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院長也兜不住啊!
    “小鄧,你這就不好了。這是我們學院的東西,屬于公務哈。不能讓你帶走。”櫻落紅不著痕跡的把禁神手銬“拿”了回來。

    鄧博呆呆的看著她,張了張嘴,想說什么,但卻發現,自己什么都說不出來。拍了拍自己的心臟位置,用力的深吸口氣,這才悲憤而去。

    史萊克都是怪物,無法交流!史萊克都是怪物……,淚流滿面……

    鄧博走了,唐震華看向櫻落紅,道:“你說,這小鄧說的是不是真的?有沒有什么水分?”

    櫻落紅道:“聽起來不像。雖然他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情緒色彩,什么藍軒宇他們還又殺人滅口的想法之類啊!但整體來說,過程應該是不會錯的。像藍軒宇那小東西干出來的事情。你說你這都教的是什么徒弟?跟你一樣的不著調。居然連友軍都打劫了。真的是……”

    唐震華道:“你這推卸責任我可就不愛聽了啊!他可是你們外院學員,就不是你的弟子了?怎么就都是我教得了。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以那小子的判斷力,應該會明白他這只是完成了期末考試,學院就算因為他抓了友軍而有所不滿,也不會給他什么懲罰的。他關什么魂導通訊?”

    櫻落紅道:“走,咱們先去調一下監控設施看一下,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回來過再說。只要是回來了,確保了安全,其他的都好說。”

    “好。”

    監控室。

    屏幕上清晰的呈現出藍軒宇他們是怎么把鄧博送回來的,然后又怎么在學院門口分開的。

    “不對!”唐震華突然嚴肅的說道。

    櫻落紅疑惑的道:“怎么不對了?”

    唐震華指了指屏幕,道:“你有沒有發現,他們分開的時候,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一個個跑的飛快。肯定有事兒。絕不只是抓了鄧博那么簡單。畢竟鄧博毫發無傷。他們也完成了期末考試。無非就是冒險,還用了唐門四枚反物質導彈。這些都不是沒法解決的事情。反物質導彈一枚的價值也就是相當于五到十枚紫級徽章吧。藍軒宇又不是賠不起。他們跑的這么快干什么?還關閉了魂導通訊。我覺得這里面沒那么簡單。”

    櫻落紅不解的道:“他們還能做什么?這不都已經很清楚了嗎?就是完成了期末考試啊!”

    唐震華看了一眼櫻落紅,道:“我覺得吧,他們的膽子比你想象的要大一些。所以,等等看吧。準備給他們擦屁股吧。這幾個小東西指不定干了什么好事兒呢。”

    櫻落紅突然“噗哧”一笑,道:“其實我覺得還真挺過癮的。到天堂星,打劫植裝店,引出鄧博,再偷襲鄧博用禁神手銬把他給抓了,然后自行駕駛戰艦回歸,半路上還直接硬闖出了天堂星的封鎖,傷了數艘戰艦。無論是能力還是心智,別說他們才一年級畢業,咱們外院的畢業生都不見得比他們做的更好了。這幾個小家伙,尤其是藍軒宇,以后給他們的測試不能再給那種用智慧能解決的了,這小子簡直是多智近乎妖,而且還特別有執行力,膽大妄為。雖然挺想揍他一頓的,但不得不說,我還真是有點越來越喜歡他了。算了,管他們做了什么呢,人沒事就好,做了什么我這個當院長的兜著唄。”

    正在他們說話的工夫,櫻落紅的魂導通訊器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

    櫻落紅低頭一看,正是鄧博打來的,不禁看向唐震華,“是鄧博。不會被你說中了吧。這么快就顯形了?”

    一邊說著,她接通了通訊器,另一邊,瞬間傳來鄧博氣急敗壞的咆哮聲,“戰艦,我們的戰艦沒了。櫻院長,戰艦沒了啊!我要瘋了。你們那幾個小東西,把戰艦給弄哪里去了?”

    “啊?”櫻落紅呆呆的看向唐震華,通訊器傳出的聲音很大,唐震華自然也是聽到了。

    “你說說清楚,戰艦怎么沒了?你們唐門的戰艦?”

    “就是我們回來的那艘戰艦啊!沒了,沒有在停泊區。我調了監控,只是看到我們下了戰艦之后,戰艦一下就消失了,就像是被空間吞噬了似的。”

    鄧博其實是留了個心眼的,他在離開櫻落紅辦公室的時候,心中還是有個希望的。那就是之前他看著藍軒宇他們留在戰艦中的植裝。

    在他看來,這次自己雖然是吃了大虧,但如果能帶回來這么多的植裝,至少還是能給唐門以交代,還能賺取不少功勛的。只要自己不說,史萊克不說,這恥辱也就沒人知道了。

    所以,他離開櫻落紅辦公室之后,第一時間就去了宇航中心那邊,他要看看,究竟藍軒宇給他留下了多少植裝。

    但是,當他到了宇航中心的戰艦停泊區就傻眼了,沒有,根本就沒有他那艘戰艦。

    他找了又找,都沒有發現戰艦蹤跡。這才去調取了錄像。赫然看到戰艦憑空消失了那一幕。

    他還真沒有朝著藍軒宇用空間儲物裝備帶走了戰艦這方面去想。原因很簡單,在他的認知中,沒有什么空間裝備能夠裝走戰艦的啊!

    所以他才焦急無比的打了這個通訊過來。

    掛了通訊,唐震華表情古怪的看著櫻落紅,道:“剛才你說,你兜著?”

    櫻落紅連連搖頭,“兜不住、兜不住。這幾個小混球。這也太膽大包天了吧。他們怎么把戰艦給弄走的?”

    唐震華苦笑道:“你忘了嗎?樹老把命運之環給那小子了。”

    “我……”

    藍軒宇和白秀秀可不知道現在他的院長和老師已經被雷的外焦里嫩了。這事兒他當然遲早要面對,但他覺得,有一段時間的緩沖期,讓學院先協調、協調,回去以后再說唄。反正這戰艦是不能輕易還回去的。總要弄點好處。

    他其實也沒想過真要把這么大一艘戰艦給貪墨了,畢竟,這玩意兒的價值對他來說肯定是天文數字的。

    但換點好處應該是可以的吧。都已經被我們俘虜了。就這么還回去,也不太好吧。雖然是友軍,但當時是鄧博拋棄他們的啊!是他先背叛的。所以,從道理上,勉強還是能解釋的過去的。

    坐在魂導列車的客艙之中,白秀秀已經睡著了。這一路趕回來驚險刺激,但也同樣會疲憊。白秀秀此時就靠在他肩膀上,睡得很香。

    藍軒宇低頭看向她,發現白秀秀有點流口水了,他肩膀上的衣服都有點濕了。睡夢中的白秀秀似乎是感覺到了,吸了吸小嘴,發出“咻咻”的聲音。眉頭微微皺了皺,說不出的可愛。

    看著她的樣子,藍軒宇不禁笑了,然后也閉上了自己雙眼。

    他其實才是最疲憊的那一個啊!但對于這次短暫的天堂星之旅,他還是很滿意的。起碼沒吃虧不是嗎?

    幾個小時后,魂導列車緩緩駛入明都列車站,在廣播聲中,白秀秀和藍軒宇先后醒轉。

    白秀秀一下就發現了藍軒宇肩膀上的水漬,頓時俏臉一紅,隨手在他肩膀上擦了一下,就站起身來,一副旁若無事的樣子。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