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零六章 學弟的挑釁
    冰火兩儀眼他后來又去過兩次,每次都有著相當程度的提升和幫助,能夠在幾個月前達到四十九級,就和冰火兩儀眼的收獲息息相關。

    尋寶獸合成的混沌之水對藍軒宇的身體素質提升幫助是脫胎換骨一般的。這也是他有信信托突破五環的根本原因之一。

    接下來將要面對的是畢業考試。大約三個月后,畢業考試就將到來。

    史萊克學院外院的畢業考試和考核內院是一回事兒。

    一般來說,外院學員只要是品性沒問題,擁有了二字斗鎧,幾乎就是必定可以被允許從外院畢業的。六環魂帝修為都不是硬性的規定。畢竟,能夠擁有二字斗鎧,還沒突破到六環的絕對不多。

    畢業考試的成績,最重要的就是能否考入內院。內院會設置一個分數線,來挑選外院畢業學員。

    藍軒宇不用猜都可以肯定,他們這實驗班的畢業考試肯定要比歷屆難得多。這也是他為什么急于提升實力的原因。

    不只是他自己要考入內院,他也希望盡可能多的帶著三十三天翼的伙伴們考入內院。

    現在他們三十三天翼的同學們,都是二級斗天者。但距離三級也不算太遠了。這主要是因為藍軒宇后來在斗天者任務中挑選的都是難度較低的,以確保絕對完成。

    學院并沒有跟他們說未來對三十三天翼的規劃,只是告訴他們,沒有考入內院的也可以進入唐門,當然,也可以自行選擇出路。

    對此,全班專門探討過。然后無一例外的,所有人都選擇了和集體在一起。

    這不只是情懷,更關乎于利益。三十三天翼這個團體,讓所有人的修煉速度都超過了他們的想象,更有著來自于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的資源傾斜?就算不考慮同學情,也沒有什么地方比這更好的了。

    而對于他們實驗班,史萊克學院從未對外宣傳,一直都處于信息保密之中。哪怕是低年級的外院學員,對于他們這些學長也沒有太多的了解。

    藍軒宇正向前走著,迎面突然一陣狂風襲來,一道身影飛速的朝著他這邊跑了過來。

    雙眼微瞇,藍軒宇就看清,那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外院學員,他并不認識,顯然是低年級的。下意識的讓了讓,準備避讓開對方。

    但那學員的速度卻是陡然增加,眼看著就到藍軒宇面前了。

    “學弟,小心。”藍軒宇抬手在身前,在對方即將碰上自己之前,輕輕一撥,同時身體半轉,那外院弟子的身形一偏,前進的方向頓時略微變化,朝著側面沖了出去,藍軒宇也沒有被他沖撞到。

    “你怎么走路的?”那男學員雙眸通紅,還沒站穩身形就怒聲斥道。

    藍軒宇一愣,史萊克學院外院占地范圍很大,但學生卻就是那么不到二百人,所以平時其實碰上其他年級學生的時候不多。他入學五年多的時間,也從未有過和任何人在校園里沖突的經驗,剛剛明明是對方撞向自己,怎么這還惡人先告狀了?

    此時那男生已經站穩身形,還不依不饒的就沖向了藍軒宇,一把向藍軒宇前襟抓來。

    藍軒宇眉頭微蹙,右手抬起,擋住了對方手掌,抓住其手,沉聲道:“學弟,學院內不能動武哦。何況剛剛是你主動撞上來。”

    “你找死!”那男生卻是不管不顧,雙眸通紅,竟是有幾分像是錢磊進入嗜血狀態時候的樣子,此時,他的手被藍軒宇抓住,仿佛就像是落入一把大鐵鉗子中似的,也掙脫不出。憤怒之下,頓時將自身武魂釋放了出來。

