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全體過關
    錢磊道:“第一關就讓我睡覺,倒是挺舒服的。但掙扎著爬起來太難了,我費勁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爬起來。第二關好丟人啊!居然做了個春夢,幸好我對我家夢琴忠貞不二,雖然有十幾個美女勾引我,但我只要一想到夢琴那句‘你敢’,我就真不敢啊!算是過關了。”

    嗯?聽到這里,藍軒宇頓時意識到了不對,這跟自己所面對的考核不一樣啊!自己可不是這樣的。

    錢磊還在繼續說,“后面的還相對好一點吧。過了第二關之后,后面好像就比較快了。就是一個個場景,分別考驗原罪那幾種。其實就是各種調動我的情緒。我有了前面兩關的經驗,強忍著各種負面情緒沖動,度過的也還行,不算太艱難。”

    好像要比自己的考核復雜一些,藍軒宇何等聰明,他已經意識到,似乎七圣淵的考核對自己有意放松了,讓自己以最快的速度結束考核,然后離開那里。再聯想到自己龍核的變化,他頓時意識到,似乎七圣淵并不愿意讓自己吸收那兩種能量。而那兩種能量應該也只有自己能吸收吧。錢磊就沒那感覺。

    自己這次倒是占便宜了。就是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再去。

    現在森羅星的冰火兩儀眼已經不讓自己去了,下次突破就要找個新地方。不知道七圣淵行不行。

    正在他思索的時候,海神湖中央,又是一道身影出現,劉鋒也出來了。

    緊接著,伙伴們一個個出現,詢問之下,所經歷的關卡情況幾乎都是大同小異的。

    原恩輝輝第五個出來,他的表情有點怪異,詢問他時,他說什么也不肯說自己的經歷,只是說過關了。

    現在就還剩下白秀秀和唐雨格沒有出來了。

    又等了接近一個小時,光影一閃,白秀秀破水而出,和前面幾人大多數臉色蒼白不同,她的俏臉上一片酡紅,飛向岸邊的時候,好幾次都差點跌入水面。

    藍軒宇趕忙飛身而起,向她迎了上去。

    “秀秀,你怎么樣?”藍軒宇關切的問道。

    白秀秀聽到他的聲音,突然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抬頭看向他時,藍軒宇才發現她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說不出的動人,俏臉上的酡紅猛增,已經紅的如同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你走開!”白秀秀猛的一把拍開他想要扶著她的手,背后雙翼猛然一拍,瞬間加速,也沒有和眾人匯合,直接跑遠了。

    藍軒宇心中大驚,難道說,她考核失敗了?沒能過關不成?那可就麻煩大了。過不了這一關可是進不了內院的。

    “秀秀。”他急聲呼喚之下,趕忙向白秀秀的方向追去。

    白秀秀剛離開不久,唐雨格最后一個破水而出,她的臉色極為蒼白,身體在空中搖搖晃晃的。

    看到她的狀況不妙,岸邊的眾人下意識的向原恩輝輝看去,可原恩輝輝的目光卻有些閃閃躲躲的,一點都沒有要迎上去的意思。

    還是藍夢琴騰身而起,到了湖面上將唐雨格接了回來。

    “雨格,怎么樣?你沒事吧?”藍夢琴急切的問道。

    唐雨格搖搖頭,“我、我沒事。”嘴上雖然這么說著,但俏臉卻顯得越發蒼白了。

    “雨格,你過了沒?”錢磊問道。

    “嗯。”唐雨格點了點頭,“我有點累,我先回去休息了。”說完,她快步離去。

    看著她的背影,藍夢琴眉頭微蹙,道:“她好像是真有問題啊!難道是考核中遇到了什么麻煩?”

    錢磊道:“反正也通過了,通過就好了嘛。”

    “不是的。可能真的有麻煩了。”原恩輝輝突然抬頭說道。

    “怎么回事兒輝輝?”其他幾人都驚訝的看向他。

    原恩輝輝眉頭緊蹙,“我還不能肯定,我先回家一趟,問問我爸爸。”說完,他轉身就跑。

    “他們姐弟倆這是什么情況啊?”錢磊疑惑的看著原恩輝輝的背影,再轉回看向劉鋒和藍夢琴。

    “你們都沒事吧?瘋子,我很好奇,你欲望那關,遇到的是什么?”

    劉鋒冷哼一聲,“要你管?我走了。”說完,他也轉身而去。

    海神湖畔,就剩下錢磊和藍夢琴兩個人。

    “親愛的,那我們也回去吧?我去你宿舍待會兒,我剛才可是被嚇得夠嗆,你要安慰一下我幼小的心靈啊!”錢磊一臉諂媚的說道。

    藍夢琴沒好氣的道:“你怎么被嚇到了?”

    錢磊道:“可不是被嚇到了嗎?欲望那關,你出來了,一見到我就脫衣服。嚇死我了。我當時腦海里就想著你平時對我說‘你敢’的樣子。我就趕忙閉上眼,連連擺手說不敢。我乖不乖?”

    藍夢琴俏臉羞紅,“那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錢磊突然好奇的問道:“你呢?你那關看到的是什么?肯定是我,對不對?”

    藍夢琴冷哼一聲,“是你又怎么樣?居然敢對我動手動腳的,我就知道那不是真正的你,因為你不敢。然后我就揍了里面那個家伙一頓,然后就過關了。”

    “咳咳,咳咳!夢琴,太暴力其實也不好。”錢磊看著藍夢琴臉上的威脅之意,心中一涼。這也是在警告自己啊!難怪看起來夢琴是過關之后除了藍軒宇以外最正常的一個。

    劉鋒獨自走向宿舍的方向,他的眼神有些發直。他忘不了自己剛剛在關卡中遇到的情況。

    七圣淵的考核,似乎和他們自身的精神記憶是有關的。

    自從進入史萊克學院之后,他一直都在刻苦的努力修煉,每天都在全力以赴的提升自己,就是擔心無法跟上伙伴們的步伐。

    總算是要外院畢業了,他也突破了七環,成為了二字斗鎧師。所有的努力都有了回報。這幾年來,他一直都沒有想過別的。可是,今天的考核,就是錢磊問的那個問題。

    在欲望那一關,他真的遭遇到了自己想象不到的情況,而內心深處的一些東西,被引動了出來。

    那美麗的容顏,修長的身影,此時此刻在他腦海中依舊揮之不去。

    他的臉上難得有些發紅,這些年來內心中懵懵懂懂壓抑著的一些情緒,也隨之綻放出來。自己,真的是喜歡她的么?可是,真的可能嗎?

    藍軒宇總算是在白秀秀沖進宿舍前的一刻追上了她。從身后一把將她抱住。

    “秀秀,你怎么了?你可別嚇我啊!”

    藍軒宇一抱住白秀秀,頓時感覺到她全身滾燙。

    白秀秀“嚶嚀”一聲,嬌軀顫抖著低著頭,用力的掙扎了一下,但藍軒宇卻抱的很緊,沒能掙脫出來。

    “秀秀,你沒過關嗎?不要緊的。大不了我陪著你一起不入內院。你別難過啊!”藍軒宇焦急的說道。

    “沒有,我過關了。你放開我,我只想靜靜。”白秀秀又是用力的掙扎了一下,但聲音依舊怪怪的。

    “嗯?”藍軒宇一愣,低頭再看她,頓時發現她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有些顫抖。

    “那你這是……”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黑龙江十一选五推荐 最好的炒股手机 河北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安徽快3直播 股票软件怎么看 股票开户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依据 股票融资比例 强生控股股票 极速飞艇345678稳赚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彩五星计划 15选5官方同步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可靠吗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