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五百九十章 鄧博的反抗
    鄧博在短暫的憤怒之后,似乎也漸漸的認命了。而且,在他心中對這些小家伙由衷的有些佩服起來。

    有實力、有膽氣、有腦子,更重要的是還有執行力。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要是成熟一下的魂師,可能還會瞻前顧后多加思考。可這些少年根本就沒有這個過程,想到了就干。干了還就成了。至少到目前為止,前面的步驟都沒有出現問題。

    憑借著唐門的科技手段,他們就是屏蔽了追擊,沒有被黑角城官方發現。

    一天時間的休整之后,所有人的狀態都恢復到了最佳。開車這種事兒,藍軒宇也是毫無問題的。這次換了他在駕駛位置,而鄧博則是被放在了副駕駛。其他人還是坐在后面。按照車上導航,直奔來時的路而去。該是返回的時間了。

    至于換取的那些天堂幣,藍軒宇也顧不上花了,當初那些也只是為了未雨綢繆所準備的。以后要是有機會再來的時候再說吧。更何況他們絕對沒吃虧,先不說那一大堆植裝。單是弄來的那一門便攜式大威能魂導炮和藍軒宇那一雙手槍,就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那手槍足夠他用到七環了。大大的增加了他遠程戰斗的能力。

    藍軒宇決定,回去以后要好好練練槍法才行。

    黑角城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不過,車開在路上,藍軒宇他們還是看到,有些街道上的大屏幕有他們的頭像,沒錯,確實是被通緝了。

    通緝就通緝唄。無所謂。反正能夠順利離開就行。

    一切都和預判的一樣,黑角城終究是個充滿了“自由”的地方,并沒有遇到什么檢查,很快,他們就出了城市范圍。

    這輛唐門的汽車似乎還有特殊權限,在出城的時候,藍軒宇本來還擔心檢查問題,特意詢問過鄧博,鄧博什么都沒說。等車開到出口的時候,卻根本沒有人查驗,直接放他們出了城。

    穿過那些星球軌道炮的區域之后,所有人都大大地松了口氣,大有幾分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感覺。

    總算是出來了。

    雖然他們來到黑角城一共也沒多久時間,但對這里的印象還是很清晰的。主要是對這里那種隨處都充斥著危險的感覺清晰。至于黑角城的生活,他們還沒時間去體驗。

    車一直開到無法前進的地方為止,眾人下了車,由金胖子背著鄧博,鉆入樹林之后,按照導航全速前行。直奔停靠戰艦的停泊區而去。

    比來的時候要更快,一天多一點的時間,他們就抵達了不能釋放能量的區域,收起金胖子,讓鄧博也自己步行,又用了一天的時間,終于順利抵達了停泊區。

    戰艦就在眼前了,所有人眼神之中都不自覺的流露出了幾分興奮的情緒。

    但也就在這時,鄧博突然停下了腳步。

    “藍軒宇,有一個問題你想過沒有?”他突然說道。

    藍軒宇扭頭看向他,道:“團長,什么問題您說。”

    鄧博淡淡的道:“如果我不給權限的話,你們是不可能進入這艘戰艦的。我也不用過多的為難你們,只要消耗時間到你們無法完成期末考試就足夠了。你們這么坑我,也讓我小小的報復一下。”

    藍軒宇還沒說話,錢磊已經湊了過來,惡狠狠的道:“您就不怕我們刑訊逼供的嗎?”

    鄧博淡然一笑,“不怕。我是唐門的人,你們是史萊克學院的人。你們這么抓了我就算了,要是對我刑訊逼供什么的,看你們回去怎么交代。”

    錢磊扭頭看向藍軒宇,“老大,毀尸滅跡什么的是不是也可以?”

    鄧博瞬間瞪大了眼睛,“臭小子,說什么呢。”

    藍軒宇也是一臉的憤怒,“這個念頭要不得。錢胖子,你別嚇著團長,讓我和團長好好的溝通一下。”

    一邊說著,藍軒宇笑瞇瞇的走到鄧博面前。也沒有請求他給開啟戰艦的權限,而是“扶著”鄧博,讓他坐了下來。

    錢磊會意的來到鄧博身后,雙手按住他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

    藍軒宇坐在鄧博面前,拿起他一只腳,把他的鞋子脫掉,襪子拽下來,露出了腳掌。

    “你、你干什么?”鄧博吃驚的看著藍軒宇。

    藍軒宇看向他,展顏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不干什么呀。只是想要讓您開心一下。您放心,我們怎么可能對唐門的前輩刑訊逼供呢?”

    一邊說著,他手中已經鉆出一根金紋藍銀草,一只手抓著鄧博的腳踝,另一只手上藍銀草尖細的前端變得柔軟下來,輕輕的在他腳心處掃過。

    剎那間,鄧博全身宛如觸電一般顫抖了一下,他只覺得一股麻癢的感覺瞬間沖腳心傳遍全身。

    “臭小子,你、你給我住手啊!”鄧博失聲叫道。

    藍軒宇卻不理他,只是輕輕的撥動著藍銀草,不斷的在他腳心之上徘徊著。

    剛開始的時候,鄧博還嘗試隱忍,但這實在是太刺激了,很快他就忍耐不住了。

    “哈哈,啊哈哈哈,藍軒宇,你這個混小子……,我,我跟你拼了……,哈哈哈哈!”

    藍夢琴拉著白秀秀走向一旁,唐雨格也跟著她們一起走到旁邊,輕嘆一聲,道:“真是慘不忍睹啊!做藍軒宇的對手,絕不會是幸福的事情。”

    藍夢琴撇了撇嘴,道:“太壞了這家伙。”

    白秀秀只是笑笑,卻什么都沒說。

    “給,我給了,哈哈哈哈,快停下,我給啟動方法還不行嗎?”鄧博已經笑得要喘不上氣來了。

    事實證明,無論實力多強的強者,對于撓腳心這種事兒,也是無法承受的。

    藍軒宇這才收回藍銀草,一臉惋惜的道:“您看看,這樣多好。何必呢?您要是之前就直接答應,就沒這個過程了,您說是不是?”

    鄧博一邊喘息著,一邊看著他,道:“合著,這還是我的錯了?”

    藍軒宇一副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道:“對呀。”

    “你、你……”還想說些狠話的鄧博,看著藍軒宇手中還沒有收回的藍銀草,終究是沒說出來。

    于是,一行人終于重新登上了來時的戰艦。

    鄧博當然被剝奪了戰艦主控位置的資格,由藍軒宇坐上了艦長的位置。事實上,他自己都沒想過,會如此之快的就能駕駛一艘戰艦。

    “時間還來得及,咱們不著急出發,大家先整體再熟悉一下戰艦的各種功能。有什么問題就問團長。”藍軒宇向伙伴們說道。

    接下來,就是他們要駕駛著這艘戰艦返回學院了。這期間當然不能出任何問題。所以自然要向鄧博詢問清楚是最重要的。畢竟他們都只是學習了幾天而已。

    鄧博這回就表現的很配合了,沒有再試圖反抗,事實證明,反抗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對這些年輕人,他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唯有回去嘗試一下告狀。當然,他也知道,告狀估計也沒什么用。

    這么優秀的孩子,要是在唐門,恐怕也是所有高層都要寵著的對象。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