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大五行精靈箭
    “嗖!”弓如滿月,下一瞬,那五彩箭矢已經如同流星趕月一般,朝著氣勢煊赫的太陽食人花真身暴射而去。

    花霖寒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這一瞬竟是有些凝固,周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變得混亂起來,他竟然在短時間內無法再從空氣中吸收到任何能量,只能借助自己的魂核來保持戰斗姿態。

    這是……,類似法則的力量?

    花霖寒心中也十分吃驚,可是,他卻當然不會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就能戰勝自己。

    唐雨格也在這一瞬動了,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燃燒了一字斗鎧,將自身大五行神光提升到極致的她,并不是沖向花霖寒,而是反向而出,瞬間沖向了那根五彩箭矢。

    不對!

    花霖寒心頭一凜,戰斗經驗極其豐富的他也在這一瞬做出了決斷。

    六朵太陽食人花頃刻之間會聚在一起,每一朵大花都如同一個巨大的花瓣,六朵拼湊在一起,竟是形成了一朵超級太陽食人花。燦爛的金紅色光芒猶如平地多了一顆太陽,直徑超過十五米的巨大金紅色光柱暴射而出。

    看臺上,看到這一幕,老實青年的臉色也不禁隨之變得凝重起來,沉聲道:“他練成了。太陽炮。”

    以武魂真身狀態,讓太陽食人花的威能增強到最大狀態,在武魂真身的情況下,攻擊力提升一倍,再將六朵太陽食人花凝聚在一起,所有力量集中,爆發出最強攻擊。是為太陽炮。

    盡管花霖寒這太陽炮明顯是剛剛練成的,威能還不足以稱之為強大。但是,對于面前他的這些對手來說,還是太恐怖了。

    未來的太陽炮,射出的太陽神光直徑越小,威力就會越大,因為意味著它的能量就越是凝聚。

    而就在這時,唐雨格已經悍然沖到了那根五彩箭矢之上,頃刻之間,大五行神光宛如海納百川一般,被那箭矢吞噬的一干二凈。而恐怖的是,那箭矢上的所有光芒居然都在這一瞬消失了。

    唯有遠處原恩輝輝手中的碧綠色長弓在這一瞬竟是也變成了五彩色。

    “轟——”

    五彩光芒與那宛如戰艦主炮一般的太陽神光碰撞在一起。整個比賽場地都隨之劇震,爆發出了恐怖之極的爆炸聲。刺目光芒沖天而起,大有幾分山搖地動的感覺。

    這、這是外院弟子能夠做到的?

    七環修為的花霖寒能夠做到這一點,還算正常。可是,他的對手可是來自于一年級啊!

    唐雨格本身也是六環魂帝修為,雖然和七環有質的差距,可是,在燃燒了自身一字斗鎧的情況下,這一擊,已經超越了她自身修為。再加上原恩輝輝前所未有的全力爆發,精靈王弓的強大增幅。二者相輔相成,這是他們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聯手,可一切卻就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武魂融合技,大五行精靈箭!

    而也就在二者爆發的下一瞬,一道暗藍色的光芒悄無聲息的鉆入了那沸騰爆發的強光之中。強光所帶來的沖擊波,根本無法阻擋它前進之勢,所有的沖擊波在它附近,都悄無聲息的泯滅了。

    一道身影也在這時從天而降,帶著絢爛的白色光彩,鉆入那沸騰的強光之中。

    五彩身影彈射而出,落向遠處,一道身影閃電般沖了過去,將她接住。

    此時此刻,看臺上早已鴉雀無聲。這最后時刻的爆發,早已讓所有人目眩神迷,甚至沒有人看得出,這一次碰撞,究竟是誰占據了上風。

    光芒漸漸收歇。戰場上的情況也隨之明朗。

    原恩輝輝懷中抱著臉色蒼白已經陷入昏迷之中的唐雨格。藍軒宇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身上的七彩鱗片早就已經消失了。藍夢琴因為精神力消耗過度,此時也是跌坐在地上,臉上一片蒼白。也就凍千秋的情況還略微好一些。護在藍軒宇身前。

    而在他們對面,身穿二字斗鎧的花霖寒站在那里,在她面前,不遠處,正是凌依依。凌依依的一只手還拉在花霖寒的手臂上。在花霖寒身后的地面上,卻出現了一道長長的溝壑。

    暗藍色光芒一閃,溝壑盡頭,一道暗藍色光影掠空而過,直奔藍軒宇飛去,最終落在他右手拇指之上,重新化為那深邃的指環。

    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花霖寒的二字斗鎧,左臂的位置被拉開了一道縫隙,里面隱隱有血跡。

    而此時身為裁判的凌依依,臉上的笑容很燦爛。

    她大聲的宣布道:“一年級獲勝。”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一年級獲勝?一年級怎么就獲勝了?這什么情況?

    絕大多數人根本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而花霖寒的臉色更是難看的不行,身上斗鎧收斂,怒聲道:“他們怎么就獲勝了?我根本不會輸啊!”

    凌依依冷笑一聲,“如果不是我及時出手,你已經被那大戟釘死了。”

    花霖寒道:“我頂多重傷,怎么就死了?在那同時,我還能再次釋放太陽炮,足以將他們都炸死,你要不拉我怎么會打斷我的太陽炮二次發射?”

    凌依依特別喜歡他此時氣急敗壞的樣子,笑吟吟的道:“首先,如果你的身體被那大戟刺穿,你能保證自己還可以活下來?你怎么知道那大戟之上沒有其他效果。哪怕不死,在被重創的情況下,你的太陽炮還能取準么?身為裁判,在考慮你們雙方安全的前提下,再加上對場上局勢的判斷。我認為,救援你才是最正確的選擇。而我已經在救援你了,就沒有能力再救援一年級,當然要中斷你的太陽炮,不能讓你殺傷學弟、學妹。如果你不服氣,大可以向上申訴。當然,你覺得你申訴有效嗎?”

    花霖寒氣的差點吐血。沒錯,凌依依的分析沒什么問題,可是,在當時那種情況下,自己如果付出一定代價,譬如爆發斗鎧,在損傷斗鎧的情況下強行結束武魂融合技略微改變位置也未必就是做不到的。

    但現在他有理也沒地方說去。凌依依是裁判,在戰場上本來就有著很強的決定權,更何況她也是為了雙方安全做考慮。

    同時,唐雨格和原恩輝輝聯手的大五行精靈箭威力確實相當巨大,真的擋住了他的太陽炮。這也讓他有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另一邊,藍軒宇他們的表情也是有些古怪。事實上,這場戰斗,讓他們每個人都覺得有些無力。對手實在是太強了。而且,還是在輕視他們的情況下依舊壓制的他們毫無辦法。如果不是最后時刻唐雨格和原恩輝輝出人意料的爆發出那個武魂融合技,他們恐怕真的一丁點機會都沒有。這是純粹實力上的差距啊!

    藍軒宇孤注一擲的拋出自己的天圣裂淵戟,是來自于一個聲音的提醒。

    此時他下意識的向看臺上看去,就在看臺的一個角落處,那銀發紫眸的身影正面帶微笑的注視著他。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