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五十八章 你只有我
    “初見時仿若孩童,守護你的嬌嫩和童真。”

    “再見時你已長大,給我溫暖和支持。”

    “銀色與紫色的交織,是我心底最深刻的烙印。”

    “回憶很痛,可我忍不住想要堅持。”

    “為什么回憶會那樣的悲傷,為什么我感受到最深刻的痛苦源于曾經的種種。”

    “我看不清,摸不到,可卻更舍不得。”

    “你是誰?我是誰?”

    “疼痛只是身體與精神,可思念卻在刻骨銘心。”

    “在那刻骨銘心中回憶,我的目光似乎漸漸清晰,依舊是那銀色與紫色的融合,我認識你,哪怕恒久遠,也無法忘記。”

    “我不想再逃避,痛苦又算什么?我想要努力的記憶,回想起曾經的種種。”

    “我剛剛記起,記起一句話,一句肯定是你我相關的話語。”

    “雖然我想不起那是我對你說,亦或是你對我說,可那句話卻真的清晰。”

    “你只有我。”

    “這是我回憶中的那四個字,是我回憶中最清晰的四個字。”

    “你只有我!”

    “你是誰?我是誰?人生若只如初見,我想要回到那初見的時刻。去看看清楚。”

    “究竟是你只有我,還是我只有你。”

    沒有旋律,因為根本來不及作曲,只有清唱,只有那悠遠回蕩的歌聲。

    你只有我,還是我只有你。

    心靈的拷問,在漸漸虛幻而低沉的聲音中落幕。

    當樂公子唱到最后的時候,他似乎已經無力支撐自己的身體,單膝跪倒在地,一只手扶在地面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因為此時大腦的劇烈疼痛,汗水不自覺的從額頭上滴落。

    他早就知道唱這首歌去引動回憶的后果,但他卻依舊義無反顧。

    一周了,每當他腦海中浮現出那銀色與紫色交織的身影時,他就不再怯懦。無論多少疼痛,他都想要去努力回憶起曾經的一切。

    前所未有的執著支撐著他,努力的回憶讓他漸漸有了一些細微的片段。

    她很重要,他現在完全可以肯定的就是,那個叫娜娜的女子對自己很重要、很重要。

    就像他回憶起的那四個字:你只有我!

    他雖然依舊想不起來絕大部分記憶,但他選擇不再退縮,無論有多少痛苦,他都愿意承受,他希望回復曾經的記憶,回想起那個人為什么對自己如此的重要。

    “樂叔叔。”藍軒宇此時已經從床上跳了下來,緊張的看著屏幕。

    但也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一聲驚呼,“娜娜老師。”

    當他扭頭看向旁邊沙發時,發現娜娜的臉色突然變得異常蒼白,右手捂著自己的心臟,身體緩緩的軟倒在了沙發上,大顆大顆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

    他們認識娜娜這么多年,從未見過娜娜這種樣子。藍軒宇趕忙將娜娜抱起來,放在床上。

    “娜娜老師,您怎么了?”藍軒宇一邊急切的問道,一邊將手指搭在娜娜的腕脈上。

    娜娜眉頭緊蹙,俏臉蒼白如紙,全身還輕微的顫抖著。一如屏幕中的樂公子。

    “秀秀,你在這里看著娜娜老師,我去找樹老。”說著,藍軒宇就要沖出去。

    現在藍夢琴不在學院,沒法請翡翠天鵝幫助治療,只能去請樹老了。生命學派在治療這方面也是非常擅長的。

    正在這時,藍軒宇的手腕卻被娜娜一把抓住了。

    藍軒宇驚訝的看向她,卻看到娜娜憋著眼睛,眉頭緊蹙的向他搖了搖頭。

    他只能停下來,和白秀秀圍在娜娜身邊。感受著她氣息的變化。

    此時的娜娜,只覺得自己頭痛欲裂,就是那一首歌,那一首仿佛拷問心靈的歌曲,深深的震撼著她的心,也勾起了她內心的些許回憶。

    當樂公子唱到那一句“你只有我”的時候,她只覺得大腦轟然炸響,仿佛有無數的記憶碎片被炸裂開來,心口和大腦同時劇痛,前所未有的劇痛。但在她腦海中,那金色的身影瞬間就變得強烈起來。

