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最幸福的事
    戰艦穩穩的停在史萊克城宇航中心。外面并沒有盛大的迎接隊伍,只有來自于史萊克學院、唐門和戰神殿的車輛。

    “我們就在這里分手吧。軒宇,期待你的消息。”羽沐辰上將面帶微笑的說道。

    藍軒宇向他躬身一禮,認真的道:“我一定會好好考慮。羽將軍,再次感謝您的幫助。”

    羽沐辰拍拍他的肩膀,眼中流露出含有深意的微笑,“你們的嘉獎,應該也要下來了。”

    說完,這位上將向其他眾人告辭,登上車輛走了。

    戰神殿的人走了,剩余的就只有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的人。

    夢飛站在依老身邊,看著右手托著銀龍蛋的唐舞麟,試探著問道:“您是跟我們返回唐門,還是回史萊克?”

    唐舞麟道:“還是回史萊克吧。她恢復需要更多的生命力。子塵,給我在永恒之樹上找個地方。我需要帶著她閉關一段時間。”

    “是。”依老恭敬的答應一聲。

    “樂叔叔。”藍軒宇叫了一聲,眼神有些復雜的看著唐舞麟,此時此刻,他也能猜到一些什么。但他還需要去確認。

    唐舞麟輕輕的摸摸他的頭,“我的記憶恢復了一些,但還沒有完全恢復。這次閉關,力求恢復的更多一點,把所有的事情想清楚。原本的記憶封閉,更多的是為了逃避。但我想,現在似乎不再需要逃避了。我們就在史萊克,放心吧。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已經是陌生的,它更多應該是屬于你們的。想做什么就去做,就算做錯了,還有我。”

    說完,他張開左臂,將藍軒宇攬入懷中,用力的抱了抱他。

    藍軒宇眼圈微紅,但心頭卻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蔓延,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卻沒有再說出來。

    唐舞麟手托銀龍蛋率先上了車,其他人也紛紛上車。

    夢飛和唐淼對視一眼,唐淼道:“我們趕快通知老大吧。這件事實在是太重要了。”

    “嗯,那是自然。讓老大定奪吧。不過,我看前輩似乎是沒有再參與到學院或者是唐門的管理之中。他的情緒好像有點不太對。”

    “太平靜了一些么?是啊!他的真實年齡已經過萬年了吧?比依老都要更久遠。他老人家的想法不是我們能測度的,反正無論怎樣,我們這算是多了個靠山嗎?一百二十級,沒想到真的可以做得到。”

    一切都顯得很平靜,史萊克學院的魂導汽車駛入校園,現在的史萊克學院,正是放假期間,校園內非常安靜。濃郁的生命氣息縈繞,郁郁蔥蔥的植被隨處可見。

    魂導汽車將藍軒宇和白秀秀送到宿舍區停了下來。

    兩人下了車,車窗開啟,唐舞麟向藍軒宇點了點頭,突然他抬了抬手,一道金光閃耀,藍軒宇下意識的愣了一下,緊接著,他就感覺到自己掌中似乎多了什么。

    低頭看時,唐舞麟之前手中那柄修長的金色雙尖長槍已經在他掌中。

    “這曾經是我姐姐送給我的禮物,現在我把它轉送給你。它的名字叫做,黃金龍槍。用右手使用,會很適合你。”唐舞麟微笑著向藍軒宇擺擺手。

    低頭看著手中的黃金龍槍,藍軒宇下意識的上前兩步,魂導汽車卻已經向海神湖的方向開去。

    藍軒宇停住步伐,心情激蕩,“他、他是我爸爸嗎?”

    有關于唐舞麟和古月娜的故事,他當然聽過啊!如果娜娜老師是他媽媽,那毫無疑問,這就是他的親生父親。

    一切似乎都已經真相大白,自己體內的金龍王血脈、銀龍王血脈,可不正是來自于父母?

    只是,自己該怎樣向爸爸、媽媽去詢問呢?

