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悲催的鄧博
    關于這個考核內容,她也和唐震華商量過,得到了唐震華的大力支持。唐震華也認為,應該是讓藍軒宇他們吃吃虧,用挫折來打壓一下了。以免他們膨脹。

    這小子用什么渠道進行遠距離通訊發回信息的?這除非是有大型戰艦的中轉啊!難道他們去了天堂星外鎮守的聯邦艦隊?這怎么可能?

    下意識的打開通訊,櫻落紅就看到了藍軒宇發來的信息。下一瞬,她幾乎是剎那間目瞪口呆的站了起來。

    怎么可能?回來了?他們回來了?

    遲疑不定的愣了片刻之后,她迅速撥打藍軒宇的魂導通訊號碼。

    “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另一邊傳來電子音。

    一聽到關機了,櫻落紅心頭還真有點慌。因為她絕不認為藍軒宇是完成了期末考試回來的,因為那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啊!那這消息是誰發來的?難道說他是出事了?通訊器落在了別人手中?

    想到這里,櫻落紅飛快的沖出了自己的房間,跑向教學樓一層。她要去看看,是不是如同消息所說的那樣,鄧博在那里。

    鄧博坐在地上,他此時只有一種感覺,就是生無可戀。

    說好了走了之后立刻通知人來解救自己呢?怎么這么久了還沒來?而且連個路過的人都沒有。

    外院放假了啊!當然沒有什么路過的人,而櫻落紅有個習慣,就是洗澡的時間比較長……

    所以說,當櫻落紅看到通訊,并且做出反應的時候,已經是鄧博在這里坐了一個小時之后了。

    快步走出外院大門,櫻落紅一眼就看到坐在地上,手上戴著禁神手銬,嘴上還貼著膠帶的鄧博。

    她頓時大吃一驚,看著鄧博這樣子,她第一個反應就是,藍軒宇他們出事兒了。

    一個箭步就來到鄧博面前,一把就撕開了他嘴上的膠布,急聲問道:“藍軒宇他們呢?是不是出事了?他們怎么樣了?”

    鄧博這膠帶已經粘了好幾天了,被這樣暴力的撕扯下來,直接帶走了一層油皮,疼的他呲牙咧嘴。同時心中也滿是悲憤,這都什么人啊?被囚禁的明明是自己啊!她不關心自己就算了,竟然還如此暴力的撕扯膠布。

    “死了,那幾個小混蛋都死了。”一邊劇痛著,鄧博憤憤的說道。

    “你說什么?”櫻落紅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就把他從地上給提了起來,眼中殺氣畢露,“你是怎么答應我的?這幾個孩子對學院有多重要你知道嗎?更何況他們才這么小,他們還是孩子啊!你們唐門就廢物到這種程度了?連幾個孩子都照顧不了嗎?他們要是死了,老娘讓你陪葬。”

    “咳咳、咳咳放下我。櫻落紅你講不講理,那幾個小混蛋把我折磨成這樣,你還要殺我?我……”氣怒交加,再加上餓的,鄧博一翻白眼,竟是暈了過去。

    櫻落紅看他暈了,頓時愣了一下,什么意思?他是被藍軒宇他們折磨成這樣的?

    剛剛鄧博說藍軒宇他們死了的時候,櫻落紅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別的不說,這么優秀的幾個孩子要是因為這次期末考試死了,她絕對無法原諒自己,這期末考試就是她制定的啊!更何況這些孩子在內院都是掛了號的。一旦出事,那絕對是震驚整個學院的大事。

    一只手提著鄧博,另一邊撥通通訊,“唐震華,你趕快過來。軒宇他們好像出事了。”

    “什么?我馬上來。你在哪里?”另一邊頓時傳來唐震華震驚的聲音。

    “我辦公室。快來。”櫻落紅說完就掛斷了通訊,帶著鄧博飛快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把他直接提到衛生間,噴頭水開到最涼,直接就噴淋了下去。

    “啊啊啊!櫻……,嗚嗚,你干什么?別噴了,凍死我了。”鄧博醒了。然后就看到,櫻落紅不但沒給自己打開禁神手銬,竟然還用冷水噴頭噴自己,心中悲憤頓時是無以復加。

    關上噴頭,櫻落紅怒道:“快說,我的學生們呢?他們人在哪?”

