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姜是老的辣
    嗯?藍軒宇瞬間側目,他怎么覺得,汪閣主這話……,好像不是向著唐門說的?這有點像是給樹老捧哏啊!

    樹老怒哼一聲,“戰艦怎么了?難道我生命學派的榮譽還比不上一艘戰艦么?就是為了這么一艘破戰艦,就污蔑我生命學派繼承人。這要是傳出去,我們生命學派還用不用做人了?汪天羽,我跟你說,這事兒沒完。海神閣要是不給我們做主。未來一百年,都別想有生命果實出產了。哼!我們走。”

    一邊說著,他拉著藍軒宇轉身就走。

    “樹老……”唐淼張了張嘴。

    汪天羽一臉的無奈,苦笑道:“這老家伙真是越來越囂張了。只是,他大限將至,現在就算是閣主也拿他沒辦法。他這一輩子,為唐門可謂是鞠躬盡瘁。就是有個壞毛病,愛護短。唐兄,真是抱歉了,我回頭回去跟閣主匯報一下,看看怎么辦吧。”

    “算了算了,老汪你回頭跟樹老說說,這戰艦就作為冤枉了藍軒宇的賠償吧。一艘戰艦而已,哪能因此而影響了我們的關系。更不能影響生命學派的心情啊!這是對全聯邦的不負責任。”

    汪天羽愣了一下,道:“這怎么好意思?”

    “沒事、沒事。應該的。也算是我們祝賀生命學派有了繼承人的隨禮吧。”唐淼已經恢復了笑容。

    汪天羽一臉歉然的道:“那我這就去找樹老,趕快平息一下他的怒火。唐兄,我就不送你們了。”說完,他也急匆匆的走了。

    唐淼臉色平靜,跟在汪天羽身后,也走了。

    鄧博看看他的背影,再看看在場眾人,趕忙叫道:“殿主等我一下,我跟您一起走。”

    他們都走了,整個辦公室內,就只剩下藍軒宇的六位伙伴以及唐震華和櫻落紅。

    櫻落紅喃喃地道:“讓我屢一下,怎么覺得不對呢?”

    唐震華嘴角抽搐,“我覺得我腦子有點不夠用了。這事兒,怎么看怎么不對啊!”

    “戰艦是我們的了?”錢磊呆呆的說道。

    “好像是的。”劉鋒給了一個肯定。

    “軒宇哥哥,就是厲害啊!”原恩輝輝嘆息一聲,搖了搖頭,道:“我們這種腦子不夠用的,只要跟著他就好了。”

    “你跟誰我們呢?”唐雨格淡淡的道。

    原恩輝輝瞥了她一眼,“哦,還有你這個腦子更不夠用的。”

    “皮癢了是吧。”

    “你們幾個都出去,別在這兒礙眼了。”櫻落紅揮了揮手,沒好氣的說道。

    六人如獲大赦,趕忙跑了。

    事情結束。原本應該背上處分的藍軒宇,屁事沒有。興師問罪的唐門賠了夫人又折兵,戰艦不但沒要回來,還名正言順的歸史萊克學院所有了。或者準確的說,歸藍軒宇所有了。

    樹老拉著藍軒宇來到了海神湖畔。

    “樹老,您說的生命學派的繼承人這事兒是真的?”藍軒宇驚訝的看著他,問道。

    樹老哼了一聲,“有拿這個開玩笑的嗎?你這小子真是奸滑似鬼啊!竟然連唐門的戰艦都敢坑。”

    藍軒宇嘿嘿一笑,“這不是學院先聯手唐門坑我們的么?要不是運氣好,我們這次恐怕期末考試就掛了,那可是一生的污點。不過,樹老,我可沒想要坑戰艦啊!這也價值太大了,本來只是想跟他們換點唐門絕學練練。省得花錢兌換了。我也沒時間去加入唐門。我開戰艦回來剛進入大氣層的時候跟您通訊是這么說的吧?”

    樹老沒好氣的道:“身為我生命學派的繼承人,既然出手了,哪能讓一點蠅頭小利就給打發了?既然都做了,就多要點。你放心好了,唐門不會覺得這是壞事的。你已經被我定為生命學派的繼承者,就當他們送禮給你好了。總是要交好你的。”

    藍軒宇愣了一下,道:“咱們生命學派這么厲害的?”

    樹老道:“當然厲害了。以后你就知道了。等你進入內院。”

    藍軒宇道:“對了,剛才汪閣主怎么好像還跟您配合了一下?”

    “你剛才給我打完通訊告訴我你回來了,我就給他發消息了。這小子在你上次吃天子果的時候,就知道你是生命學派傳人了。我跟你說,越是汪天羽這種濃眉大眼一臉正氣的家伙越不是好東西,腹黑的很。”

    藍軒宇差點笑出來,心想,這些老前輩們還真會玩兒啊!合著樹老和汪閣主兩個人配合,狠狠的坑了唐淼一把。別說,汪閣主的演技實在是太逼真了,從進入櫻院長辦公室開始,合著一直都在演戲啊!那憤怒的樣子,連自己都信了。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樹老,你這么背后評論別人,不太好吧。”汪天羽的聲音傳來。

    樹老扭頭看了他一眼,道:“我說的不對嗎?你就是個面厚心黑的。成了?”

    汪天羽微微一笑,“那還有不成的?唐淼可聰明得很。他看出來是肯定的,但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吧。哈哈!據說這一代的唐門偵察艦還是很不錯的。正好給星戰實驗班用用。藍軒宇,你記住了,戰艦是給你們弄來了,但這不是你個人的,明白嗎?”

    “明白,閣主。”藍軒宇趕忙乖巧的答應一聲,然后低眉順眼的站在一旁。這會兒還是表現的老實一點好。

    “別在這兒裝樣子了,回去準備吧,馬上就要開學了。心術這些東西,都是小道。基礎還是實力。”汪天羽沉聲說道。

    “是。”藍軒宇恭敬的答應一聲,趕忙轉身跑了。在這位大佬面前,他還是壓力很大的。

    汪天羽嘆息一聲,看著樹老的眼神中充滿了欽佩,“果然還是您老而彌堅啊!有識人之明。這小子已經靈淵境精神力了。”

    樹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你以為,生命學派繼承人,是我選的嗎?”

    汪天羽一愣,緊接著身體一震。

    唐淼默默的向史萊克學院外走去,史萊克學院上空是禁飛區。哪怕他是唐門的高層,也同樣不能在沒被批準的情況下在這里飛行。

    鄧博急匆匆的跟上來,“殿主。咱們戰艦就真送了?”

    “嗯。”唐淼應了一聲。

    鄧博道:“那這事兒就這么算了嘛?我覺得藍軒宇那小子,肯定是故意的。不是專門為了給我們隱藏戰艦吧?”

    唐淼扭頭看了他一眼,“你這腦子,連個孩子都不如。事情已經結束了,就這樣。”

    鄧博眨了眨眼睛,道:“那您看,我的處分……”

    唐淼氣樂了,“怎么著?你還想讓我把處分給你消了?那好啊!你給我個理由,能像藍軒宇那樣,把理由說全了也行。”

    鄧博哭笑不得的道:“我沒那小子這本事。只是殿主,我怎么都覺得這次咱們吃大虧了啊!”

    唐淼淡淡的道:“很多時候,吃虧就是占便宜。生命學派有繼承人了這個消息,就比那艘戰艦的價值要大了。你給我管住嘴,有關這件事的一切,都給我爛在肚子里,聽到沒有?不然的話,罪加一等。”

    “呃……”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