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三十四章 你兇我?
    “我媽媽病了。”藍夢琴低聲說道。

    “啊?”錢磊大吃一驚,“什么病?嚴不嚴重?”

    藍夢琴輕輕的點了點頭,“很嚴重,連碧姬阿姨都沒辦法治療。那是一種我們家族的遺傳病。到了四十歲以后,就有可能出現。我族的族長,都會擁有極高的天賦,但是也都仿佛擁有詛咒一般,從沒有能活過五十歲的。媽媽果然病了,碧姬阿姨說,那是血脈中缺少了一些特殊組成部分而導致的。而這方面哪怕是聯邦最高科技也沒用。補充生命能量同樣沒用,補充多少,就會流失多少。我是媽媽唯一的女兒,必然是下一代的族長。我必須要回去,繼承她的位置,守護我們的族人。我沒得選擇。而且,我希望在媽媽最后的這幾年,能一直陪伴在她身邊。”

    “錢磊,我真的不是不愿意承擔責任的人,學院對我的好,對我的幫助我都知道。更何況,我也舍不得大家,可是,我沒得選擇。隊長說得對,我不應該再自私的去考入內院了。我剛才已經想的很清楚了。等畢業考試之后,我就要回去了。回去陪伴媽媽,一直陪伴在她身邊。和爸爸一起陪著她走完最后的時間。等她走了以后,我就會是我族的族長。”

    錢磊聽的發呆,緊張漸漸舒緩了,此時此刻,他只覺得內心無比的疼痛,藍夢琴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些,就只是自己默默的承受著。如果不是因為對他太過熟悉,感受到了那份不對,他也發現不了她的心事。

    此時聽她講出來,錢磊真的有種要傾盡一切去幫助她的想法。

    “你不考了,那我也不考了。我陪你一起回去。陪你一起照顧媽媽、守護族人。我雖然沒你實力強,但我也還可以的。”錢磊毫不猶豫的說道。

    藍夢琴搖搖頭,道:“你傻不傻,你還不明白嗎?我不可以的。愛上我,對你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當初,我爸爸就是明知道媽媽很可能活不過五十歲卻毅然決然的堅持要和她在一起的。可媽媽告訴我,她后悔了,她不應該嫁給爸爸,不應該將她帶回族中。如果不將他帶回來,他們的感情不是那么好,現在爸爸也不會有那么痛苦。媽媽說的很對,真的愛一個人就要懂得放手。我和她一樣,同樣逃不出宿命的安排,同樣活不到五十歲。所以,我們是不可能的,我不想害了你。更何況,大家還要沖擊史萊克七怪,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這樣的資格,少了我一個,你們還有機會,可以讓丁卓涵或者是冰天樑遞補。但如果你也走了,我就太對不起大家了。”

    “今天和你說這些,其實就是要告訴你,我們不可能。也請你為我保密吧。我不希望大家因為我的事情而傷感。既然已經不可改變,那我就會去主動承受。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錢磊看著她,眼神有些呆滯。

    藍夢琴低下頭,繼續道:“家族的傳承還要延續。如果你愿意,在我離開學院之前,我會把自己給你。甚至懷上你的孩子。以后我們再不會見面了,就讓我留在你的記憶之中,只留下一份美好。這幾年和大家在一起,我真的很開心……”

    正在藍夢琴說到這里的時候,突然間,一聲咆哮驟然響起:“藍——夢——琴——”

    藍夢琴被突然出現的巨大聲音嚇了一跳,抬起頭,不可思議的看向錢磊。

    而此時的錢磊,已經完全變了,就像是變身了一般,雙目通紅的看著她,宛如一頭發怒的雄獅一般。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踐踏我對你的愛,更在踐踏大家對你的感情。”

    他猛的站起身來,一步來到藍夢琴面前,然后一把將她從椅子里拽了起來,雙手抓住她的肩膀,彎下腰,近距離的盯視著她,憤怒的道:“出了事情,你為什么不說?為什么不讓大家一起面對。這里是史萊克學院,這里擁有著眾位神級前輩。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能力,為什么就一定不能化解你媽媽身上的問題?”

    “退一步說,你說的是什么傻話,你爸爸當初能為了你媽媽前往你們的族群,我就不行嗎?我對你的愛哪里不如你爸爸對你媽媽了?就算你真的只能活五十歲又怎樣?我愿意陪你。以后傷心是以后的事情。如果現在沒有了你,我現在就會傷心,我現在就不想活了。你懂不懂?”

    “你以為現在和我分開,再不理會我,就是對我好了?我告訴你,我這輩子就只喜歡你一個人,只愛你一個人。永遠都不可能再愛別人了。沒有你,我永遠、永遠都不可能幸福。你明不明白?我不要你的身體,我要你整個人,你的心,你的一切、你的所有。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無論刀山火海,還是宇宙星空。死我也要死在你身邊,反正這輩子,我就賴上你了,你別想推開我,你別想。我是你的人了,從見到你那一刻開始就是了。”

    說完這番話,錢磊不禁有些喘息,雙眸泛紅。

    他身高超過兩米,肩寬背闊,每一塊肌肉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藍夢琴只有一米七高,身材纖細。被他抓住肩膀,就像是可憐巴巴的小美女仿佛要被野獸吞噬一般。

    藍夢琴的雙眸直直的看著他,感受著他由內而外迸發出的怒火,聲音中帶著幾分不可思議的喃喃道:“你兇我?”

    錢磊一呆,先前那滔天的氣焰幾乎是瞬間就如同冰雪消融一般消失了,臉上表情驟然凝滯,下一瞬,他仿佛才意識到了自己做了什么,抓住藍夢琴肩膀的雙手趕忙松開,結結巴巴的道:“沒,我、我沒有。我不敢……”

    “還說不敢?”藍夢琴的聲音提高了幾分。

    錢磊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垮了,再也沒有半分先前氣勢洶洶的樣子,就像是從獅子瞬間變成了小綿羊。

    “我不敢啊!你知道的,我不敢的。我就是有點激動,我、我怕你不要我,拋下我。我錯了,夢琴,我錯了……”

    藍夢琴不屑的哼了一聲,“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剛才你不是挺爺們的嗎?”她嘴上雖然這么說著,眼眸中卻漸漸流露出了笑意。但淚水卻在笑意之中開始積蓄。

    看她這個樣子,錢磊頓時變得更加手足無措了,一時間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急的身體直抖。

    “兩次了,你今天讓我哭了兩次,死胖子。”藍夢琴突然上前一步,再次抱住了他的腰,緊緊的,比之前在宿舍前更緊。

    此時此刻,在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閃過: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人。

    錢磊這次的反應就快得多了,趕忙摟住她,摟住對他來說宛如稀世珍寶一般的存在,臉上的表情不再急切,而是露出一種傻的不能再傻的傻笑。

    她、她哭了兩次,但也抱了我兩次啊!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湖南体育赛车开奖走势图 1山东十一选五体彩 必中pk10手机计划软件 江西11选5今日开奖 内蒙古快三中将助手 齐鲁股票配资网 北京pk10计划手机软件 我要下载黑龙江快乐十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乐3玩法 广东11选5规则说明 甘肃 一选五最牛走势图 上海快三走势图今天6 央视曝光微信炒股骗局 多乐彩平台app 北京快三开奖查询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