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九百七十三章 藍將軍好
    “藍將軍你好。”低笑聲響起。

    藍軒宇回頭看去,只見白秀秀正巧笑嫣然的跟在他身后。

    “藍將軍再見。”白秀秀向他揮揮手,藍軒宇頓時有些牙癢癢的想要去捉她的手。但奈何周圍那么多軍人看著呢,他又剛剛被授銜為少將,還是忍了。

    眾人登上大型運輸艦,羽沐辰上將、汪天羽、唐淼等人,親自將他們送到戰艦入口,這才停步。

    戰艦艙門關閉,時間不長,運輸艦緩緩升空,在兩艘流星級攻擊艦的護衛下驟然加速,直奔太空而去。

    目送著運輸艦消失于天際,羽沐辰不禁微笑道:“廣闊的天空為他們開啟。希望他們都能在軍隊中找到屬于自己的方向。”

    汪天羽淡淡的道:“雄鷹無論如何展翅高飛,也總有歸巢的一天。”

    羽沐辰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那就要看個人的選擇了。”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羽沐辰的表情,汪天羽突然有種不太妙的感覺。他突然覺得,學院同意星戰實驗班前往軍方歷練這件事兒,似乎有些值得商榷。

    根據和軍方的磋商,這個歷練時間是一年。一年后,他們將返回學院內院學習。

    唐淼輕輕的碰了汪天羽一下,汪天羽扭頭看向他,唐淼的表情有些古怪,嘴唇嗡動,低聲說了幾句什么。

    汪天羽原本有些陰沉的臉色頓時好轉,而且也多了幾分古怪,向唐淼輕輕的點了點頭。

    羽沐辰雖然修為比他們要高,但這種神級強者的傳音想要竊聽還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不知道為什么,他也有些不妙的感覺了。

    軍方對藍軒宇他們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不惜一切,重點培養。

    有關于藍軒宇的各方面信息,早就已經在聯邦和軍方進行匯總了。尤其是藍軒宇那個自幼的夢想,現在軍方也清楚的很。

    軍方的布置再簡單不過,藍軒宇不是想要當戰艦指揮官嗎?給他!

    給他創造機會,讓他不斷晉升,從而在短時間內讓他成為戰艦指揮官。從而拴住他,讓他離不開自己的袍澤,離不開軍隊。

    唐舞麟的地位,在聯邦之中實在是太重要了。他的回歸,無論是史萊克學院還是唐門,都是有極其重要意義的。他曾經是那一代的領袖啊!單是精神象征,對兩大勢力就已經是意義非凡了。更何況,他自身的實力更是達到了史無前例的超神級。

    直接籠絡唐舞麟已經是很難的事情,近乎于不可能。但藍軒宇可以啊!他還小,正處于上升期。而且,擁有金龍月語唐舞麟、銀龍舞麟古月娜這樣的父母,這孩子的天賦能差?在沒有認父母之前,都在史萊克學院獲得了極大的重視。

    因此,在綜合分析之后,聯邦最終給出批示,不惜一切,拉攏!

    至于唐淼對汪天羽說的話,也很簡單。藍軒宇,那絕不是一個走正常方向的孩子。那習慣劍走偏鋒的作戰方式,再加上那比任何人都大的膽子,最重要的是,他手里有好東西啊!神之怒在這小子手里,他能不用?

    在軍隊里,他捅婁子的概率要遠超不捅婁子的概率。所以,不用太擔心。一年時間,先看看這小子能在軍隊中弄出什么事情來吧。

    尤其是,第七艦隊正是鎮守龍馬星系的聯邦艦隊之一,藍軒宇和龍馬星系,那可是有血海深仇的。

    唐淼第一次覺得,給藍軒宇三枚神之怒是不是有點少了……

    汪天羽聽他這么一說,立刻就想起來當初藍軒宇他們到天堂星干的事兒。連唐門戰艦都給搶了,差點沒把鄧博氣死。還膽大包天的用了反物質導彈,炸了海盜戰艦。那時候他們才多大?