    一圈圈魂環從腳下升起,頃刻之間就是五圈魂環出現,竟是一名五環魂王。

    伴隨著武魂釋放,他的手掌突然變軟,柔弱無骨,還有一種滑膩感,竟是直接從藍軒宇掌握中脫離了出去。

    整個人的身體宛如波浪般震顫,然后雙手同時拍向藍軒宇胸前。

    這一下變化奇快無比,而且對方的第二魂環直接亮了起來。

    藍軒宇性格是比較溫和的,平時和誰都相處得來,但也并不代表他沒有脾氣,他乃是星戰實驗班的班長,三十三天翼的首翼。外院他或許不是實力最強的一個,但絕對是學員之中最有號召力的一個。

    面對對方的連續挑釁,他也不禁有些生氣了。

    沒有釋放武魂,右腳向前跨出一步,踩踏在地面上。

    剎那間,他對面那男生只覺得自己面前這漂亮的過分的男學員突然變了,一股難以形容的兇厲之氣驟然從對方身上迸發出來。仿佛他此時所面對的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兇獸一般。

    一腳踏地,整個大地都不禁隨之震顫,劇烈的轟鳴聲中,那男生只覺得周圍突然化為一片金色,自己的身體就直接從地面向上升起,分毫動彈不得。

    地面上,升起八條金龍,將那男生圍在其中,沒有攻擊他,卻是將他禁錮在內,武魂直接被壓制回了體內。

    這一擊踏地,來自于樂公子的教導,正是當初藍軒宇第一次在戰艦中看到樂公子于太空中毀滅戰艦時的驚天一踏,金龍撼地。

    他當然遠遠沒有樂公子那樣的修為,但伴隨著血脈被不斷的激發,他的血脈之力比以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再加上身體素質的暴增,這一腳踏出,金龍撼地豈是面前這學員所能抗衡的?

    藍軒宇探手而出,一根金紋藍銀草瞬間纏擾在對方身上,將他纏繞的嚴嚴實實,那男生只覺得從金紋藍銀草之中傳來一股吸力,整個人頓時酥軟了一般,再也用不出力氣來。

    藍軒宇這金紋藍銀草能夠附加給人增強血脈之力,也同樣能夠剝離他人血脈之力。

    “看來,我要帶你去教導處走一趟了。學弟,你觸犯校規了哦。”藍軒宇臉上重新流露出微笑,那男生張口就要怒聲說什么,一根金紋藍銀草卻是橫檔而上,纏繞在了他嘴上,把聲音壓了回去。

    藍軒宇可不想聽人罵自己,這學弟具體如何處置,那是學院的事情。

    一揮手將他提起,就像是拎著一根稻草似的,徑自向教導處方向走去。

    那男生甚至連掙扎都做不到,全身酸軟,漸漸的,還有戰栗的感覺。血脈壓制太厲害了。

    就在這時,遠處七、八個人從那男生先前跑來的方向追過來,一眼看到藍軒宇提著的那男生,頓時有人發出驚呼,迅速追向藍軒宇。

    “學長,請留步。”史萊克學院不同年級校徽上是有不同標記的。先前那男生在憤怒之下,根本沒注意到,但這追來的七、八個人卻是清醒的,一眼就看到了藍軒宇胸前的史萊克學院校徽上那個代表著六年級的標記。

    藍軒宇停下腳步,發現這追來的幾人目光都凝滯在自己手中的男生身上,自然明白他們是認識的。

    “怎么,各位學弟、學妹。有什么事嗎?”藍軒宇問道。

    為首乃是一名女生,相貌生的極美,穿著一身綠色史萊克學院校服,急切的道:“學長,您為什么將他捆起來了?他是我們班同學。”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山东群英会胆拖玩法 黑龙江22选5开奖视频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快三形态走势图 立讯精密股票 连码是哪些数字 北京pk10计划开奖 河北快三奖金是多少 幸运28投注技巧 极速赛车公式技巧个人经验 安徽11选五今日开奖信息 股票行情交易软件 上海快3选号技巧方法 今日东方6十1预测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33883333 快三开奖结果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