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可不就是傻嗎?
    “是我。哪怕是用偷襲的手段我也不在乎,就是想贏你。然后好重新追求希夢。”桐月苦笑道。

    “你是不是傻?”原恩風雨忍不住道。

    “當人鉆了牛角尖以后,可不就是傻么?”桐月也不還嘴,“你要是想再揍我一頓那就來吧。連我自己都想揍我自己。”

    他現在的心情真的復雜到了極致。當他得知,自己這么多年一直心愛一直默默看著的愛人,其實從來都沒有和別人在一起過,甚至還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寶貝女兒。他的心情簡直了……

    狂喜勝于一切,然后就是無與倫比的強烈自責。他真的好后悔,如果自己能夠主動一些,能夠不自卑,能夠……,或許,幸福早就已經來到了自己身邊。

    曾經的種種,造化弄人。這才他和原恩風雨、唐希夢都遭受到了這樣的打擊和痛苦。尤其是他和唐希夢,近二十年的時間,內心的煎熬,明明就在身邊,卻不能相認,不能在一起,這種感覺實在是痛苦到了極致。

    原恩風雨眼神連變,換做以前,他真的想要弄死眼前這個家伙啊!這曾經讓他恨得咬牙切齒的家伙。

    可是,時過境遷,他現在已經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他雖然也曾經痛苦過,可痛苦的時間畢竟短暫,只有那幾年而已。但對于唐希夢和桐月來說,卻痛苦了近二十年。

    還恨什么?怪什么呢?

    長嘆一聲,原恩風雨上前幾步,拉起原恩輝輝,轉身就走。

    原恩輝輝看著目光呆滯,傻傻的站在那里的唐雨格,掙扎了一下,“爸,我不走,我要陪姐姐。”

    原恩風雨眉頭微蹙,“這是他們一家的事情了。雨格也并非是你的姐姐。”

    “不,她是我姐姐。”原恩輝輝卻是堅定而執著的說道,然后猛然掙脫了父親的手,重新跑回到唐雨格身邊。

    原恩風雨看看兒子,再看看唐雨格,長嘆一聲,大步而去。桐月歸來,他不愿意再留下,也不愿意再回憶曾經的一切。道歉的話他已經說過了,所有的一切今天都已經說清楚了。

    原恩輝輝來到唐雨格面前,拉住她的手,低聲道:“姐,你別難過了。你還有我呢。”

    唐雨格有些木然的扭頭看向他,看著那已經比自己高了半個頭,自己曾經嫉妒過、羨慕過也怨恨過的“弟弟”,她的眼圈再次紅了起來,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一把抱住原恩輝輝,把頭埋在他的肩膀上放聲大哭。

    原恩輝輝趕忙抱住她,輕輕的拍著她的背,他知道,這個時候讓她哭出來才是最好的選擇,她的情緒需要釋放。

    桐月上前幾步,眼神有些復雜的看著伏在原恩輝輝懷中的唐雨格,張了張嘴,卻欲言又止。再扭頭看向主屋的方向,一咬牙,大步走了進去。

    “滾,你給我滾,你出去!”唐希夢歇斯底里的哭喊聲響起。

    “不,我不走。這次,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走了。”

    房間內,唐希夢的大哭聲也隨之出來。

    原恩輝輝此時的心情又何嘗不復雜呢?姐姐變成了毫無血緣關系的外人,從小到大,他和唐雨格就可以說是各種糾葛。小的時候,誰不渴望自己有個照顧自己的姐姐。可自己的姐姐卻總是對自己橫眉冷對的。但是,當真的有人欺負他的時候,總是她去打跑那些人。

    他們漸漸長大,都進入了史萊克學院。那時候的他已經知道了一些父親和唐雨格母親之間的問題。但那時候的原恩風雨是不可能說出唐雨格并非他親生這種話的。為了面子也好,為了唐希夢的名節也罷。真正知道真相的只有他們夫妻和唐希夢而已。

    在學院中,他和唐雨格一起學習、一起修煉、一起戰斗、一起磨礪,共同成長。他們都已經成了團隊中的重要成員。唐雨格更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

    原恩輝輝曾經有個最大的心愿,那就是能夠超越唐雨格。他也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可直到現在,他還無法做到。

    而他和唐雨格之間的關系,也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調和,他們雖然都沒有向對方訴說過,但他們卻都明白一個道理,上一代的恩怨不應該由他們這一代來承擔,他們畢竟是姐弟,血濃于水嘛。

    在唐雨格的鼓勵下,原恩輝輝做出了性別的選擇。那個時候,他就覺得,有個姐姐真好。

    可誰知道,就在他們的關系已經完全和好,真正如同姐弟一般相處的時候。七圣淵的歷練卻讓他們發現,他們并非是真的姐弟。這樣的變化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突然的令他們都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唐雨格受到的刺激大,原恩輝輝也沒有小多少啊!

    直到夜幕降臨。

    不大的木桌旁,四個人坐了一周。唐雨格目光呆滯的坐在那里,原恩輝輝坐在她旁邊低著頭。

    唐希夢同樣目光呆滯,曾經的唐月,現在的桐月不時看看她們,眼神復雜之極。

    “你走吧,這么多年,我和雨格相依為命也習慣了。”唐希夢木然說道。

    唐雨格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抬頭看向母親,再看向旁邊那熟悉的陌生人。

    桐月輕嘆一聲,“我知道你不會輕易原諒我的。這近二十年的痛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化解。但我不會走的。你現在只有兩個辦法,讓我留下,或者殺了我吧。”

    “你!”唐希夢原本木然的目光瞬間多了幾分怒意,“你怎么這么賴皮?”

    桐月不語,但他的眼神卻是異常堅定,除非死,否則,他是無論如何這次都不會走了。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走了,那才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姐,我們該回學院了。”原恩輝輝拉了一下旁邊的唐雨格。

    唐雨格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扭頭向外走去。

    看著唐雨格離去,唐希夢抬了抬手,想要叫住她,但終究沒有去叫。她心中對女兒又何嘗沒有歉意?但這個時候,女兒先離開也好。讓自己和桐月處理好他們自己的事情。

    唐雨格走在前面,原恩輝輝跟在她身邊。一路回轉,原恩輝輝幾次想要跟她說話,但卻終究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兩人就這么沉默著一直走回了史萊克學院。

    原恩輝輝護送者她一直到宿舍門口,打開宿舍門,唐雨格停頓了一下,然后緩緩轉過身,看向原恩輝輝。

    原恩輝輝也抬頭看向她。

    “今天,謝謝你。”唐雨格輕聲說道。

    原恩輝輝苦笑道:“姐,我們之間就別說謝了吧。我也不知道竟然是這樣的復雜。”

    唐雨格苦笑一聲,“我真的也不想知道。以后別叫我姐了,我并不是你姐姐。”

    “不,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我姐姐。”原恩輝輝趕忙說道。

    唐雨格嘆息一聲,“現在想想以前,覺得真可笑,我們彼此的敵視竟然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早點回去休息吧,過幾天還要繼續考核。”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 黑金团队快乐8下载地址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 定投理财投资产品好么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福建体彩36选7今天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安微体彩11迭5走势图 产业基金配资 黄大仙四肖三期必出 百家乐必胜方法 大乐透后区尾数乐彩跨度走势图 五排列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