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六百二十章 都來了
    就是他們說話這工夫,門外隱約有能量波動震顫了一下,下一瞬,三個人就從外面走了進來。

    藍軒宇看向這三位,別說,他都認識。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史萊克學院海神閣副閣主汪天羽。跟在汪天羽身后的兩位,一位是曾經在精靈星上見過的那位唐門神級強者,斗羅殿副殿主唐淼,另一位自然就是之前他們期末考試那位苦主,帶隊的組長鄧博了。

    一看到藍軒宇七人,鄧博不禁有些咬牙切齒,這些小東西,實在是坑死他了。

    戰艦丟了啊!竟然戰艦被搶了。他哪敢隱瞞,回到唐門直接就是一個處分下來了。

    而且事關史萊克學院和唐門之間的關系,史萊克這邊緊張,唐門難道就不緊張了嗎?

    所以唐淼才親自前來,和汪天羽商量這件事的處理方法。

    汪天羽也很頭疼,藍軒宇這小子干了壞事之后直接就跑了,連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也沒有真的去追查。這件事兒他也和唐淼談了幾次了。并且多次表達了歉意。

    眼看著快開學了,估計藍軒宇他們也要回來了,唐淼這兩天就在永恒天空城做客。等著他們回來把事情給處理了。

    一進門,唐淼就看到了藍軒宇,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笑意,這真是個膽大包天的小子啊!

    汪天羽自然也看到藍軒宇了,冷哼一聲。

    藍軒宇卻是眼神坦然的看著他,沒有絲毫避讓。

    汪天羽心中一動,深深的看了一眼藍軒宇的眼睛,心中頓時閃過一絲驚訝,靈淵境?這小子精神力靈淵境了?

    這才幾天?什么情況?一發現這一點,汪天羽心中的怒火都熄滅了幾分。

    “老師。唐前輩。”櫻落紅和唐震華上前行禮。

    “嗯。”汪天羽答應一聲,然后向唐淼作出一個請的手勢,“唐兄,請。”

    唐淼和汪天羽在沙發上坐了,其他人都站著。

    汪天羽看向藍軒宇,道:“戰艦呢?”

    藍軒宇抬起手,露出自己的命運之環,“在呢,在呢。”

    “回頭把戰艦交出來。然后寫一份深刻的檢討。到唐門認錯。你們七個都要寫。學院內部,將給與你留校察看的處分,再有下次,你們就都離開學院。”汪天羽冷冷的說道。

    這處分看上去著實不輕,留校察看和被開除也就一線之隔。但實際上卻有點避重就輕。護犢子護的很明顯。

    唐淼也沒說什么。唐門和史萊克學院關系密切,是最親密的戰友,難道還真讓史萊克學院把藍軒宇給開除了?

    在精靈星的時候,他們就都看的出,史萊克學院對這群少年有多重視。

    所以,他也就準備順坡下驢,就這么算了。

    鄧博怒視著這幾個小家伙,真是恨不得揍他們一頓,可他也沒什么辦法。誰讓大家是友軍呢。

    唐震華和櫻落紅也是松了口氣。學院還是保了藍軒宇他們的。

    眼看著這件事就要這么被抹過去了,藍軒宇卻突然開口道:“閣主,戰艦我不能交。至少不能這么不明不白的交出來。這件事,我們沒做錯呀。”

    “啊?”唐震華和櫻落紅同時目瞪口呆,雖然他們先前面對藍軒宇的時候都是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可這些天他們一直想著的都是如何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把這件事抹過去。

    沒想到已經得到高層認可,并且要就這么混過去的情況下,藍軒宇卻來了這么一句。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唐震華一把拉住藍軒宇,怒聲道,然后拼命的給他使眼色。

    感受著汪天羽有些不善的眼神,唐淼好奇的注視,還有鄧博咬牙切齒的樣子,藍軒宇委屈的道:“老師,就算要給罪犯判有罪,也要給罪犯一個解釋的機會吧。我是不是能夠為自己申辯一下。”