    這群十八歲的孩子,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紀。放出去,和猛虎出閘沒什么區別。

    而且,汪天羽還聯想到血之試煉的情況。這個班,好像就沒幾個正常的。

    血刀鴻鳴魔鬼箏,還有那什么血海兇靈。想想都讓人頭疼。那就先讓軍方頭疼一下吧。

    因此,雙方心中都是各有心思,看著運輸艦消失于天際之中。

    運輸艦。

    此時,沒有了各方大佬,星戰實驗班眾人頓時活躍起來。

    軍方的運輸艦還是十分舒服的。千萬不要以為軍隊的戰艦,會放棄舒適度。正相反。因為戰士們在宇宙之中要長期生活,所以聯邦在戰艦的舒適性方面是有專門研究團隊的,就是為了確保軍人能夠在戰艦中好好休息,保持戰斗力。大型戰艦中,還有豐富的生活區。

    這次運輸艦上負責帶隊的第七艦隊軍官只有幾個人,最高軍銜就是那位少將。從軍銜上來看,也就是和藍軒宇一樣。

    所以,運輸艦起飛之后,眾人立刻變得活躍起來。

    血之試煉最終的結果是,一個都沒有被淘汰。接下來是一年的軍旅生涯,星戰歷練。

    沒有了學院的管束,再加上徹底確認進入內院了,大家的心情都有些飛揚。

    “將軍,您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龍馬星系的情況?”藍軒宇笑瞇瞇的來到那位少將面前。

    少將看著面前這才十八歲卻和自己軍銜一樣的少年,心中多少有些別扭,“我叫戰歌,第七艦隊副參謀長。有關于龍馬星系的情況,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這是聯邦機密。藍軒宇少將,請你約束你的下屬。”

    藍軒宇愣了一下,這位戰歌少將似乎對自己的態度不算好啊!

    “他們不是我的下屬,是我的同學。”藍軒宇笑容收斂,淡淡的說道。

    戰歌眉頭微蹙,道:“那是以前,現在你們加入了軍隊,軍隊之中,只有上下級之分。最重要的就是服從命令。如果不能做到令行禁止,就要軍法處置。”船艙內興奮的青年們著實是有點吵,這在軍隊中是不會出現的情況。

    “好的。知道了。”藍軒宇點點頭。

    重新做回自己的座位,他卻一點要約束伙伴們的意思都沒有。從畢業考試開始,大家心里就一直承受著極大的壓力,好不容易結束了,可以放松了,情緒總要有所釋放。更何況,這只是在運輸艦之中,還沒有到軍隊啊!

    戰歌眼看藍軒宇沒什么反應,還想說什么,但又想起羽沐辰的叮囑,終究還是忍住了。自己走去休息室休息了,眼不見為凈。

    “嘉宇,你可以啊!聽說你那個獻祭能力連老師們都嚇到了。更是第一個通過血之試煉考核的。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厲害了?”錢磊這會兒正湊到嘉宇身邊,好奇的問著。

    嘉宇有些靦腆的道:“我以前就有這個想法。我的能力受到環境限制太大,沒有水的時候,戰斗力會下降非常多。那時候我就在想,怎么能隨時讓身邊都有水呢?我就想到了血液。然后就逐漸發展出血海兇靈了。”

    錢磊撓了撓頭,道:“只有你自己的血才可以嗎?別人的血行不行?”

    嘉宇愣了一下,“應該也行吧。不過,我自己的血和我的武魂契合度會更高一些。”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哪个股票分析软件好用 海南体彩4 1基本走势 甘肃省快三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开奖查询 下载重庆幸运农场 青海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蜂窝配资 河北20选5开奖查询 在线配资亅金手指下拉 苹果机技巧规律 河南快三软件下载 山东期货配资 陕西11选五投注技巧 股市里面哪些是权重股