    原本他是想,如果能夠救回娜娜,他就去問南澄,可是,娜娜真的救回來了,他卻發現,自己依舊無法開這個口。去詢問父母自己是不是他們親生的,這實在是有點太過傷人。

    可是,所有的證據都在顯現著,藍翔和南澄,并不是他的親生父母。

    “別為難了。你有兩個爸爸、媽媽,還不好嗎?他們都是你的親人啊!生也是親,養更是親。”白秀秀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

    藍軒宇心頭微微一震,猛然轉身看向她。

    白秀秀柔聲道:“你那么聰明,這還有什么看不透的呢?你和娜娜老師,和樂叔叔的關系已經毋庸置疑。還需要什么印證呢?不用的。藍叔叔和南阿姨永遠也都是你的爸爸媽媽啊!有更多的人愛你,你應該覺得幸福才對,又怎么會是困惑呢?”

    聽了她這番話,藍軒宇剎那間,只覺得心頭豁然開朗。是啊!對了一對爸爸媽媽,對自己來說,應該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怎么會感到困惑?

    還有什么要詢問的?根本不需要啊!無論什么時候,那也一樣是自己的父母。

    他笑了,明媚的笑容浮現在面龐上,猛然一個熊抱,將白秀秀用力的摟入自己懷中。

    “不只是我有兩對爸爸媽媽,你也一樣啊!我的爸爸媽媽,以后不就是你的爸爸媽媽嗎?”

    “討厭呢你!”

    就在這時,藍軒宇手腕上的魂導通訊器突然震動了起來。

    他沒看。

    抱著大美女呢,娜娜老師也救回來了,在他看來,現在沒什么比繼續抱著大美女更重要的事情。

    “你快接呀。”白秀秀捶了他一下。

    “不接。”藍軒宇繼續摟著她。

    “萬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萬一是學院領導找你呢?”白秀秀俏臉微紅,推了推他。

    藍軒宇有些無奈的松開懷抱,向自己的魂導通訊器看去,這一看,他的表情頓時僵硬了一下。

    “怎么了?”白秀秀湊過來,看向他手腕上的魂導通訊器屏幕。

    屏幕上有兩個字:媽媽。

    藍軒宇備注是媽媽的,顯然不可能是古月娜。

    白秀秀抬頭看向他,一時間,眼神也有些復雜。

    藍軒宇深吸口氣,遞給她一個不用擔心的眼神,這才接通了通訊。

    “媽。我們看來真的是心有靈犀啊!我才剛回學院,您的通訊就打過來了。”藍軒宇笑呵呵的說著,和以前沒有任何不同。

    可另一邊卻是沉默的。

    “媽媽,怎么了?”藍軒宇疑惑的問道。

    “軒宇。”南澄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似乎是哭過了。

    “媽媽,您沒事吧?是不是爸爸欺負你了?我這邊正好要放假了,過幾天我就回去看你們。給您撐腰。”

    “軒宇,哇……”通訊另一邊的南澄已經哭了出來。

    “媽媽,您別哭啊!媽媽,我愛你,也愛爸爸。無論什么時候,無論發生了什么,我永遠都是你們的兒子。這樣吧,我帶著秀秀,這就回去看你們,好不好?這就回家。”藍軒宇柔聲說道。

    “嗯、嗯。”另一邊,只有南澄哽咽的哭聲。

    聽著她的哭聲,藍軒宇頓時覺得心頭一陣揪緊,在這一刻,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媽媽,您永遠都是我的媽媽。

    “我們快變成空中飛人了。”白秀秀看著掛斷了通訊的藍軒宇。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北京快乐8输了怎么办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果 体彩黑龙江6 1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7码滚雪球 股票指数强弱 河内一分彩后一论坛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甘肃11选5遗漏 2019年1月份上市新股 贵州快三开奖预测号码 淘股吧散户股票论坛 刘伯温全年料四肖选一肖 股票推荐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蓝乔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是谁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