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樂叔叔,您覺得娜娜老師怎么樣?
    藍軒宇向她比個噤聲的手勢,傳音道:“今天碰上丁卓涵,他說我跟娜娜老師和樂叔叔長得都有點像,你覺得我們像嗎?”

    白秀秀看看他,再回頭看看,有些驚訝的道:“你不說我還沒注意到,是有點像啊!你的眼睛更像娜娜老師一些,輪廓也是,但鼻子和下巴還有眉毛有點像你那樂叔叔。走路的姿勢也像他。難怪丁卓涵會那么說。”

    “說起來,你的那個銀紋藍銀草武魂,似乎和娜娜老師的能力也很像呢。你那樂叔叔是什么武魂?什么能力?”

    藍軒宇苦笑道:“和我的金紋藍銀草很像。雖然我一直都有感覺,可是,我們的認識都是很偶然的。不應該有什么親屬關系才是。他們明顯和我爸爸媽媽不是親戚啊!”

    白秀秀若有所思的道:“單從武魂長相上來說,你還真的更像他們一些,比像你父母的地方多呢。會不會是因為武魂和血脈導致的?可我們都學過,武魂和血脈與遺傳相關。”說到這里,她停了下來,眼神也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這話不能再往下說了,再往下說,就有點冒犯藍軒宇的親生父母了。

    藍軒宇眉頭微蹙,他是聰明人,事實上,他這次一定要讓樂公子和娜娜老師見面,心中不無想法。倒不是因為長相,而是因為能力。

    越是突破和提升,他就越覺得自己的能力和他們兩個像了。就像是他們兩個的結合體似的。連丁卓涵都覺得他們三個像是一家人呢。

    可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娜娜老師和樂叔叔確實是不認識的啊!而且鍛造的時候,她還懟了他。

    藍軒宇眉頭緊蹙,上次他追問母親自己武魂和血脈的事情時,母親南澄都有些生氣了,現在他當然不敢再問。可是,他的武魂實在是太特殊了,關鍵是,他查閱了很多資料,都沒有類似的情況出現過。如果只是變異的話,這變異的也太神奇了吧。

    藍軒宇深吸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緒,算了,先不想這些了,反正現在這樣不是也挺好嗎?除了爸爸、媽媽之外,樂叔叔和娜娜老師也一直都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如果自己真的和他們有什么關系的話,以后說不定就有機會知道了呢。

    四人一起回到藍軒宇的宿舍之中,點了餐,再次吃飯。

    樂公子和娜娜的話依舊很少,大多數時候都是藍軒宇和白秀秀在說,對白秀秀,藍軒宇自然沒什么好隱瞞的,將自己在鍛造上的突破都告訴了她。

    吃過晚飯之后,娜娜就拉著白秀秀走了,去白秀秀的住處。藍軒宇本來還想要再留他們,但卻被娜娜拒絕了,說是要指點白秀秀修煉。

    娜娜走了,唐樂明顯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有娜娜在的時候,他總是覺得自己特別緊張,那是一種控制不住的緊張。

    “樂叔叔,您覺得娜娜老師怎么樣?”藍軒宇坐在樂公子旁邊,試探著問道。

    “啊?挺好的啊!”唐樂下意識的回答道。

    藍軒宇道:“樂叔叔,您有女朋友嗎?那個樂阿姨是您女朋友嗎?”

    唐樂瞥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時候也這么八卦了。我跟卿靈只是好朋友而已,這些年她幫助了我很多。當初甚至曾經救過我的命。”

    “哦?什么情況?您那么強大,她能救您嗎?”藍軒宇好奇的問道。以前他真的很少問樂公子的事。

    唐樂道:“其實我什么都不記得了。她是從海里把我救出來的。她跟我說,就是在母星的海里。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失憶了。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失憶?”藍軒宇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他隱約記得,娜娜老師也說過,失去過一段記憶。但是,娜娜老師好像并不是在母星失憶的吧?具體的他也不太知道了。

    唐樂道:“是啊!我忘了所有的事,忘了自己是誰,以前是干什么的。就連這一身能力,事實上都是我漸漸想起來的。可就是想不起以前自己的事情了。要是非要去想,就會頭疼,特別的不舒服。久而久之,我就也不去想了。”

    “卿靈當初救了我,她說我長得好看,應該去做明星。那時候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包括到現在也是這樣。除了對想要見你有沖動之外,其他的事情好像都和我沒什么關系似的。所以,我就答應她了。只想幫她賺點錢,算是償還她當初救我的恩情。沒想到,這一下就是十幾年了。這些年應該也賺了不少錢,我都打算給她,了卻了當初的恩情吧,所以我跟你說我不太想唱了。”

    藍軒宇心頭一緊,從樂公子的話語中,他聽出了低沉落寞,還帶著淡淡的悲傷。

    “那以后呢?以后您打算做什么?留在這里定居?”藍軒宇問道。

    唐樂看了他一眼,道:“史萊克城挺好的,如果可以,我打算在這里住下來。也可以到處去走走。這些年雖然去過所有聯邦星球,但實際上,都沒有仔細的去好好看看。以后我估計會到處看看吧。”

    “嗯、嗯。”藍軒宇點點頭,“樂叔叔,等我有空的時候,一定陪您一起去。”

    唐樂失笑道:“你現在正是最重要的修煉時間,而且你的情況特殊,可不能放松。而且,我以后要是留在這里,估計會大多數時間都在這里,也不太會經常出去的。”

    藍軒宇道:“樂叔叔,我的武魂這么特殊,其中有一部分似乎還和您有點像,您說,這是怎么回事啊?”

    唐樂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你的金紋藍銀草確實是和我有點像,但又不一樣。我的武魂其實是藍銀草,但我卻有一種金龍的血脈。而你的武魂,到像是把我這武魂和血脈融為了一體似的。”

    一邊說著,他抬起手,一根晶瑩剔透的藤蔓從掌心之中鉆了出來。

    藤蔓看上去就像是堅實的藍銀草,但卻明顯層次不知道要高了多少,伴隨著樂公子血脈的變化,藍銀草表面開始浮現出一塊塊細小的金色鱗片,覆蓋了鱗片的它,很快就變得宛如一條金龍似的。

    藍軒宇眨了眨眼睛,他怎么都覺得,這開始出現變化之后的藍銀草,和自己的金紋藍銀草有點像,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像。只不過自己沒法像樂公子這樣,操控著藍銀草自行變化,而是在使用能力的時候,藍銀草自己會出現變化。

    藍軒宇好奇的道:“樂叔叔,您說,咱們會不會有什么親戚關系啊!譬如你就是我親叔叔、舅舅之類的?要不我的武魂為什么跟您這么像?”

    唐樂愣了愣,搖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失去了以前的記憶,想不起什么,但好像又有點刻意不愿意回想起以前的記憶似的,每當我認真的去回憶,頭就會突然變得特別疼,沒辦法繼續回一下去。有機會我和你父母做一下驗證倒是可以的。”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贵州十一选五乐三 多乐彩任选3的技巧 天津11选5只能在天津买吗 吉林快3专家预测最准确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3走势图 中彩网双色球 安徽快三计划手机版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湖北快三游戏规则 什么是股票投资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德易策略 浙江6 1怎么算中奖 河北11选5遗漏任三 大牛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