    鄧博怒道:“我怎么知道他們在哪?他們把我扔在你們教學樓門口就跑了。肯定是自知犯了大錯,畏罪潛逃了。”

    “你不是說他們死了嗎?”櫻落紅殺機大盛。

    “我那是氣話你聽不出來嗎?”鄧博是真切的感受到了這位的殺氣。別說他現在還被禁神手銬禁錮著,就算沒有禁神手銬,他也不是櫻落紅的對手啊!

    聽了他這句話,櫻落紅才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

    “怎么回事兒?軒宇他們怎么了?”外面,唐震華風也似的沖了進來。

    當他在衛生間看到櫻落紅和鄧博的時候,頓時瞪大了眼睛,“櫻落紅,你給我解釋清楚,你這是怎么回事兒。你竟然和一個男人在衛生間里洗澡?”

    “放屁。”櫻落紅大怒,“有穿著衣服洗澡的嗎?”

    唐震華疑惑的看著她蓬松的長發,“你這不是剛洗完?”

    “我是剛洗完……,你先給我閉嘴。出去說。”一邊說著,櫻落紅把一條毛巾丟給鄧博,然后把他拽起來到了外面。

    半個小時后……

    坐在沙發上的鄧博總算是被解除了禁神手銬。而坐在他對面的櫻落紅和唐震華,表情則是無比的古怪。

    臉上的憤怒都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驚奇、震撼、好笑、吃驚等種種情緒。

    櫻落紅忍不住向鄧博問道:“小鄧,你剛剛這不是編的吧?”

    鄧博一邊往嘴里塞著餅干,一邊憤怒的道:“我能自己給自己編造這么丟人的事情嗎?我瘋了嗎?櫻院長,以后您可千萬別再找我了。我永遠也不想再幫您給學生考試什么的了。我怕了你們培養出來的這些小怪物了。”

    櫻落紅道:“但是,現在我們聯系不上他們。如果真按你所說,他們也算是完成了期末考試的,也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不敢回來呢?”

    “啥玩意兒?”鄧博不吃了,瞪大了眼睛看著櫻落紅,“也沒做錯什么?這還叫沒做錯什么?您這是不打算懲罰他們了?”

    櫻落紅也是一愣,“為什么要懲罰他們啊?他們都是按照期末考試的要求做的啊!就算我想要懲罰他們,也找不到理由啊?”

    鄧博道:“可是,可是他們把我囚禁了啊!”

    櫻落紅道:“這不也沒傷害你嗎?他們也是為了完成考試才出此下策的。單純從選擇來說,這應該是唯一的,也是最正確的選擇了。”

    旁邊的唐震華補充道:“而且,是你先拋棄的他們,他們把你引誘出來對你動手,其實也還好吧。”

    鄧博覺得,自己沒法和這兩個護犢子的家伙交流了,否則就要被氣死了。

    “隨你們吧。反正以后再也別找我幫忙了。櫻院長,我先走了,我要回唐門。”憋屈啊!實在是太憋屈了。

    鄧博站起身就往外走,唐震華和櫻落紅也沒阻攔。

    剛剛走出門口,鄧博突然意識到什么,又走回來了,拿起沙發上的禁神手銬,他還記得呢,藍軒宇說了,這東西送給他了。這禁神手銬的價值還是相當不小的。

    “小鄧,你這就不好了。這是我們學院的東西,屬于公務哈。不能讓你帶走。”櫻落紅不著痕跡的把禁神手銬“拿”了回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