件神器雖然早就銷聲匿跡多年。但無論它是出自于哪里,并不重要。找個該死的替罪羊。”

    “殺雞儆猴么?”白衣青年淡然道。

    “嗯。”

    “好。正好心情有些不好。”白衣青年嘴角處勾勒起一絲微笑,飄身而起,向外而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海神閣主嘴唇嗡動,輕嘆一聲,“你其實并沒有說錯,哪怕是過了這么多年,可是,在我心中,早就已經容納不下另一人。謝謝你,對不起。”

    安佩玖回到房間,好不容易心情才逐漸平復下來。只是她很奇怪的是,那位女海神閣主,似乎真的認識娜娜?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這位海神閣主至少也是千年以前的人物了吧。

    對于史萊克學院的高層,哪怕她已經是第七戰神,卻也沒有任何了解。并不清楚史萊克學院的海神閣閣主究竟是誰。而對于全聯邦來說,這似乎都是一個巨大的秘密。她只是隱約知道,聯邦根本不敢對史萊克學院有半點的惡意。

    史萊克城,永恒之樹,那是怎樣的存在?但是生命能量強度都能夠讓人延年益壽、修煉事倍功半。聯邦對永恒之樹的掌控權怎么可能沒有想法呢?

    可是,自從永恒之樹出現到現在已經有一萬年之久。聯邦卻始終不敢對史萊克要求什么。這是為什么?就是因為史萊克足夠強大啊!

    史萊克學院,絕對是一個連聯邦都惹不起的龐然大物,而這次,居然有人敢碰史萊克的虎須。接下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呢。幸好,史萊克學院總算是明察秋毫,放過了自己等人。而且,那位海神閣閣主和娜娜聊過之后,似乎也沒發生什么。娜娜回來也什么都沒說,似乎一切都沒有任何變化似的。

    安佩玖原本還有些惴惴不安,擔心娜娜會不會因此和史萊克學院發生進一步的關系。但事實證明,似乎什么都沒有變化。她向總部提出的讓娜娜轉到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任教的事情很快得到了批復,得到了上面的同意。娜娜自己也沒有改變主意。她本來就沒什么東西,孑然一身,甚至連天斗星都不用回去了。

    “娜娜老師,您會留在斗羅星?”藍軒宇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興奮。

    “嗯。以后每個月都會來看看你們。”娜娜微笑著摸摸他的頭。

    “太好了。”藍軒宇大喜。還有什么事比這個更讓他開心的呢?

    凍千秋也同樣是雀躍的抱住娜娜,她對娜娜的依戀甚至比藍軒宇還要更深幾分。

    “老師,那您為什么不直接留在史萊克呢?我覺得您在史萊克當老師也可以的吧?”凍千秋疑惑的問道。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官网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参考 江苏十一选五专家计划 美牛配资 p62彩票开奖结果50期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快中彩中奖规则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3d试机号今天开机号表l 快乐彩十二选今天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果 手机用什么app炒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选一共多少注 一分彩平台下载安装 昨天浙江6 1开奖结果 最大的股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