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俘虜團長
    原恩輝輝幾乎是跟著唐雨格一起沖過來的,手腕上的儲物手鐲銀光一閃,一對手銬就出現在掌中,迅速的扣上了鄧博的雙手。

    白秀秀、藍夢琴還在旁邊蓄勢待發,一旦他們控制不住鄧博,二女也會出手。

    手銬銬上,藍軒宇這才松了口氣,雙手離開了鄧博的肩膀,也收回了金紋藍銀草和銀紋藍銀草。

    唐雨格則是抬起手掌。幾人對視一眼,都有種放松的感覺。

    鄧博用力的晃了晃頭,耳中嗡鳴不斷,剛剛那一下,險些將他的耳膜都震破了。如果不是他自身修為足夠強大,魂力和精神力自然而然的產生保護,恐怕真要受傷了。

    可就算這樣,如此近距離的被黃金龍吼來一下,還是太傷了。以至于他用力晃動著頭,足足半晌之后,意識才漸漸恢復。看人的時候,眼前都有些是重影的。

    “你們……,干什么……”鄧博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不解,但他的聲音都還是顫抖著的。掙扎著就要站起來。

    但他卻發現,自己的魂力竟然一點都提聚不起來,一雙寬厚的手掌從身后按下,將他又重新按在了座位上。赫然是錢磊把金胖子釋放了出來。

    沒有了魂力的支持,就算鄧博的身體素質再好,在純粹力量方面也不可能和金胖子抗衡的啊!

    藍軒宇一臉歉然的看著鄧博,“團長,對不起。等咱們返回母星之后,我們一定向您鄭重的道歉。但是,我們現在也沒辦法啊!在接到了這個期末考試內容的時候,我們也很絕望啊!但是,您不知道的是,我們史萊克學院給出的考試題目,那是一定要完成的,所以,我們沒辦法才出此下策。您千萬別生氣,不是針對您。主要是我們學院太坑了。”

    鄧博愣了愣,此時他漸漸恢復了正常,盯視著藍軒宇看,再回憶之前發生的一切,眼中漸漸流露出了恍然之色。

    “好小子,你們先前攻擊大黑牙植裝店,是為了把我引出來是不是?”鄧博怒聲道。

    藍軒宇道:“我們這不是沒辦法么?本來想著傳靈塔是不是有飛船可以帶我們返回母星,可到了那里卻發現,下一次離開這里,傳靈塔戰艦要半個月之后。我不知道這個時間是不是您之前就計算好了的。我們就別無選擇了。就算是搶奪一艘海盜戰艦,我們也無法平安的返回母星啊!畢竟過不了聯邦艦隊那一關。所以,思前想后之下,我們發現,只有咱們來時的戰艦,才有最大可能在時間到達之前送我們返回。所以,我們就只能是出此下策了。”

    鄧博猜測的沒錯,從一開始,藍軒宇他們攻擊大黑牙植裝店的目的就只有一個,把他引出來。

    以藍軒宇的聰明才智,怎么會想不到唐門的人會在暗中保護他們呢?這是必然的啊!他們是史萊克學院的天子驕子,這里是充滿罪惡的天堂星。在這種地方,他們太容易出現危險了,而這絕不是學院希望看到的。既然是跟唐門的人前來,唐門的人自然會在暗中保護他們,帶他們前來的這位團長更是責無旁貸。

    之所以是找最熱鬧的地方,就是為了把事情鬧大,更好的把鄧博吸引過來,搶奪大黑牙植裝店那都是捎帶手的事兒,事情鬧大,當鄧博感覺到他們已經應對不了無法處置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了。而這就是他們要尋找的機會。

    為什么藍軒宇問鄧博這里是不是就只有他一個人?還問回程如何屏蔽檢查,都是為了之后的行動做準備。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藍軒宇毫不猶豫的就出手了。

    鄧博怎么可能想得到,這些剛被自己救下來的小家伙會突然攻擊自己呢?

    看看藍軒宇,他再看看其他一臉無辜的幾個小家伙,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來,“你們真會玩兒……”

    藍軒宇苦笑道:“您一定要相信我們,我們也是被逼的,我們也不想這樣的。”

    鄧博沒好氣的道:“你們被逼的?那這禁神手銬是怎么回事兒?”

    藍軒宇道:“我是當初在學院兌換中心看著好玩兒,就買的。只能禁制封號斗羅以下的魂師有效。其實我這個計劃最大的問題就是,如果您是封號斗羅以上級別的強者,我們就失敗了。所以,還是很冒險的。”

    “好玩?好玩就買個禁神手銬?這玩意兒不便宜吧。”鄧博瞪大了眼睛。

    藍軒宇輕嘆一聲,道:“是不便宜呀。但我怕學院萬一給我們個抓俘虜的任務,有這個就方便多了。您放心,我們會好好保護您的。要是有什么我們面對不了的危險,就把您放開。”

    鄧博吃驚的道:“怎么著?你們還打算一直禁錮著我?”

    藍軒宇點點頭,道:“在回到母星之前,為了預防我們的期末考試出現意外,就只能先委屈您一下了。”他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放開鄧博,哪怕是鄧博承諾不會再折騰他們也不行。一切還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好一些。

    “混賬,你們這些小東西是不是瘋了?你們就不怕我回到你們學院之后告你們一狀?”

    錢磊嘿嘿一笑,道:“不怕呀。我們都是按照學院的期末考試要求再進行,學院又沒說不能抓您。這都是我們學院的期末考試太奇葩導致的,您要是投訴的話,回去以后投訴我們學院吧,真不能怪我們的。而且我們學院是以培養怪物著稱的,只要我們能完成期末考試,又不違背正義,肯定不會處罰我們的。看我們把您這樣帶回去,您告狀也沒用,因為他們肯定會認為,您那是打擊報復。”

    “我……”鄧博還從來沒有這么憋屈過。被一群十幾歲的少年給逼迫到這份上。

    事實上,他也確實是有點倒霉的。他的修為正好是八環魂斗羅級別,而且還是三字斗鎧師。正常情況下,藍軒宇他們再強一個層次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啊!這也是他大意的根源所在。可是,現在卻剛好無法掙脫這禁神手銬。

    “老大,我們接下來咋辦?”錢磊問道。

    藍軒宇道:“就按照之前團長吩咐的辦,先休息一天,然后出發返回。找點吃的去,秀秀,麻煩你烹飪了。”

    自從白秀秀展現出廚藝之后,藍軒宇就對那天的烤肉記憶猶新。

    在這小樓里簡單的轉了轉,臥室有四個,簡單分配一下就好。藍軒宇自己和鄧博一個房間,白秀秀跟藍夢琴,唐雨格跟原恩輝輝,錢磊跟劉鋒。

    唐雨格和原恩輝輝是姐弟,而且晚上原恩輝輝是女生……

    對此,這姐弟倆本來是都有些意見的,但只有四個房間,這么分配才是最合理的。就被藍軒宇駁回了。

    別說,這地方的食物儲備還真不少,大家都餓了一天了,白秀秀簡單的做了一些吃的,給大家一起吃。可憐的鄧博團長只能是帶著手銬吃東西。他的行動是不受限制的,走路什么的都沒問題,就是無法使用魂力而已。藍軒宇更是寸步不離的看著他,以避免他出什么幺蛾子,增加變數。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福彩3d精准预测 广东11选5全双 股票开头数字代表什么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新能源板块股票推荐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快3助手手机版 股票下跌公式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高手分析 七星彩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时时彩包胆什么意思 大乐透计算器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