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秀秀交心
    想到這里,他不禁有些興奮的攥了攥拳,最近還要多來幾次,好好的體驗一下這方面的變化。把這份提升穩固下來。

    “卓涵,卓涵。還能適應嗎?”藍軒宇這個時候才記起自己還有一位副駕駛,趕忙問道。

    沒有聲音,沒有任何回答的聲音,但藍軒宇卻隱約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邊似乎在輕微的顫動著。

    他下意識的退出系統,然后緩緩開啟了駕駛艙的艙蓋。然后他就看到了有些熟悉的一幕。

    星際戰機駕駛,自然也是要帶頭盔的,這是模擬艙內的重要組成部分,為的是更加直觀的感受和更好的去觀察數據,所有的一切都和駕駛真正的星際戰機沒什么兩樣。

    為什么藍軒宇會感覺到眼前的一幕熟悉呢?因為,就在上次期末考試的時候,他曾經見過。

    那次,錢磊被旋風卷起,暈的天昏地暗的時候,曾經有過一場大吐,吐的頭盔里……

    此時的丁卓涵,頭盔內就是一片混沌……

    藍軒宇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當初自己怎么也是摘了頭盔才吐的啊,他這不會被憋死吧?

    飛快的跳出模擬艙,把丁卓涵拉了出來,迅速拉到衛生間去清理。

    等藍軒宇用噴頭把他沖干凈的時候,丁卓涵都有些翻白眼了。不只是憋得,更是惡心的、暈的。

    小臉蒼白,歪在那里說不出話來。

    藍軒宇有些歉然的道:“卓涵,你沒事吧?”

    丁卓涵勉強抬起手,朝著藍軒宇擺了擺手,似乎是想要趕他走似的。

    藍軒宇看著他那還處于迷離的眼神,“你真的沒事?”

    丁卓涵又擺了擺手,似乎是讓藍軒宇快點走。

    藍軒宇咳嗽一聲,轉身走了。他大概明白丁卓涵的心態,去禍害別人吧班長。他們還等著你呢。

    當然,對于其他人,藍軒宇還是很溫柔的,其他人也沒丁卓涵那么跳。所以,烈度就控制在前十萬名左右。

    盡管如此,很快,衛生間就人滿為患了。但也還好,沒人再像丁卓涵那樣,吐在頭盔里。

    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們還是很優秀的,暈眩這種事兒呢和精神力是息息相關的,精神力強的,抵抗能力自然也就強一些。

    像藍夢琴,在體驗之后,就沒有吐,只是臉色蒼白的坐在地上喘氣。

    “千秋,哦,不,秀秀,我們來吧。”藍軒宇和白秀秀進了駕駛艙。

    艙門關閉,藍軒宇一邊操作著系統,一邊道:“一直都沒來得及問你,為什么突然要改名字啊?是不是在獸神帝天渡劫的時候,你感覺到了什么?”

    白秀秀有些沉默,沒有吭聲。

    藍軒宇也沒有再問,如果這是人家的秘密,還是不要問的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

    系統開啟,眼前的屏幕亮了起來,白秀秀的聲音才想起,“我曾經失憶過,忘記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甚至忘記了爸爸、媽媽。所以,在見到老師之前,我都是孤兒。是老師讓我重新感覺到了溫暖,讓我的記憶漸漸復蘇。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讓我感到很熟悉,也讓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所以,我才對你和對別人有些不一樣。”

    “……”藍軒宇不禁有些驚訝,就連操控的手都變得慢了下來。

    “那天,獸神渡劫的時候,我的記憶又被刺激了,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凍千秋這個名字,是我內心之中的執念,但是,我真正的名字應該是白秀秀才對,這是爸爸、媽媽給我起的名字。他們已經不在了,我不能再任性,不能再逆反,我就想用回這個名字。”白秀秀的聲音有些低沉。

    藍軒宇道:“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了。你的爸爸、媽媽……”

    白秀秀聲音中多了幾分哽咽,“他們死了,他們被敵人殺死了。我好想他們。軒宇,你說,如果有一天我能夠修煉道神級,有沒有復活他們的可能?”

    藍軒宇深吸口氣,可能嗎?至少以他目前所學的只是來看,似乎是不可能的。幾乎是不可能的。可是,他能這樣告訴白秀秀嗎?他不能,他不忍心啊!

    “一定可以的。只要我們努力找到你父母的烙印,通過他們的烙印就有可能吧。更何況你身上流淌著他們的血脈,通過血脈之力,或許也有什么辦法。但這恐怕都要等到我們修煉道神級層次才行。我們一起努力,我幫你。”藍軒宇探手過去,握住了她有些冰涼的小手。

    凍千秋用雙手握住他的手,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將他的手背貼在自己的面龐上。

    藍軒宇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滾燙的淚水順著自己的手流淌而下,他的心在這一瞬不禁揪緊。在這一瞬,他感受到了凍千秋前所未有的脆弱,這一刻的她,是如此的需要溫暖與憐惜。

    解開身上的安全帶,藍軒宇探身過去。

    此時此刻,模擬艙內已經是一片漆黑,只有前方的屏幕亮著。他們還沒有完全進入到模擬世界之中,但是,在這一刻,藍軒宇卻已經緊緊的抱住了白秀秀。

    無論她是凍千秋、還是白秀秀。他都決定,一定要好好保護她,不讓她流淚。

    駕駛繼續,或許是精神上的感染,凍千秋的狀態超過了其他所有人,至少她走出模擬艙的時候,臉色是相對平靜的。

    當然,這也和藍軒宇心情受到影響,飛行烈度下降有關。

    所有人是搖晃著離開星際中心的,當然,藍軒宇除外。某位吐在頭盔里面的,還被罰了款。唐老師表示,這是弱雞的表現,而且還如此惡心,必須要懲罰。一枚黃級徽章就這么沒了。

    丁卓涵真的是欲哭無淚啊!他現在才明白,什么叫不作就不會死……,誰讓自己得瑟的呢?

    不過,這堂課也讓很多人第一次感受到星空的奧妙,在暈眩感漸漸消失之后,大多數人對星際戰機都起了濃厚的興趣,畢竟,在前十萬名的烈度中,藍軒宇在里面已經算強者,駕駛的時候不會面對太多強敵,也相對輕松自如。讓大多數同學都充分感受到了星際戰機縱橫戰場的那份美妙。

    其他人都會去休息了,藍軒宇卻是去了學院的鍛造室。他可不敢懈怠,一字斗鎧還需要他更加的努力。

    星戰實驗班這個概念,對他來說也是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他小時候的愿望,就是長大以后能夠成為一名戰艦指揮官,指揮著強大的宇宙戰艦翱翔在太空之中。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愿望也開始隨之變多,但是,這個愿望卻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那天老師說的最打動他的其實就是讓他們一個班的同學駕駛著一艘小型戰艦,出現在很多個人無法完成的艱難任務面前。這對藍軒宇的觸動實在是太大了。

    他雖然想要成為星際指揮官,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如果成為指揮官之后,自己所帶領的屬下會是怎樣的,那無疑需要不斷的磨合。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