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一年級,唐雨格
    可是,事實擺在面前,唐雨格就是出戰了,為一年級而戰。

    同樣吃驚的還有五年級,五年級觀戰的學生只有十幾人,這已經是留在學院內的五年級全部學員了。

    正像劉百川在全學院都有名一樣,唐雨格作為三年級第一人,同樣是聞名學院啊!而且她的潛能明顯比劉百川更強,自然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像他們這種年級第一人,幾乎都是肯定能夠進入內院的。這樣的學員,都是所有人矚目的對象。

    可是,誰能想到,唐雨格竟然會出現在一年級的戰隊之中,這對于在場的所有外院學員們,都實在是太過于顛覆了。

    “怎么回事,肖老師?唐雨格她這是……”二年級的班主任已經忍不住吃驚的拉住了肖啟。

    肖啟微微一笑,“唐雨格同學正式申請加入我們一年級,主動要求多在外院學習。鑒于她平時表現和自身的能力,學院批準了。所以,從昨天開始,她已經是我們一年級的一份子,自然可以為我們一年級出戰。”

    二年級班主任目瞪口呆的道:“還有這樣的操作?這不公平啊!”

    肖啟瞥了他一眼,道:“有本事,你找四年級劉百川去,讓他也加入你們班。”

    不遠處,四年級班主任冰冷的目光頓時投射出來,眼神中充滿了威脅。

    本來,這在所有人看來,都是一場沒懸念的戰斗。一年級更重要的是為榮譽而戰。可是,伴隨著唐雨格的出現,似乎,一年級又有了那么一絲可能。

    外院,從四年級開始,每一年都會有一年的質變。每一年都會變得不一樣。五年級,真的很強。而且,在此時的外院,五年級、六年級,那都是出了妖孽級人物的。I

    藍軒宇五人此時已經走到了場地中央,藍軒宇下意識的看向唐雨格,他看到的,是臉色平靜的唐雨格。對于看臺上的騷亂,她似乎根本就沒感覺到似的。心中不禁暗想,學姐這心理素質可是真的好啊!他其實最擔心的,也是唐雨格的精神狀態不穩定。

    此時,他們的對手也已經來到了場地之中。

    那是一名身材修長的青年,十七歲的年紀,他已經基本長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一頭火紅色的長發披散在腦后,肌膚白皙、相貌英俊。雙眸略微有些狹長,一雙眼眸是罕見的淡粉色,和原恩輝輝的眼眸顏色略有相像。嘴角處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藍軒宇五人,主動走了過來。

    “學弟、學妹你們好呀。咦,你是唐雨格吧。你怎么跑一年級來了?”紅發青年有些好奇的看向唐雨格。

    唐雨格淡淡的道:“我已經申請加入了一年級。回爐重修行不行?”

    紅發青年豎起大拇指,“行啊!當然行。我也覺得咱們外院挺好的。起碼人多熱鬧啊!內院空蕩蕩的,有啥意思。提前特招我都沒去,就是為了在外院多混兩年。”

    “藍軒宇是吧,小學弟你真了不起。我看了你們幾場比賽了。不過,坦白說,我不太喜歡你的戰斗風格,蔫壞蔫壞的,跟某些人有點像。”

    “各位學弟、學妹放心,這一場我一定不會傷到你們的。期待著你們都能考上內院哈!學長在這里祝福你們。”一邊說著,紅發青年用自認為很帥氣的姿勢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紅發。

    藍軒宇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學長,你是話嘮嗎?”

    紅發青年的手一僵,頓時怒氣沖沖的道:“藍軒宇,你敢說我是話嘮?有沒有點敬老尊賢的精神了?好歹我也是你學長。對學長,要尊重,懂不懂?”一邊說著,他一伸手就朝著藍軒宇抓了過來。

    “啪!”裁判一巴掌拍開他的手,指著另一邊,道:“回你自己地方去。”

    紅發青年吃痛,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今天的裁判,然后乖乖的往回走。

    說來也巧,今天這場對抗賽的裁判,對藍軒宇來說是老熟人,正是凌依依。

    這位不知道是該叫學姐還是該叫老師的凌大美女絕對是藍軒宇見過的,學院之中身份最多的一位了。

    學生?老師?還是拍賣師或者是裁判?簡直是在什么地方都有她的身影。

    不過,對于凌依依給了紅發青年一巴掌,他心中還是有點痛快的。

    凌依依看向藍軒宇,道:“如果你們能戰勝花霖寒,本學姐會額外給你們獎勵的。狠狠的揍他。”

    花霖寒?這應該是那紅發學長的名字吧?看起來,似乎這位學姐和他有仇啊!

    看著凌依依咬牙切齒的樣子,藍軒宇頓時眼睛一亮,毫無疑問,這一場,裁判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學姐放心,但凡有可能,我們也不會放過他的。”藍軒宇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看臺上。

    老實青年和漂亮學姐依舊坐在一起。

    “親愛的,今天你沒下注吧?”老實青年小心翼翼的問道。

    漂亮學姐瞥了他一眼,道:“怎么?我下不下注關你什么事兒?”

    老實青年一臉的苦笑,心中暗想,怎么就不關我事了?你輸了心情不好就拿我撒氣啊!

    “博彩不好。不利于身心健康。親愛的,我們還是看比賽吧。”

    漂亮學姐道:“剛才花霖寒那花心大蘿卜說的蔫壞的,應該是你吧?”到了他們這等修為,聽力都好得很,自然能聽到花霖寒之前在下面對藍軒宇說的話。

    老實青年道:“他皮癢了唄。過兩天就有收拾他的機會了。”

    漂亮學姐疑惑的道:“你不是收了他的錢?還要收拾他?”

    “咳咳。噓。”老實青年趕忙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我輕點、輕點就是了。我是有節操的。”

    “節操掉一地吧?不過我警告你,少和那家伙走在一起,要是讓他傳染了你花心的毛病。哼,我閹了他。”漂亮學姐惡狠狠的說道。

    老實青年看著她的眼神頓時一臉的迷醉,“我就喜歡你這種幫親不幫理的樣子,閹了他吧,我支持你。”

    漂亮學姐突然笑了,“你覺得,我閹了他的同時,會放過你嗎?”

    老實青年頓時感覺到背后一股涼氣冒起,趕忙賭咒發誓道:“想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我這輩子,只喜歡你一個人啊!對于別的存在,我連公母都不分的。”

    漂亮學姐“噗哧”一笑,捶了他一拳,“好好看比賽吧。按你說,花霖寒肯定能贏?”

    老實青年道:“他要是輸了,我捶死他。我可是在他身上押了十枚紫級徽章的。”

    漂亮學姐頓時瞪大了眼睛,“你剛才不是說,博彩不好嗎?”

    “咳咳,穩贏不熟、穩贏不熟的……”老實青年趕忙說道,“贏了我好給你買好吃的呀。對了,寶貝,你的二字斗鎧最后一件,我已經給你做好了。今晚,要不要去我宿舍試試?”

    漂亮學姐白了他一眼,“你是讓我去試斗鎧嗎?只試斗鎧?”

    “嗯嗯。”老實青年連連點頭。

    此時,場地內,花霖寒已經開始在原地蹦蹦跳跳的,眼神卻充滿了兇氣,顯然對藍軒宇剛才的話非常不滿意。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