    “閉嘴。”唐震華是真的有點怒了,自己這個弟子平時聰明的很啊!怎么這個時候卻拎不清了。現在這是什么情況?這可是關系到史萊克學院和唐門兩大勢力之間的關系啊!一艘戰艦對兩大勢力不算什么,但如果成為破壞彼此親密關系的導火索那就是大問題了。

    “讓他說。”汪天羽有些冰冷的聲音響起,“我倒想聽聽,他有什么歪理邪說。一名學生,無論天賦如何優秀,如果心不正,再優秀的天賦也沒有任何意義。”

    這已經是非常嚴肅的警告了。

    藍軒宇看看此時已經氣得臉色通紅的唐震華,趕忙用手給他撫了撫胸口,然后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這才上前一步,主動來到汪天羽、唐淼和鄧博面前。

    “咦。”先前唐淼還沒注意觀察,此時也發現了不對。要知道,他和汪天羽都是神級強者,就算他們不對外顯露什么威勢,自身神識也會自然而然的有一絲威壓存在。這孩子當著自己二人的面居然能面不改色的面對,這不是修為的問題,而是精神力足夠支撐他抵御威壓。

    這是……,靈淵境?

    一抹震驚之色從唐淼眼底閃過,這孩子才一年級畢業吧,滿打滿算十三歲。十三歲的靈淵境精神力,恐怕就是史萊克學院和唐門歷史上那些位大能似乎都沒打到這個程度吧?

    難怪汪天羽在之前話里話外的都護著這小子,也難怪這小子囂張的敢于連唐門戰艦都給搶走。

    藍軒宇上前幾步之后,先是向汪天羽和唐淼躬身一禮,然后又向鄧博躬身致意,“組長,關于之前的事情,我代表我們團隊向您道歉了。”

    看著他一臉誠懇的樣子,汪天羽的臉色略微好看了幾分。總算這小子還不算太囂張。

    藍軒宇站直身體,道:“汪閣主,唐前輩。這次的事情過程二位可能已經了解了,但都不是從我們七個當事人身上了解的。有關情況我想要再做一次說明。”

    “嗯,你說吧。”唐淼微笑著說道。

    藍軒宇點了點頭,道:“情況是這樣的。當時我們接到院長通知,要進行一次和其他同學不一樣的期末考試,我們都明白,這是學院對我們的特殊看待,所以,對于這次期末考試,我們極為重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好好完成這次考試。”

    “之后我們就上了戰艦,見到了鄧組長。那時候鄧組長一直都沒有告訴我們考試的內容。對吧,組長。”

    鄧博哼了一聲,但還是點了點頭,這是事實。

    藍軒宇道:“我們要特別感謝組長,在整個前往天堂星的過程中,教導了我們有關戰艦駕駛的知識,也讓我們學習了戰艦駕駛。若非如此,我們這次期末考試還真的未必能夠完成了。”

    “抵達天堂星之前的很短時間,我們才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那里是兇名赫赫的罪惡星球啊!我們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內心都是惶恐的。當然,也有一點期待和興奮,都想看看,罪惡星球是什么樣的。”

    “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到那里,對于那個世界的一切茫然無知。戰艦落地,經過幾天跋涉,我們到了黑角城。進入了這座罪惡星球的城市。組長那時候已經告訴我們,任務是配合他營救唐門的伙伴。我們自然特別的愿意,一定會全力以赴。可是,就在不久之后,我們卻發現,一切都和想象中不一樣了。”

    “組長走了,在我們身無分文的情況下離開了。然后留下了紙條,告訴了我們真正的期末考試任務。要求我們在十天之內,返回母星。返回學院,才算是期末考試通過。”

    “汪閣主,唐前輩。這是一個能夠完成的期末考試么?十天時間,至少有五天要在飛行過程中,還有三天是我們從黑角城走到戰艦的路上。也就是說,留給我們尋找能夠返回的戰艦時間,只有兩天。兩天時間,我們這群舉目無親,被我們心目中完全可以信任、可以交托后背的唐門領隊拋棄,分文皆無,連一個天堂幣都沒有的我們茫然無助,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