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學弟,你好呀!
    在距離最后一場比賽的前一天,一年級將要參賽的六人加上劉鋒集體請假了。演練戰術。

    肖啟直接批準,他也沒有打算對這些學生進行指點,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能贏四年級就已經超出了他的判斷,更別說后面的五年級了。那可是二字斗鎧師、七環魂圣啊!就算有唐雨格的加入,能贏也是奇跡。

    而這最后一場,在他看來,輸是肯定的。所以就任由他們去發揮吧。他已經接到了櫻落紅的通知,這次所以參賽過的學生都將被允許前往精靈星觀賽,但要他保密,還不能告訴藍軒宇他們。

    藍軒宇他們這個小團隊目前的七人之中,只有錢磊沒有出場過。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冰天樑和丁卓涵也參賽過了,這就意味著,一共有九名一年級學員可以前往精靈星。先不說收獲,但是這份榮耀,就夠他吹一年的。現在其他年級的班主任看到他都繞路走,就怕受刺激。所以這些日子肖啟的心情特別的好。

    上午的課程結束了,肖啟向今天來上課的學生道:“明天下午,最后一場越級挑戰賽。我們雖然獲勝的幾率很小,但這也是我們打通關的最后一關。別的我不多說了,最后一拼,我們所有人都為參賽的同學們加油,我和你們一起為他們吶喊。無論輸贏,你們都是老師的驕傲。”

    學生們的情緒頓時被調動起來,但丁卓涵卻皺了皺眉,忍不住說道:“肖老師,怎么聽您的意思,明天我們好像沒什么機會似的?”

    肖啟瞥了他一眼,“機會確實不大。六年級,有一個實力很強的學員。早在三年級的時候,他就應該被特招進入內院,但因為一些他自己的特殊原因,才一直留在外院。除非是他不出手,否則的話,我們機會確實不大。”

    冰天樑問道:“能比那天的五年級學長厲害多少?”

    肖啟道:“花霖寒?花霖寒在他手上估計堅持不了幾分鐘吧。”

    此言一出,全班嘩然。

    丁卓涵忍不住道:“肖老師,既然你知道他的資料,之前為什么沒有告訴我們?”

    肖啟苦笑著實話實說道:“因為說不說都沒什么意義,告訴你們,反而會打消你們的積極性,讓你們無法眾志成城的去面對前面的比賽。”

    一天的時間轉瞬即逝,終于到了最后一戰的時刻了。

    藍軒宇和伙伴們昨天晚上都是在海神湖中修煉度過的,為了能夠保持最好的莊天,也顧不得奢侈了。而他們這次的修煉,卻是沒給徽章的。唐月告訴他們,因為他們在外院對抗賽的優異表現,特批讓他們免費在海神湖中修煉一次。

    這可是節約了兩塊紫級徽章啊!他們足有七個人呢。

    而海神湖中修煉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不要錢,藍軒宇自然是厚著臉皮帶著伙伴們多在海神湖中泡了泡,連暴血果他都多吃了一枚用來修煉。吸收的生命能量之多,可以說是前所未有。

    今天上午又調整了一上午的狀態,自問已經達到了最佳,這才出發,前往比賽場地。

    走進休息區,他的伙伴們都已經來了,劉鋒去了看臺,其他五人的目光則是第一時間凝聚在他身上。

    藍軒宇上前幾步,伸出右手,伙伴們的手掌分別疊落,大聲叫道:“必勝!”

    門開了,陽光和往日一樣,自然灑落。而在這一瞬,這些年輕人們的心中,卻已經充斥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氣息,那是必勝的信念,更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驕傲。

    “出戰!”藍軒宇一揮手,當先向外走去。六個人魚貫而出,第五次,走上了屬于他們的舞臺。

    露天的機甲練習場上陽光有些晃眼,在藍軒宇他們走出來的時候,他們的對手,來自于六年級的代表,也正從對面走出。

    因為場地太大,又有些遙遠,再加上陽光的關系,一時間有些看不清楚。

    藍軒宇的雙拳不禁攥緊,這一場,很可能是他成為魂師以來最艱難的一場。在娜娜的提醒下,他現在已經完全打消了拖延時間的想法,唯有全力一拼,無論勝負,都要拼盡最后一絲魂力。

    雙方逐漸走近,他們的對手自然是只有一人,在陽光的照耀下,彼此雙方漸漸看清了對方的樣子。

    看臺上,來自于一年級的歡呼聲竟是響徹全場。大家都是魂師,魂師以魂力激發的聲音自然不會小。

    此時此刻,在機甲練習場的看臺,幾乎聚集了整個外院所有師生,他們都等著看這眾所矚目的一戰。

    花霖寒的臉色依舊有些不好看,在他身邊,赫然坐著那先前和老實青年在一起的漂亮學姐。

    “杉蔚,你說你這么好看,怎么就看上了那家伙呢?”花霖寒低聲說道。

    漂亮學姐杉蔚瞥了他一眼,道:“有本事,你當著他面說。”

    花霖寒突然怒聲道:“就算是當著他面,我也敢這么說。我苦啊!我被這家伙害慘了。”

    杉蔚疑惑的道:“那家伙雖然不靠譜,但還不至于害人吧?”

    花霖寒都快哭了,“你是不知道,上次他答應我,只要我給他一枚黑級徽章,最后他就讓我的呀!我早就給了。可是、可是……”

    杉蔚驚訝的道:“一枚黑級徽章?你是不是瘋了。你哪來這么多錢?”

    花霖寒哭笑不得的道:“我借的啊!自己再湊湊。然后就給他了,可誰知道,我卻是陰溝里翻船了。這都沒法和他對戰……”

    杉蔚道:“也就是說,不是他坑了你,是你自己不爭氣啊!那你跟我說什么?”

    “……,能不能有點同情心,親愛的學姐。”花霖寒的嘴角都抖得快流口水了。

    “沒有。你們都不是什么好人。”杉蔚翻了個白眼。

    “那你還跟他?”花霖寒不忘挑撥。

    “我愿意,你管得著么?看比賽。一枚黑級徽章,你真有錢。回頭讓他交公。”杉蔚此時突然覺得心情很好。她其實從來都不擔心自己家那個家伙賺錢的能力。要不是這方面特別出眾,他也沒可能在外院混的風生水起,成為外院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人!

    藍軒宇突然停下了腳步,他的眼神漸漸凝滯,甚至是有些呆滯的。因為,此時此刻,他已經看清了自己最后一場的對手。

    對面不遠處,帶著憨厚和煦的微笑,老實青年向他揮了揮手,“學弟,你好呀!”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上海11远5今天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个位计划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合法彩票app有哪些 配资网站还寻尚牛在线 福建体22选5开奖结果 内蒙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北京pk赛车10官网 云南11选5前3直 江西11选5开奖20分钟一期 体彩排列3一综合版 赌场里面有哪些玩法 甘肃快3什么时候开始 钉钉天天红包赛能获得多少钱 定投理财投资产品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