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九十章 你給我回來!
    但其他人就不好說了。相對來說,在七圣淵里面,心靈越純凈,通過就越容易。經歷越多,閱歷越多,越是復雜,通過就越難。因為雜念會更多,本我會越發嘈雜。

    正在這時,唐震華也已經來到汪天羽身邊,向汪天羽躬身一禮,“閣主,我也去了。”

    他的話語聲很平淡,仿佛只是要去做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似的。

    “唐老師,您干什么?”肖啟并不知道情況,不禁急切的問道。

    唐震華都多大年齡了?起碼也有七八十歲了吧。他竟然要進七圣淵?這有多危險他自己不是很清楚嗎?

    唐震華回身向他一笑,道:“肖老師,這幾年和你一起搭檔,我過的很開心。主要是咱們這批孩子太好了。等他們出來,如果我出不來或者發生了什么,別告訴他們。就說我去唐門搞研究了。”

    “唐老師,您……”肖啟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有汪天羽在,他也不能問的太多。

    汪天羽臉色沉凝的看著唐震華,道:“震華,你想好了?”

    唐震華已經很多年沒有聽到汪天羽這么稱呼自己了。櫻落紅是汪天羽的弟子,當初那件事情發生,要不是櫻落紅攔著,唐震華差點被這位脾氣爆炸的閣主打死。

    “我已經想好了。我的七圣淵經歷,可以完全開放給您和櫻院長看。我去了。”說完這句話,唐震華腳尖在船頭輕輕一點,毫不猶豫的向七圣淵之中躍入。

    在跳出船頭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覺得有些恍惚,幾十年了,這一躍,或許就是真的解脫吧。

    在這一瞬,他突然心中有種明悟,這些年來,所有的痛苦似乎都已經消失了。因為,他知道,自己問心無愧。自己該做的、能做的,都已經做到了。無論結果如何,哪怕是不能活著離開七圣淵,自己這一生,問心無愧!

    “你給我回來!”就在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帶著哭腔的聲音,緊接著,唐震華只覺得腰間一緊,然后他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被拉扯而回。

    當他腳下踉蹌著重新落在船頭上的時候,身上突然一緊,已經被一個人死死的抱住了。抱的特別用力,仿佛要將他揉碎了,全都揉進自己的身體似的。

    唐震華不禁有些呆滯了,剛剛那一刻仿佛已經解脫的釋然,在這一瞬又重新被拉了回來。

    “嗚嗚嗚、嗚嗚嗚,唐震華,你這個混賬!”

    將他拉回來,用力抱住他的,不是別人,正是史萊克學院外院院長,他曾經的妻子,櫻落紅。

    緊緊的抱著他的身體,櫻落紅放聲大哭,仿佛積蓄了幾十年的淚水都要在這一刻宣泄出來似的。

    唐震華先是有些發呆,然后下意識的抱住那個熟悉又陌生的人兒,一時之間,他的心一片混亂。

    汪天羽有些無奈的看了他們一眼,搖身一晃,已經到了七圣淵上方,光影閃爍,消失無蹤。他當然不是去七圣淵歷練,而是去關注那些孩子們的歷練情況了。

    肖啟看看離開的汪天羽,再看看面前這緊緊擁抱著的兩人,他在外院老師之中算是很年輕的,所以,他其實是不知道櫻落紅和唐震華之間關系的。

    此時此刻,突然看到如此之大的八卦,一時之間,嘴張的大大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這什么情況?櫻院長和唐老師他們……

    唐震華漸漸回過神來,櫻落紅還在放聲大哭。他此時已經感受到了來自于肖啟的目光,扭頭看向他,向他努了努嘴。

    肖啟趕忙點點頭,沒有發出聲音,只是口型向唐震華說著:明白、明白。

    然后,這位肖老師就轉過身,“噗通”一聲跳入海神湖中,飛快的朝著岸邊的方向游去。

    唐震華也看愣了,什么情況?自己只是讓他轉過身去啊?這怎么就跳湖了?而且以他的修為,完全可以踏波而行,回到岸邊啊?

    肖啟當然可以踏波而行,但現在的他,卻只想冷靜冷靜。實在是八卦太大,有點受不住啊!

    船上就剩下兩個人,唐震華低頭看著在自己懷中“嚶嚶嚶”哭泣著的櫻落紅。這他期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懷抱突然在這一刻回來了,一時間不禁心中五味雜陳,輕嘆一聲,抬手撫摸著櫻落紅的長發。

    “你不讓我去嗎?”他柔聲問道。

    “不讓。”櫻落紅雖然哭著,但卻依舊回答了他。

    “為什么啊?我知道你的性格,你從來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這些年來,我知道,你其實心中也一直都有我的。只是,你接受不了曾經發生的那件事。你心中的裂痕始終無法愈合。唯有讓我去七圣淵走一趟,把我最本我的東西都展現在你面前。看了之后,你或許才能彌合那份創傷。不好嗎?”

    “不好。”櫻落紅的聲音提高了幾分。

    唐震華苦笑道:“我怕回去以后,你又后悔了。如果我們之間的裂痕無法彌補,又如何能夠破鏡重圓?我……”

    “閉嘴!”櫻落紅突然尖叫一聲,把唐震華的聲音全都堵了回去,然后哭的聲音就越發的大了。

    唐震華果然不敢再說什么。但在這一刻,他的心突然特別的舒暢,多年以來的積郁在這一刻全都沖開了似的。她,真的回來了嗎?

    櫻落紅這一哭,足足持續了近半小時,然后才漸漸的抽泣著停了下來,唐震華胸前的衣襟都被她哭濕了,卻也不敢動,也不敢吭聲。但就只是這樣摟著她,他依舊已經很滿足了。

    “震華,我問你個問題。”櫻落紅突然低聲說道,因為哭的時間太久,以至于嗓子都有些沙啞了。

    “什么問題?”唐震華低聲道。

    櫻落紅道:“當初、當初她是不是對你用了什么手段,所以你們才……”

    唐震華身體一震,眉頭緊蹙,卻沒有吭聲。

    櫻落紅喃喃地道:“其實,我早就已經猜到了。當你剛剛真的要往下跳的那一刻,我更肯定了。當年,我們的感情那么好,你怎么可能突然和她在一起。那時候,我實在是太生氣了,也是氣昏了頭。但我不敢想,她那么好的一個人,怎么會那么做。可這么多年來,你從未再見過她一面,你一直都守在我身邊,陪伴著我。甚至不惜下七圣淵。我就漸漸的明白了,當年的事,很可能不是你的原因。只是,我真的不敢想,她竟然會那么做。”

    唐震華長嘆一聲,“時過境遷,如果你真的原諒我了,就別再問了。我不想回憶曾經的一切。而且,我畢竟是個男人,難道我要推卸責任給她嗎?更何況,那次她約我去,如果我堅持不去,也不會發生后來的事情了。還是我自己的問題。還是我心中略微有她的影子,這才是我覺得自己最對不起你的地方。所以,都是我的錯。”

    櫻落紅從唐震華懷中站直身體,抬起頭,用紅腫的雙眸看向他,“你知道我為什么不讓你跳七圣淵嗎?”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期期单双20码中特 通赢配资 福建体彩网11 澳洲幸运act快乐8官网 pc蛋蛋 22选5最新开奖公告 pk10预测在线网页 股票涨跌最大的 五分钟好运快三 一尾数中特规律计算公式 一分11选5 web股票行情接口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 澳洲幸运10杀号软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助手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