    他是誰?自己認識他,肯定是認識他的。他的歌詞也都是因為自己而來。

    那熟悉的感覺絕不會錯,一定是認識的,一定是的。

    點點滴滴的碎片記憶不斷的沖擊著她的大腦,不斷的刺激著她的回憶,但那劇烈的痛苦也在不斷的增強,哪怕以她的修為,都有些無法抵抗似的。

    似乎冥冥之中,在她心中有什么東西抗拒著,不讓她想起曾經的一切,似乎就是因為曾經的一切太過痛苦。

    白秀秀抬頭看向藍軒宇,“是因為樂叔叔的歌?他們、他們以前會不會認識?你說過,樂叔叔也失憶過,娜娜老師也是。他們……”

    藍軒宇此時也有些呆滯,屏幕中的樂公子,已經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退場了。此時此刻,演唱會那邊也是一片大亂,樂公子的突然身體狀態變化,讓所有歌迷都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如果不是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見》對他們太過震撼,震撼的一時還沒有醒悟過來,恐怕會混亂的更加厲害。

    顧不得再看演唱會了,關上電視,藍軒宇精神力釋放,默默的感受著娜娜的變化。

    當他想要去感受娜娜精神的波動時,卻瞬間就感受到了一股恐怖而混亂的龐大精神力在娜娜腦海中內蘊,他的精神力才一探察過去,就險些被瞬間撕碎,悶哼一聲,口鼻出血。

    受到他這一下精神力的刺激,娜娜身體震了震,那混亂的精神波動迅速收斂,握住藍軒宇的手也隨之緊了緊。

    緊接著,娜娜的呼吸漸漸的平穩下來,緊蹙的眉頭開始放松開來,唯有握住藍軒宇的手依舊抓的很緊。

    “娜娜老師,您好點嗎?”白秀秀輕聲問道。

    娜娜閉著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

    又過了半晌,她終于不再顫抖,氣息也隨之平復下來。

    當她重新睜開雙眼的時候,看到一臉關切的藍軒宇和白秀秀,也看到了藍軒宇口鼻處的血跡,頓時心疼的皺了皺眉,輕輕一拉,就把藍軒宇拉入自己懷中,緊緊的抱住他。

    說也奇怪,她剛剛大腦中還那么劇痛,當她抱住藍軒宇之后,痛楚迅速的消失了,而且內心也隨之安定下來。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白秀秀在一旁看著,眨了眨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向藍軒宇撅了撅嘴,不知道是嫉妒娜娜抱著他,還是嫉妒他被娜娜抱著。

    “我沒事了。”娜娜的氣息終于完全平穩下來,放開藍軒宇,也隨之坐了起來。

    藍軒宇小心翼翼的拉著她的手,看著她,甚至不敢追問,唯恐再觸動她的情緒波動。

    “我沒什么,只是好像以前想不起來的東西被觸動了。我……”她抬頭看了一眼已經關閉的電視,“我應該是認識他的,以前就認識,好奇怪。他究竟是誰……”

    藍軒宇趕忙道:“娜娜老師,別想了。剛才嚇死我了,我可不想讓你再痛苦。以后再慢慢回憶吧。”

    “嗯。”娜娜輕輕的點了點頭,但腦海中卻不自覺的回蕩起剛剛樂公子的歌聲,而當這歌聲出現的時候,她的頭就不自覺的又有些隱隱作痛。趕忙克制著自己不再去思考。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11选5中奖助手甘肃 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强弱 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 盈在线上 __o杨方配资专业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投注平台app 恒信宝 辽宁35选7停售 加拿大28规律数字高手 pk10预测软件安卓 北京pk拾订阅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跨度振幅走势图带连线 股票推荐买入强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