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窮兇極惡的星際海盜,他們都是沒有任何憐憫的,但那也是五百多條生命。讓他們一下殺這么多人,他們還真有些下不去手。

    另一種方式就是立刻返航,把這些戰艦帶回去。可是,如果帶回母星的話,也有問題。首先就是,那些破損的戰艦未必承受得住蟲洞穿越。還有就是,會耽誤他們執行任務的時間。

    之前戰斗的動靜不小,恐怕已經驚動了其他海盜。如果他們就這么返回了。他們這三十三天翼海盜團的身份恐怕也就暴露了。下次還要再換身份才行。這和初衷不符。

    而最后一種辦法就是,直接帶著這些海盜戰艦去三號交易所。那里本來就是海盜交易的地方,把這些海盜戰艦直接賣了換錢。

    藍軒宇給大家先后分析了這三種做法的優缺點,最后一種方法最大的問題就是會讓他們此次執行任務的危險程度大幅度增加。

    一個是來自于紫火海盜團背后大人物所帶來的風險。另一個則是人生地不熟的,他們到了三號交易所那邊會不會被其他海盜團覬覦的風險。這可都是會威脅到生命安全的。

    因此,哪怕是多智如藍軒宇,也是有些難以抉擇。

    錢磊眼珠一轉,道:“老大,不如把那個紫火海盜團團長叫過來,問問他三號交易所那邊的情況?他肯定是知道的。問清楚了,我們再決定唄。”

    藍軒宇眼睛一亮,這還真是個辦法,“我覺得行。只是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

    唐雨格道:“身上帶有植裝,應該不會太強。我們對付應該沒問題。而且,可以用禁神手銬。”

    “好,就這樣么定了。雨格,那麻煩您跑一趟。瘋子、錢磊,你們跟雨格一起去,拿禁神手銬把那家伙帶回來。我會讓主炮對準他們。”

    一刻鐘后,紫火海盜團團長申俊杰就帶著禁神手銬來到了三十三天翼戰艦之上。

    他不但被戴上了禁神手銬,還被蒙上了眼睛,有關于三十三天翼戰艦上的情況,自然是不能讓他看到的。

    這申俊杰身材高大,足有兩米開外,肩寬背闊,極為魁梧。只不過此時卻有些佝僂著背,早就沒有先前威脅藍軒宇時候的意氣風發了。

    藍軒宇淡淡的道:“申團長。還想殲滅我們嗎?”

    申俊杰不吭聲,和他的屬下相比,他還算是硬氣的。

    藍軒宇道:“現在可以說說,你背后是誰了。”

    申俊杰冷哼一聲,“我乃是天堂星紅角城所屬。黑吃黑了一輩子,卻沒想到被你們這些后輩啄了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但你們不能對我的屬下動手。我們已經投降了,按照規矩,你們可以把他們賣給奴隸販子,或者是直接找我主人換錢。估計你們也沒膽子去找我主人。把他們賣了就是。”

    藍軒宇心中一動,這家伙倒是還有幾分義氣,還會為了自己屬下說話。

    “賣掉他們不是不行,我們也只想要資源,對你們的命沒什么興趣。包括你在內,我們都沒想殺。不過,我需要一些情報。”藍軒宇依舊通過變聲器冷冷的說道。

    “什么情報?”申俊杰問道。

    藍軒宇道:“三號交易所那邊,現在情況如何,有哪幾支海盜團在那邊?”

    申俊杰一愣,失聲道:“你要去搶交易所?你這是破壞規矩的。交易所明令禁止不得動武,否則就是所有星際海盜的公敵。”

    藍軒宇也愣了,這個他們當然是不知道的,但他立刻就明白過來,海盜不允許在交易所動手,這顯然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原因很簡單。要是交易的地方都不安全,那還有海盜敢去交易嗎?對于海盜的繁榮顯然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交易所不能動武對他們來說,當然是好事情。

    “我問你的是那里有哪幾支海盜團,沒問你別的。”藍軒宇冷冷的道。

    申俊杰猶豫了一下,道:“你們真的要對交易所下手?那可是會引起大亂子的,海盜王不會允許有人破壞規矩。你們死定了。我們也要死。這種消息我不能告訴你們。”

    藍軒宇雙眼微瞇,道:“你剛才說,你一直也是在干黑吃黑的事情。那你黑吃黑搶來的戰艦怎么處置了?”

    申俊杰下意識的道:“當然是擴充我的隊伍了。”

    藍軒宇道:“破損嚴重的呢?”

    申俊杰道:“賣了唄。”

    “在交易所賣?”藍軒宇再次追問。

    申俊杰突然道:“原來你們是要賣我們的戰艦,而不是要打交易所。你們是新手?”他從藍軒宇的問話中,立刻就聽明白了一些情況。

    藍軒宇雙眼微瞇,淡淡的道:“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活不久。”

    申俊杰立刻閉嘴,他當然不是真的不怕死,正相反,他怕死的要命。一聽藍軒宇他們不是要攻打交易所,已經是大大地松了口氣。

    “交易所沒問題的,在那里什么都能買賣,只要是有價值的東西。戰艦是絕對的硬通貨。只是被壓價會比較厲害。你們是不是擔心有危險?不可能的。看著你們俘虜了我們這么多戰艦,傻子都知道你們的戰斗力有多強。而且也沒人知道你們海盜團會不會有其他戰艦。我可以保證,我和我的人都不會說出去。”申俊杰信誓旦旦的說到。

    藍軒宇哼了一聲,“你認為,我會聽一個海盜的保證嗎?奴隸販子在交易所也有?”

    申俊杰猶豫了一下后,道:“有的。其實,您真的可以考慮把我們賣回給我的主人。紅角大王對我還是很信任的。比賣給奴隸販子給的價格肯定高。咱們海盜有海盜的規矩,我們既然是您的俘虜,大王也不會輕易對你們出手。你們并沒有觸犯他的根本利益。而海盜之間相互劫掠,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甚至可以請大王把我們戰艦買回去。”

    藍軒宇向旁邊的錢磊使了個眼色,錢磊一掌劈在申俊杰后脖頸,將他打暈了過去。

    “這家伙的話可信嗎?”冰天樑問道。

    藍軒宇道:“半真半假吧。有關于交易所不能戰斗的事情應該是真的。因為這符合普遍海盜的利益。至于他的主人不會報復我們這事兒,可不好說。所以,不能聽他的賣回給紅角城。我們可不想承受紅角城的怒火。奴隸販子倒是個選擇。但不著急。我有個想法,大家聽聽看看。”

    “我們繼續前往三號交易所所在的星球,三十三天翼戰艦不直接落下去,而是在太空之中作為威懾。我們分一部分人,駕駛著這些被我們俘虜的戰艦中沒有人的那幾艘先下去交易。如果交易成功了。我們就開始完成任務,把任務完成之后,最后交易那兩艘有人的偵察艦。先餓著他們,到了那個時候,他們應該也餓的沒什么力氣了。想要透露我們的身份也不容易。我們任務也完成了,想做的事情也做了。再全身而退。”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炒股微信公众号平台 网易的新马快乐8 pc蛋蛋怎么赚qb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 网络扎金花技巧规律 江西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黑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600641股票行 青海快3走势图号码统计 内蒙古11选5脱胆玩法 棋牌评测网真假 甘肃11选五多长时间开奖 股票涨跌原理简易讲解 黑龙江11选5任2技巧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七乐彩出号绝密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